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化石燃料讽刺剧

柏林——如果世界要避免气候灾难,需要被迫放弃燃烧近90%的煤炭探明储量,再加上三分之一的石油和一半的天然气。但各国不但没有落实旨在实现上述目标的政策,反而继续在补贴化石燃料工业的同时,利用稀缺的公共资源探寻新的储量。这种情况必须改变——而且改变必须迅速。

为了推进上述变化,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和地球之友国际在刚刚发行的煤炭图册中汇总了有关煤炭行业的关键数据。这些数字令人触目惊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税后煤炭补贴(包括环境破坏)今年达到全球GDP的3.9%G-20国家政府估计每年耗费880亿美元补贴勘探新增化石燃料。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换油国际和世界自然基金会最新报告显示,2007年到2014年,政府引导730多亿美元——约合每年90多亿美元的公共资金投资煤炭项目。其中名列前茅的有日本(200亿美元)、中国(约150亿美元)、韩国(70亿美元)和德国(68亿美元)。

上述公共投资进一步增加了本已巨大的煤炭板块商业投入。2013年,全球排名靠前的92家银行至少提供了660亿欧元(合710亿美元)的资金——该投资额达到2005年的4倍。 所有资金都被用来支持一个制造大部分全球排放的产业——而且这一产业似乎死心塌地要继续做下去。

自1988年来,仅35家煤炭生产企业,包括私营及国有企业,贡献了总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三分之一。其产品造成的损害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公司拒绝调整自身的商业模式。相反,他们积极努力阻止在国内和国际层面缓和气候变化,包括资助气候变化否认者、游说反对可再生能源目标和上网电价等有效工具。

此外,煤炭行业认为其在解决“能源贫困”中的作用不可或缺——能源贫困是指无法获得无污染的现代能源,主要是电力。的确,能源贫困问题非常严重,影响着全球约12亿人。对于必须依靠抽水灌溉作物的农民来说,这意味着低效低生产率。对必须燃烧木柴、牛粪和煤油做饭的家庭,这意味着室内空气污染可能导致呼吸系统疾病。而对在校学生而言,天黑以后照明不好意味着失去了学习的机会。

但煤炭解决不了问题。仅煤炭生产和燃烧对健康的影响就足以令人触目惊心。2013年,全球25,000多人死于煤炭工人尘肺病(“黑肺病”)。在欧盟范围内,煤炭燃烧每年造成18,200人死亡,新增慢性支气管炎8,500例。中国估计有250,000人因燃煤污染而早逝

人身伤害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成本,从因病无法工作到对医疗保健系统造成压力。而且即使采取强有力的缓和及改造措施,气候变化也将带来巨大的成本。对最不发达的48个国家而言,预计燃煤成本将很快达到每年500亿美元。

化石燃料行业不但不应拿到补贴,还应该承担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失。毕竟,就在去年,最大的两家化石燃料公司——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合计赚取了超过500亿美元的利润。

如果世界想有机会在不采用二氧化碳捕获及存储或地球工程等危险技术的情况下将全球表面温度控制在比前工业化时期升高2摄氏度以内,就必须改造全球能源体系。

首先,世界领导人必须承诺淘汰化石燃料,并明确承诺放弃开采地下90%的探明煤炭储量、三分之一的探明石油和半数的天然气。他们还必须在未来几年尽快结束煤炭公共补贴,并在同时确保贫困人口和弱势群体免受能源价格上升的打击。

此外,各国政府必须对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生产企业问责,要求他们承担自身产品所造成的损失,包括通过征收化石燃料开采税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华沙损失与损害机制出资。现有的国际法——特别是“污染者付费”原则、“无伤害”规则和获取赔偿的权利——都支持这样一种体制。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为解决能源匮乏问题,世界领导人必须加大投资分散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包括通过资助全球上网电价为发展中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小型电网出资。

化石燃料业成功维护自身利益损害了地球及其民众的健康。是时候改革我们不正常的全球能源体系——从停止开采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资源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