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isch2_INA FASSBENDERAFP via Getty Images_fossil fuels INA FASSBENDER/AFP via Getty Images

淘汰化石燃料需要做些什么?

发自华盛顿特区——在创纪录的热浪日益加剧耗费巨大的极端天气事件以及显示气候变化确实是在夺去人们生命的越发危急警告下,放弃化石燃料的呼声正变得愈发响亮。然而化石燃料行业却在加倍投资新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和开展重大企业合并撤回自身气候承诺,同时许下会在无污染情况下继续开采虚假诺言。我们需要摆脱化石燃料,但应该怎么做呢?

今年由石油生产国担任东道主的迪拜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或许不能提供一个答案,因为它虽然可能做出淘汰化石燃料的政治承诺,但却无法规划出一个无化石燃料的未来路径。为了应对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所说的“气候危机的有毒根源”,我们必须让眼光超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建立一批服务于此目的新论坛。

好消息是古特雷斯、教皇、许多国家政府国际能源署这类机构都加入了全球呼吁淘汰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行列。在九月的联合国气候雄心峰会上各国政府都承认气候危机其实是一场化石燃料危机。问题不在于是否超越石油和天然气,而在于如何做到这一点。

坏消息则是受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创纪录利润鼓舞的化石燃料行业似乎对此类压力无动于衷。而更糟的是这些巨额利润正在被再投资于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中。随着气候灾难在我们眼前不断加剧,这个几乎占据90%碳排放量的行业正押注其肮脏产品将在未来几十年内继续成为全球经济的主要部分。

为了大力促成转变,我们必须揭露化石燃料依赖状况所导致的经济脆弱性及其对人权的广泛影响。那些依赖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社区更易受到供应中断的影响,而这类影响涵盖从供暖和交通食品价格的方方面面。这类中断对那些最贫困群体影响最大,还会提升该行业的利润。

值得回顾的是化石燃料企业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前那十年间的表现其实是弱于市场水平的。这十年的下滑反映了一系列长期性能源转型趋势,而最近的收益上升状况并未改变这类趋势。随着全球化石燃料需求预计于2030年达到顶峰,石油和天然气仍然是一个糟糕的投资标的。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PS_Digital_1333x1000_Intro-Offer1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Access every new PS commentary,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including Longer Reads, Insider Interviews, Big Picture/Big Question, and Say More –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其中一部分问题在于政府会用增加化石燃料补贴而非征收意外所得税来应对价格波动。它们还继续批准新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包括在受保护海洋区域的海上作业。如果要将全球变暖限制在相对工业化前水平上升1.5℃的话就必须将产量限制在一定水平,而目前的规划产量则是该水平的两倍;若是要避免气候灾难就一定不能再增加新石油天然气供应。

化石燃料之所以看似能与日益廉价的可再生能源竞争,仅仅是因为它们的生产得到了补贴,而且其生产商被免于承担其所造成损害的相关成本。长期由一线社区承受的行业负面外部效应现在以野火、飓风洪水干旱的形式强加给了全世界民众。如果我们迫使化石燃料企业承担那些它们早已预见的损失并将公共资金转向可再生能源解决方案,石油和天然气资产就将暴露出其作为负债的真面目。

这又指向了另一个重大问题:企业俘获。尽管气候诉讼是追究行业责任的关键措施,但挑战不仅仅在于让污染者为其造成的伤害付出代价,还必须减少它们在气候政策上的过大影响力。尽管“驱逐大型污染者”这类运动做出了最大努力,但化石燃料行业不仅在今年的气候谈判中占有一席之地,甚至还坐在主人座上。

在这个位置上坐着苏尔坦·贾比尔(Sultan Al Jaber)——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CEO。该公司目前正在推进自己的扩产计划。担任本届大会主席的贾比尔试图将化石燃料行业描绘成气候变化斗争中的英雄而非罪魁祸首。但这是一个陷入长期衰退行业的常见求生策略。同样,阿联酋倡导将可再生能源作为化石燃料的补充而非替代品的“照单全收”做法并推崇各类碳捕获抵消措施,尽管已经有充分证据表明这两类行为都无法实现明显的排放削减。

与贾贝尔今年早些时候所指出的相反,问题不仅仅在于化石燃料排放,而是化石燃料本身。只着眼于碳就会忽略化石燃料在健康等方面的其他所有负面影响,比如每年因空气污染引发的八百万过早死亡病例

尽管化石燃料是造成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但我们现在这个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主导的气候体制未能解决这一问题,甚至在该行业被赋予主导权前就已经如此。那些几十年来本应引领化石燃料淘汰进程的国际机构明显回避了这一问题。无论是1992年的联合国气候公约还是2015年的巴黎气候协定都没有提及石油、天然气或煤炭。

这种遗漏并不是某种偶然疏忽,而是更深层次全球气候治理危机的表征。由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决策需要198个成员国的共识,那些势力强大的国家可以阻碍进展并确保产生一个符合最少数人利益的结果——或者根本没有结果。

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进一步凸显了一点,那就是我们需要一些不受石油天然气受益者影响的替代性进程来管理化石燃料的退出。每一天都有新的事件提醒我们为什么需要淘汰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而幸运的是像《化石燃料不扩散条约》超越石油和天然气联盟以及全球议员调查等倡议都提供了关于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新思路。各国政府必须投身于一个致力于淘汰化石燃料的论坛以便开启一个真正能结束化石燃料时代的工作。

https://prosyn.org/e0M6Hk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