saugestad1_OleJensenCorbisCorbisviaGettyImages_naruhitoatdanishwindmillfactory Ole Jense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日本政府必须退出煤炭

奥斯陆—明仁天皇退位后,日本宣布“令和”为新年号。但如果令和时代要想名副其实,日本政府必须跟进日本能源投资者和公用事业的步伐,开始退出煤炭,转向可再生能源。

一边是继续将未来几十年的资本浪费在破坏环境的煤炭上,一边是走进利用日本巨大的太阳能和风能潜力的清洁能源新时代,这绝对是一个“无脑”选择。事实一再证明,碳捕捉技术根本无法实现“清洁”煤电的需要。即便以效率最高的煤电厂,我们也将远超国际一致同意的排放目标,给地球和人类福利带来灾难性后果。

但与商业组织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密切相关的强大的游说集团一直在为煤炭二奋斗。日本政府似乎正在向压力屈服:目前日本是唯一一个增加国内煤电发电能力的G7国家,2017年有45座新煤电厂计划在建。此外,日本与中国和韩国一样,都是外国煤炭项目最大的“金主”

但是,尽管日本政府仍在计划基于煤炭的未来,兜售清洁煤碳神话,但其私人投资者日益拒绝煤炭。三井物产(Mitsui & Co.)和双日(Sojitz)等企业巨头一马当先:2016年,它们开始出于业务可持续性和环境因素考虑,限制新煤炭投资。最近,双日公司宣布将撤出煤炭项目投资

能源经济学和财务分析研究院(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指出,退出煤炭运动在去年势头迅猛。三家日本最大的保险公司——第一生命(Dai-ichi Life)、日本人寿(Nippon Life)和明治安田生命(Meiji Yasuda Life)——宣布,它们将不再为煤炭项目承保。三井住友信托银行(Sumitomo Mitsui Trust Bank)成为日本第一家不再为全球新煤电厂提供贷款的银行,其他大银行也对这类融资采取了新的限制措施。12月,三菱公司(Mitsubishi Corporation)出售了其持有两家澳大利亚煤矿的股份,从而彻底退出了上游热媒行业。

此后,多家公用事业企业——包括中国电力(Chugoku Electric Power)、JFE钢铁(JFE Steel)、九州电力(Kyushu Electric Power)、东京燃气(Tokyo Gas)、出光兴产(Idemitsu Kosan)以及最近的大版燃气(Osaka Gas)——都取消了建设燃煤电厂的计划。在2012年规划的50家新电厂中,有13家在过去两年内被弃用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据东京大学未来计划研究所(Institute for Future Initiatives)教授高村尤加利(Yukari Takamura),日本大银行收紧煤炭融资限制,再加上主要工业公司对绿色能源提出的要求,给投资者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这一过程正在形成强大的雪球效应。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则越来越落后。要想赶超,挪威的经验大有裨益。和日本一样,挪威也有一个世界领先的政府养老基金,其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美元。

挪威财政部最近宣布,它将从煤炭资产中退出40亿美元投资。它从2015年开始大幅退出煤炭,并将投资最多高达2%的资金(超过200亿美元)用于太阳能、风能和其他可再生项目。这一举动是基于政府组织的分析,其表明全球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市场到2030年将扩大至4.2万亿美元规模,主要受太阳能和风能推动。

日本政府养老投资基金绝不能放任日本落于人后,应该采取类似的做法。日本和挪威养老基金规模巨大,国际关系广泛,能够有助于推动全世界能源政策的变化。

在政治上,这一变化的动力也在日益增强,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日益强盛便是明证。绿色新政包括一系列经济改革和政府工程计划,构成可持续新经济的基础。在美国,国会新晋女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克尔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进步派立法者正在竭尽全力让他们雄心勃勃的计划成为政治议程的重点。这一概念在欧洲也赢得了动力,特别是在英国西班牙

这是对公民日益提高的要求的回应——公民通过投票箱和街头游行,要求加快摆脱化石燃料的转型。不久前,致力于直接行动的团体,如灭绝反叛组织(Extinction Rebellion),会被指责为气候“极端分子”。但上个月,活跃分子们在伦敦金融城举行游行示威,阻断交通以吸引人们对金融业在助长气候变化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关注——这场和平叛逆秀得到了大部分公众的认可

气候变化政府间组织和其他组织所发出的警告我们已经耳熟能详。他们担心气候混乱,也将保持探索问责领导人的新方法。在他们的要求和市场力量之间,对政府施加采取真正去碳化措施的压力将继续加强。

日本是全球投资巨人,也是国际社会的主要成员之一。在下个月的大版G20峰会即将召开之际,日本政府应该克服根深蒂固的游说集团,让自己成为从煤炭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的世界领导者。

https://prosyn.org/iTfQa9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