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derschneider1_Jens Büttn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green hydrogen Jens Büttn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即将到来的绿色氢能革命

华盛顿特区——人类所引发的气候变化正在造成危险且广泛的环境破坏,并且影响着全球数十亿人的生活。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统计,在未来20年,世界所面临的气候灾害将是不可避免的。但随着全球温室气体年均排放量在2010~2019年间达到人类历史最高水平,我们要想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以内做得还远远不够。

今年4月发布的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报告建议,从现在到2050年间,世界各国快速削减化石燃料的供给与需求:煤炭减少95%、石油减少60%、天然气减少45%。但我们如何才能实现如此雄心勃勃的目标?

答案是改用绿色氢能,绿色氢能可以由包括太阳能、风能、水力和地热等各种形式的可再生能源制造。绿色氢能是一种零排放燃料;如果借助电解方式生产,水是唯一的“排放”产物。这是一种实用而且可以实施的解决方案,通过推动能源民主化、重工业脱碳化和在全球创造就业机会,将有助于彻底改变我们这个星球的能源使用方法。

快速推动绿色能源转型同样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地缘政治格局,因为国家将不再仅仅因为它们所生产的化石燃料就能变得强大。2021年,34%的德国原油和53%的德国发电及钢铁制造企业所使用的硬质煤炭均由俄罗斯提供。2021年12月,俄罗斯管道天然气是德国最大的天然气进口源,占供应总量的32%之多。自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今年2月在乌克兰发动其不公正的恐怖战争以来,向欧洲出口化石燃料每天为俄罗斯赚取约10亿美元的收入

但自从2月入侵开始以来,尤其是欧盟国家已迅速采取行动减少其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并在不久前同意禁止海运进口所有俄罗斯石油。上述针对普京战争机器的全新制裁可能会使今年欧盟从俄罗斯的石油购买量减少90%。美国也已宣布全面禁止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进口,而英国则截止2022年底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

上述政策已导致燃油价格飙升。但价格大幅上涨也凸显出通过投资可再生和绿色氢能生产来降低能源成本的机遇。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_Al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Our annual fourth-quarter magazine is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and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to Digital Plus today, and save $15.

Subscribe Now

全新研究显示绿色氢能将能在未来10年内与化石燃料竞争。绿色氢能源成本预计到2025年将出现大幅下降,到2030年在澳大利亚等有利地区将降至每公斤一美元左右。相比之下,利用污染性液化天然气所生产的灰色氢能目前每公斤成本约为两美元左右。

有人“倡导”利用液化天然气来解决目前的能源安全危机,但“天然气”中含有甲烷成分,而且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表示,截止2050年,我们必须减少天然气用量近45%左右;现在在能源组合中增加天然气比重将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

因此,现在全球都在绿色能源、尤其是绿色氢能领域展开竞争。数十个拥有丰富可再生能源资源的国家可以通过大规模生产绿色氢能来实现能源独立。而且,能源进口国也不必只依赖拥有天然化石燃料资源的少数国家(如俄罗斯)。

在一份近期“报告”中,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表示,(绿色)氢能强化能源安全可以通过三种主要方式:减少进口依赖、抚平价格波动,以及通过多样化提升能源系统的灵活性与弹性。随着技术不断进步,绿色氢能的成本将不断下降。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加速这一进程。

我担任董事的弗特斯克(Fortescue)等企业正在大力投资于绿色氢能,有助于用绿色能源取代俄罗斯化石燃料。弗特斯克不久前宣布与德国规模最大的能源分销企业意昂(E.ON)集团签订协议,截止2030年为欧洲提供500万吨绿色氢能——相当于德国目前从俄罗斯进口能源发热量的1/3左右。

但尽管能源和地缘政治格局的快速变化为投资绿色能源同时应对能源和气候危机提供了一个明确的机会,但当发达国家称相对低排放的发展中经济体需要停止化石燃料使用时,就会使人明显感到不公。这些国家为什么要冒着放慢发展速度的风险来解决问题,而它们在造成上述问题时却从未发挥过任何作用?

这个问题完全站得住脚。决策者需要在绿色转型期间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同时加强资金和激励举措,从而促使他们转向清洁能源作为工业化的基础。

世界显然正处在一个岔路口。我们可以继续受困于代价昂贵、污染严重的未来,这样的未来效率低得可怕,而且权力仅仅掌握在少数化石燃料蕴藏量丰富的国家手中。又或者,我们可以为所有人选择低成本能源的绿色革命,从而保障我们的未来免受污染、全球变暖和独裁统治者的影响。鉴于绿色能源有能力在更多国家实现能源独立的同时推进全球供应民主化,因此选择并不难做出。

https://prosyn.org/QCJTMs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