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淘金潮退去之后

发自威尼斯——黄金价格近年来的持续走高——从2009年初的800美元每盎司上升到了2011年秋的1900美元每盎司——拥有泡沫的一切特征。而如今,跟所有脱离了供需基本面的资产价格上涨现象一样,这个金色的泡沫终于开始破灭了。

在高峰时期,那些黄金狂人——某些偏执投资者以及其他对政治议程充满恐惧者的集合——都兴致勃勃地预测黄金将在未来几年中不断上涨至2000美元,3000美元,甚至到达5000美元每盎司。但自那以后金价就不断走低。在今年4月,金价还维持在约1300美元每盎司的水平——后来就一直在1400美元以下徘徊,相比于2011年的高点已经下跌了约30%。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泡沫破灭的原因有很多,而金价可能在2015年下探1000美元每盎司水平的依据也不少。

首先,金价一般都会在全球经济面临严重经济,金融和地缘政治危机时攀升。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投资者们甚至对银行储蓄和政府债券的安全性都满腹狐疑。如果你担心会出现金融末日的话,那么最好得在自己地窖里储备好枪支弹药,罐头食品和金条了。

但即便在如此极端的情境中,黄金也不是一项好的投资。事实上,在2008~2009年金融危机高峰期时金价也出现过几次急跌。在极端信贷紧缩的情况下,用杠杆来购买黄金的行为会导致被迫抛售,因为任何的价格纠正都会触发保证金追缴。因此在危机高峰期黄金也可以是极为不稳定的——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

其二,在可能出现高通胀风险时黄金投资的表现最好,因为它被普遍认为是一个增值的储备品。但尽管许多中央银行都实施了非常激进的货币政策——连串的“量化宽松”使大多数发达经济体的货币供应增加了两倍甚至是三倍,全球通胀率实际上是维持在一个低水平并进一步下行的。

原因很简单:虽然基础货币猛增,但货币的流通速度却在降低,因为银行都在用过量储备的方式来吸收流动性。当前进行的私人和公共债务区杠杆化使得全球供应的增长低于供应量的增加幅度。

因此,由于产能过剩,企业只有很低的定价权,而由于就业率低下,工人的工资待遇议价权也不多。此外,工会的力量继续被削弱,因为全球化导致那些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被转移到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使得发达经济体中那些低级能工人的工资和就业前景一片灰暗。

随着工资增长放缓,产品价格的高通胀也变得不可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全球层面上的通胀会继续下跌,因为全球增长疲弱导致了商品价格向下调整。而金价也会随着实际和预期通胀的下跌而走低。

第三,与其他资产不同,黄金并不能提供任何收入。当股票提供分红,债券提供利息,住宅提供租金之时,黄金却仅仅是一个资本增值的游戏。如今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其他资产——股票或甚至是走出低谷的房地产——都能提供更高的回报。事实上自从2009年初金价大幅上行后美国和全球股市的表现都大大超过黄金。

第四,金价会在连续多轮量化宽松导致实际(计入通胀水平后)利率逐渐成为负数后大幅攀升。买黄金的时机就是在现金和债券的实际回报为负并不断走低的时候。但对美国和全球经济的更积极展望暗示假以时日美联储和其他各国央行都将退出量化宽松和零政策利率,而这意味着实际利率将会攀升而非下降。

第五,有些人认为高负债的主权国家其债券的风险也越高,因此迫使投资者购买黄金。但如今的情况恰恰相反。许多这类高负债政府都拥有大量黄金储备,而它们也决定去出售这些储备以减少债务。事实上,一则声称塞浦路斯将出售其少量——价值4亿欧元(折合5.2亿美元)——黄金储备的报道就能在今年四月导致金价下跌13%。而像意大利这类拥有庞大黄金储备(价值超过1300亿美元)的国家会做出类似行为,导致金价进一步下行。

第六,有些极端政治保守派(尤其是在美国)用一种最终起到反作用的方式来鼓吹黄金。对于这些极右派别来说,黄金是唯一能抵御政府没收私人财产阴谋的东西。这些狂热者同时还相信随着中央银行不断“贬低”纸币而导致超高通胀,回归金本位是不可避免的。但考虑到这些阴谋的荒谬性,不断下降的通胀和黄金无法作为货币的特性,这些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

货币会起到三种作用:支付方式,计价单位和价值储备。黄金可以使一个财富的价值储备,但却不是一个支付方式;你无法用它来买到日用品。同时它也不是一个计价单位;因为商品服务价格以及金融资产都不是以黄金来计价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因此黄金依然是约翰·梅纳德·凯恩斯所谓的“野蛮的遗迹”,并无真实价值,主要被作为非理性恐惧和恐慌的抵抗物。当然,所有投资者都应该在自己的投资里培植一点点的黄金以低于极端的尾部风险。但其他实物资产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功能,而如今那些尾部风险——虽然并未彻底消失——确实也比全球金融危机高峰期要低了。

尽管金价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短期走高,它们依然会变得非常不稳定而且会随着全球经济的自我修复而下降。简而言之,淘金潮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