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气候行动的下一个阶段

菲斯——去年11月,当世界多数国家都在试图理解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时,在摩洛哥国的马拉喀什召开了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COP 22)。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包括32位国家和政府首脑齐聚一堂,共同制定了一项落实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的计划,旨在将全球变暖限制在比前工业化时期低2摄氏度的水平。这是向前推进的重要步骤,但这个问题仍然比大多数人承认的要更复杂——政治色彩也更浓。

最近兴起的全球合作无疑颇具人气。但尽管团队合作对成功至关重要,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工业化及发展中国家政府独特的责任和作用。

工业化国家长期以来产生大量的排放和其他类型污染,同时以自身发展的名义消耗绝大多数世界资源——包括世界水资源的90%。因此,这些国家现在享有高标准的生活和食品安全。

而发展中国家的局面则截然相反。他们不仅对气候变化的贡献小得多;同时还受到最严重的影响,包括水灾和旱灾等越来越极端和频繁的天气事件造成的粮食短缺和生计损失。

非洲付出了特别沉重的代价。尽管非洲大陆仅占温室气体排放量的4%,它所受到的气候变化影响却超过其他任何大陆,因为气温升高、季节变换和干旱蔓延耗尽生物多样性、破坏生态系统,并影响稳定和安全。

乍得湖曾是巨大的淡水水库,1963年来却已损失了约90%的地表面积,并且正在面临永久干涸的风险。非洲每年有400万公顷森林消失——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农业,主要是自给自足型农业,养活了非洲 超过60%的劳动人口,造成对谋生手段的广泛破坏,更不要说因为作物被破坏影响了粮食安全。事实上,从现在起到2050年随着人口增长为原来的两倍,非洲的农业产量可能减少20%。整段非洲海岸线,包括近1/3的沿海基础设施,都将被海水淹没。

非洲已经有1000万“气候难民”。如果任由这种状况发展下去,在短短三年内该数字将达到近6000万。这不仅威胁到近年来这块大陆所取得的巨大经济进步,也威胁到数千万非洲民众的基本人权。

工业国已经承诺支持他们的发展中国家伙伴,比如非洲国家,抵御气候变化。但他们的承诺较之实际需要而言还远远不够,而且关于他们能否履行承诺的怀疑一直存在。决策者往往宣扬“可持续发展”,但却缺少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明确答案。在许多情况下——特朗普是其中最显而易见的例子——他们似乎决意推进相反的举措。

现在,经济权力被用作政治工具,掌握在试图逃避全球责任的领导人手中。世界“大国”不遵守规范温室气体排放和在海洋及土壤中倾倒重金属的联合国行业协议。他们不仅坚持本国核工业;而且对核工业废料管理不当,破坏从海洋到森林的生态系统,并导致人类感染致命疾病。特朗普已经明确宣布他打算无视巴黎协定。

但正如马拉喀什宣言所强调的那样,缓和气候变化需要最高领袖坚定的政治决心。此外,气候行动必须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那些最不发达经济体和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的特殊的需求和背景。

综上所述,宣言要求大力消除贫困、确保粮食安全和迎接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农业挑战。宣言同时呼吁大力支持气候计划,包括借助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的能力建设和技术转让等方式。

尽管特朗普并不情愿,但许多国家似乎认识到行动的必要性。在马拉喀什会议期间举行的非洲行动首脑会议的与会者做出了他们自己的承诺 :建设一个有能力应对气候变化并促进可持续发展的非洲。

为达到这一目的,非洲国家必须想办法获得必要的资金;设计支持旗舰计划落实的机制;强化国内机构应对气候风险的能力;并抓住能源、技术创新和“绿色”产业低碳发展的机遇。完成这些工作必不可少地需要外部支持。

当然,缓和气候变化的责任不仅仅属于政府。如非政府组织已经具备了重要影响力,可以实施教育计划乃至组织抗议活动,以强化人们对所面临环境挑战的认知。

但在很多方面,政府在民间贡献中所起的作用至关重要。虽然没有民间社会机构的参与有效应对气候变化几乎不可能,但民间机构的影响力却往往受到政府政策考量的制约,比如政府政策可能偏爱现有能源供应企业多于绿色替代企业,从而保护现有的就业岗位。

有些政府已经为支持向更有利于环境的做法,包括向金融和市场激励机制的过渡转型采取了重要的措施。只有采取更多这样的举措,并承诺贯彻马拉喀什宣言和支持非洲行动首脑会议的目标,政府才能让他们的国家和整个世界走上真正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