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巴黎的REDD+

柏林—联合国粮农组织启动第一个全球政府间阻止森林流失的项目——热带森林行动计划已经三十年。三十年来,森林采伐之势从未减小,而最新的阻止滥伐措施——被称为“减少滥伐和毁林所致排放”(Reducing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REDD+)——看上去也不太可能收到成效。这两个协议远远没有达到保护世界森林的效果,其最邻人瞩目的结果反倒是昂贵咨询报告的层出不穷。

REDD+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一部分,而管理其实施的协定预计将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会议上完成。但如果世界领导人认真对待阻止森林流失的问题,就应该放弃REDD+,替之以解决大规模采伐的根本动机的机制。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REDD+的缺陷确凿地表现在它应对它意欲解决的问题的方法上。其绝大多数项目将林居民族和农民视为滥伐的主要群体。REDD项目开发者似乎腿与着重于限制传统农业的项目特别感兴趣,却回避真正的滥伐原因:工业化农业的扩张、大规模基础设施工程、大规模采伐作业以及失控的消费。

这些缺陷在社会丛林计划(Socio Bosque Program)中尽显无疑。社会丛林计划是REDD+的一个厄瓜多尔项目,它着眼于控制森林社区和农民耕作,却忽略了工业活动带来的远远更加巨大的潜在伤害。经过该计划,依赖森林生活的社区与环境部签署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协议,同意限制森林使用,他们获得的回报是一小笔的现金补偿。与此同时,该计划档案明确规定,如果其辖区成为油田或矿床,那么协议无效。今天,农民被阻挡在森林之外,这是遏制气候变化的一部分;明天,同一片森林可以被连根拔起,因为有公司要开采作为气候变化问题根源的化石燃料。

短视地将目标集中在农民和森林民族,并且这一方针在国际机构和气候谈判员的日程中占主导地位,其背后有一套危险的逻辑。看起来,REDD+与阻止森林流是没有什么关系,倒是大方地允许工业化国家继续污染。

该计划背后的方法是一盘更大的棋——建立排放额度市场的一部分。排放额度市场允许污染者继续排放温室气体,只要它们获得证实它们在其他地方帮助阻止了等量排放的证明即可。REDD+所保护的森林是这些可贸易污染资格——碳额度的重要来源。通过实验性项目实施REDD为这一方针的支持者提供了推动其日程的坚实基础。

对工业化国家来说,碳额度可以让它们轻松实现在京都议定书等协议中做出的国际承诺。如果REDD额度在巴黎获得通过,各国和各公司可以付钱给厄瓜多尔或其他地区的农民保护REDD+等项目规定可以采伐的树木——从而不必做出艰难的结构变化来削减国内排放。根据约束这些交易的规则,实际排放量为零这一事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获得了可交易的污染许可。

不幸的是,巴黎会议的与会者几乎没有激励质疑这一方针。对政府来说,REDD+这样的项目提供了一个避免政治成本高昂的变化的机会。对于大自然保护协会(The Nature Conservancy)、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世界野生动物基金(World Wildlife Fund)、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等国际保护组织来说,该计划带来了国际发展和慈善资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然,最大的受益者是公司,它们对土地的饥渴是大部分大规模滥伐的动因。除了允许它们继续砍树——只要它们能带来必须的碳额度,REDD+还在事实上将森林流失的罪魁从它们的行为转移到了与森林的长期健康关系最紧密的社区身上。

如果巴黎的气候谈判员真的想要阻止森林流失、控制气候变化,他们就应该抛弃REDD+,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源。巴黎的措施不应该是控制森林民族和农民的生活和行为,而应该着重于结束大规模滥伐、把化石燃料留在地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