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测量包容性增长

华盛顿—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即将在明年到期,届时人们将能够指出该计划自2000年实行后所实现的重要成就。在此期间,极端贫困减少了一半;大约1亿贫民窟居民获得了安全的饮用水,数百万人获得了医疗;大量女孩能够接受教育。但仍有大量未竟的事业等着我们去完成,各条战线的表现也存在巨大差异。

千年发展目标在2015年到期后,发展日程仍将继续,新增与包容性、可持续性、就业、增长和治理有关的目标。即将实行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取决于新项目如何开发、实施和测量。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强劲的经济增长让人们得以改善生活,为新思想创造茁壮成长的空间。但这样的增长往往伴随着环境破坏,从而降低人类健康和生活质量,威胁水供应,破坏生态系统,阻碍子孙后代的增长。此外,破坏自然资本的短期增长极易陷入枯荣循环,导致生活在贫困线附近的人口陷入赤贫。

采取更长远的增长视角并记录社会、经济和环境权益必须成为2015年后发展日程的最紧要任务。关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讨论正在考虑将食品、水和能源安全与城市规划和生物多样性相结合。但如果没有可测量的有意义的指标指导和测量进步,就无从将展望目标转化为国家层面的行动。

一种测量方法是“自然资本核算”,它评估发展规划和国民账户中的自然资源价值,就像家庭在决定多少固定收入可用于消费时要测算房子的价值——以及维护房子的成本一样。最新世界经济论坛报告建议打造一个包容性和可持续增长“仪表盘”。该模式将综合自然资本核算、人类机会指数、性别差异指数、公共投资占GDP百分比指标、竞争力指数、繁荣分享指标和分解失业数据等。

世界银行领导的合作项目——生态系统功能的财富核算和评估(Wealth Accounting and the Valuation of Ecosystem Services)向各国政府说明特定行为如何耗尽自然资产,以及自然资本核算如何有助于建立更加可持续的发展政策。在2012年里约+20峰会(Rio+20 Summit)的倡导下,70个国家的政府(包括40个中低收入国家)支持自然资本核算。

这一方法已在全世界很好地推广。比如,“森林核算”披露危地马拉是中南美洲森林采伐速度最快的国家,最难控制的采伐种类是家庭出于做饭需要而进行的森林采伐。这一信息促使危地马拉政府重新评估了该国的森林法,出资采取新策略控制木柴使用、阻止非法采伐以及鼓励家庭使用替代能源资源。

博茨瓦纳实现经济多元化的努力受到水资源短缺的制约;但“水核算”帮助博茨瓦纳政府认识到哪些部门——包括农业、矿业和旅游业——可以以最小的水消费量实现增长。

在菲律宾,60%的GDP来自大马尼拉的拉古娜湖(Laguna Lake)地区的工业和相关服务业,而污染和淤积导致拉古娜湖变浅了三分之一。“生态系统核算”成为确定如何更好地管理这一资源的重要工具。这些核算账户也被用于改善印度喜马偕尔邦的森林管理。森林是喜马偕尔邦两大主要增长部门——旅游业和水电业的支柱。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些经验在制定2015年后发展日程中至关重要。将可持续性纳入考量范围迫使政府和企业考虑其决定的环境影响。一份联合国报告要求所有政府都采用自然资本核算,以保证它们的可持续性措施一致、准确、可以长期比较。以这种方式将可持续性制度化使其成为日常治理的内在部分。

唯有扩大对增长和发展的理解,世界才能解决不平等性和可持续性的紧迫问题。将理解作为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核心有助于改善所有社会未来长期的健康和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