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掏钱吧,大污染者

雅加达—今年早些时候,缅甸暴雨所造成的泥石流将数百间房屋夷为平地,并大量毁坏农作物。超过130万人受到影响,100多人死亡。在越南,类似的洪涝灾害导致有毒泥浆从煤矿中渗出并泛滥,席卷多个村庄,并流入名列世界遗产清单的下龙湾,17人死亡。类似的天气事件变得日益频繁和剧烈,减轻和适应气候变化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迫。

不要弄错了:这些事件至少部分是因为气候变化引起的。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的气候学家凯文·特伦贝斯(Kevin Trenberth)指出,如今,“所有气候事件都受气候变化影响,因为它们的发生环境比从前更温暖潮湿了。”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从某种程度上说,国际气候谈判员认识到了这一点。缅甸和越南人民所面临的影响被认为是没能适应气候变化所造成的不可避免的代价,官方将其归为“损失和伤害”。但这样的用词并没有抓住后果的全部含义——特别是它们对人类生活的冲击。死于缅甸和越南天气事件的人不仅仅是“不可避免的代价”,他们的爱人也不可能只是“适应”失去他们。

如此冷血的论调反映出迄今为止国际谈判所产生的气候变化应对措施的不足。事实上,如果工业化国家兑现一代人以前所做的承诺,做好阻止气候变化所需要事,缅甸和越南极有可能根本不会蒙受最近的“损失和伤害”。

所谓的发达经济体没有兑现承诺,这意味着缅甸和越南绝非如今最脆弱的发展中国家。比如,太平洋上的蕞尔小国根本无法构建足够的防御抵挡侵犯它们的土地、导致位于环礁之下的淡水“透镜体”盐化。这些国家的人口——他们是全世界最贫穷的人——为气候变化付出了生命和生活的代价。他们没有资源可以用来适应,只能继续遭受苦难。

但情况还要糟糕。问题背后的推手——全球最大污染者——继续赚取着数以十亿计的利润,同时还从政府那里获得巨额能源补贴(预计2015年将达到5.3万亿美元,或大约每分钟1,000万美元)。

那么,这些污染者是谁?据科学家里克·希德(Rick Heede)2013年的一项研究,18世纪50年代以来可追踪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近三分之二来自90个最大的化石燃料和水泥生产实体,其中大部分至今仍在营业。其中五十家为投资者所有公司,包括雪佛龙德士古、埃克森美孚、壳牌、英国石油和博地能源;31家为国有公司,包括沙特阿美公司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另外九家为沙特阿拉伯和中国等国家。

认识到情况如此不公平——更不用说破坏性了——碳税计划(Carbon Levy Project)启动了一个新项目并受到越来越多的个人和组织的支持。该项目要求大污染者补偿脆弱的发展中国家。具体而言,碳税计划建议在化石燃料提取环节征税。

这一税收符合国际法,包括“污染者支付”原则,并能提供新的可预测资金源——数额可达数十亿美元——给最需要这笔资金的社区,而各国政府不需要为此提供公共财政资金。此外,通过提高提取化石燃料的成本,该项目还有助于最终扼杀这个在气候安全的世界中无立足之地的行业。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幸运的是,世界将不必期盼道德说教获得胜利。化石燃料公司和政府已经面临着日益紧迫的法律压力。菲律宾的台风幸存者向菲律宾人权委员会投诉,要求调查大型化石燃料公司在导致气候变化中的责任。荷兰Urgenda集团和近900位联合原告成功地起诉荷兰政府,迫使它采取更加严格的气候政策。一位秘鲁农民目前意欲起诉德国煤炭公司RWE偿付保护其位于冰川湖洪水路径上的家的成本。而签署了气候公平人民宣言(Peoples’ Declaration for Climate Justice)的太平洋岛国正致力于起诉大污染者的行为导致它们家园被毁。

如果不采取行动,这些诉讼将变得更加频繁、更加难以胜诉。大石油企业、大天然气企业、大煤炭企业需要接受气候变化责任,开始为适应做出真正的贡献,否则它们就必须准备好为自身的生存而战——一场从长期看它们毫无胜算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