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nch Special Representative for the 2015 Paris Climate Conference Laurence Tubiana Frederic Stevens/Getty Images

回归巴黎的气候变化斗争

巴黎——距离时任法国外交部长的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一锤定音地宣布“巴黎气候协议已获通过”已有差不多两年了。下周法国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及其政府将在同一个星球峰会上迎来世界各国首脑以及非政府行动者。而这次聚会的目的就是为了庆祝自2015年以来在气候方面取得的成就,并为实现巴黎协定所设立的目的和指标提供政治和经济支持。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巴黎气候协定这一开创了国际气候合作新纪元的历史性外交活动得到了许多政治和社会力量的推动。其中最有影响力的是一个由100多个国家组成“雄心联盟”,也正是在该组织的帮助下才最终得以在201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最后几天敲定协议。这个多元化联盟的领导成员涵盖了最富有的国家到最脆弱的太平洋岛国,并打破了阻碍气候进步多年(甚至可能是几十年)的政治僵局。

当我们回顾这一成功时,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我们依然需要这类雄心联盟。两年前我们在针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强有力全球领导下实现了外交胜利。如今我们也需要新的经济和政治联盟来将这些承诺成为现实。

巴黎协定的外交成功本身就是值得赞扬的;这是对抗气候变化方面的一次了不起的飞跃。但我们不能光守着过去的成就裹足不前。既然美国这个最庞大的温室气体历史排放国对该协定置之不理,国际社会中的其他成员必须重申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承诺,也应当迈出显著,有意义且直接的步伐。

当前最为精确的科学研究估计,如果想要实现巴黎协定将全球平均气温相对工业化前水平的升高幅度控制在“远低于2oC之内”的目标,那么留给全球启动长期性温室气体减排的时间只有三年。同时科学数据无法传达的紧迫性也已经被地球本身所表现出来了——通过肆虐的飓风,洪水,野火以及致命的干旱。

鉴于挑战已经迫在眉睫,我们可以和应该做些什么才可以避免危机呢?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同一个地球峰会的主要目标就是动员公共和私人资金来资助那些可以减少当前气候变化污染的项目。在峰会的“气候融资日”期间,各大企业,银行,投资者和国家将宣布新的举措以资助那些迈向一个无碳化未来的高成本过渡措施

空洞的许诺在本次峰会上是无立锥之地的;只有那些拿出真金白银支持实际项目的真实承诺才会被讨论。因此,我们希望各国政府能掏出数亿美元的资金来支持各条应对气候变化战线上的解决方案。大量资金将被投入到可再生能源项目,但也将致力于清洁交通,农业,基础设施和城市系统,还会专门拨款去帮助保护最容易受到全球变暖影响的社区。

同一个地球峰也为国家,企业和私营机构提供了一个制定具体战略来摆脱化石燃料的机会。在上个月在德国波恩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谈判中,以加拿大和英国为首的20个国家都宣布了淘汰燃煤发电的计划。而在巴黎举行的本次峰会也为其他国家提供一个加入废除燃煤发电联盟的机会,该联盟旨在确立实现有序去煤炭化转型的规范,并帮助企业实现零净排放。

最终,下周的峰会应成为政府,企业,投资者和其他关键利益相关方合作和分享各自想法,展示成功项目并协调实现目标的平台。这场峰会不应只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要成为迈向未来各项国际会议的跳板。毕竟决定巴黎协定温度控制目标命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一项开创性的气候协定通过两年之后,全球领导人将在巴黎这座光明之城重聚。他们需要在到来时再次展现其集体野心。但这次的目标则必须是要确保过去的协议不仅仅停留在纸面上。

http://prosyn.org/RqZyhj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