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哥本哈根 - 巴黎快车

哥本哈根——2009年,当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哥本哈根召开时,我还在国会任职,当时我感到自己正在目睹世界的改变。多年来,谈判人员一直为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努力签订一份雄心勃勃并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当时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到丹麦。不幸的是,全球金融危机和各国特殊利益共同阻止了签订一份全面协议。

现在,气候谈判人士正再次汇聚巴黎,达成气候协议的希望同样迫切。但这次很可能达成一份牢固的协议。我将以丹麦气候大臣的身份与会,并相信这次会议将成为世界开始严肃对待控制全球变暖的标志。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政治环境和六年前相比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差异。哥本哈根会议召开时,世界仍未摆脱全球金融几近崩溃的影响,著名政治家还在质疑是否是人类活动导致了气候变化,而商业团体都在拼命反对有约束力的减排。

如今,全球经济正在复苏,气候学家已经驳斥了有关气候变化原因的最后疑虑,企业界也已经加入了保护环境的行列。2009年,绿色企业领袖只用一只手的手指就能数得清楚。而今天已经扩展到一直强大的军队。比方说在11月,高盛宣布到2025年将在绿色能源领域投资1,500亿美元。

谈判本身的动力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我们的目标不再是强制各国签署减排协议;恰恰相反,我们正在制定一套减排框架,让政府决定他们能够做出什么样的贡献。结果是各国政府推动协议向前发展。他们已经意识到无所作为的后果将会非常可怕,从长远来看削减排放将会收到效果。

进步的迹象随处可见。以去年为例,美中两国签署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双边协议。美国同意到2025年削减二氧化碳排放26-28%,而中国则承诺在2030年左右达到排放峰值,并在其后逐步实现减排。

这种新方法已大幅度拓展了气候谈判的范围。巴黎协议确定会涉及180多个国家,并至少涵盖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90%。相比之下,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只涵盖了不到15%的全球排放量。

可以肯定,能够必须做的事还有很多。丹麦将继续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的战争。今后25年,全球能源需求将增长近三分之一,上述增长主要出现在中国和印度等非经合组织国家,我们必须确保以尽可能可持续的方式满足上述需求。国际能源机构等组织可以在推动清洁能源转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国际社会似乎有望达到哥本哈根会议的议定目标,即到2020年每年为发展中国家筹措1,000亿美元的气候融资。要想实现上述目标,我们要充分发挥市场力量,利用公共资金吸引私人投资。在这方面,政府投资的丹麦气候投资基金与大型丹麦养老基金联手,可以在惠及丹麦企业的气候项目上成为别国仿效的典范。

上述努力还包括逐步淘汰化石燃料补贴,以及开发鼓励投资者不依赖公共资金独立解决问题的新型金融��具。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巴黎协议将建立起世界迫切需要的削减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全球框架。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应对气候变化斗争取得了圆满成功,但将为朝向绿色经济的全球过渡奠定坚实的基础。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