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e1_ AKSARA M. RAHMANAFP via Getty Images_indonesiacoal Aksara M. Rahman/AFP via Getty Images

IMF必须降低气候转型风险

北京—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最新科学评估清楚地表明,在全球变暖问题上不采取行动的代价正在迅速上升,而对这个问题没有任何责任的较贫穷国家受到的影响畸重。但经常被忽视的是,气候行动本身也可能对发展中国家产生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

学者和央行官员常常提到两种与气候相关的金融风险:“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物理风险是排放浓度增加的结果,而转型风险可能源于技术冲击以及主要经济体引入气候政策和法规。

1850 年到 1990 年间,美国和欧洲占了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的 75%。如今,它们贡献了约 50%,而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占比越来越大。鉴于这段历史,美国和欧洲必须采取大胆行动来解决气候问题,为世界快速增长的排放国开辟道路。

美国、欧盟、中国和印度加起来占世界 GDP 的 55% 以上。作为全球生产和消费模式的主要驱动力,他们的行动往往会“溢出”到其他国家。因此,猛然在这些主要经济体之一引入旨在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政策和法规,可能不仅会搁置实物资产(如石油钻井平台),还会搁置工人和社区。届时,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可能会面临财政和金融动荡。

雄心勃勃的以清洁能源替代化石燃料的气候政策只有在降低这些“转型溢出风险”的情况下才能使所有人受益。这需要各国之间的协调,以及大量投资于支持遗留化石燃料行业工人和企业家的韧性、适应和调整。

每当一个国家的气候行动对出口化石燃料或高碳商品的商业合作伙伴的国际收支和公共债务造成负面冲击时,就会出现转型溢出风险。尽管巴黎气候协定承认了溢出效应,但对这种形式的气候风险以及如何减轻它的研究却很有限,在追求公正转型方面留下了一个重大盲点。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幸运的是,气候、发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组(Task Force on Climate, Development, and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我们都是其中的成员)的新研究旨在填补这一知识空白。在工作组的首篇技术论文中,我们研究了欧盟提议的碳边界调整机制 (CBAM) 的影响。我们估计的上限表明,它会对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和福利产生不利影响。

例如,随着 CBAM 的全面实施,莫桑比克经济可能萎缩 2.5%,俄罗斯萎缩 0.6%,印度、埃及和土耳其各萎缩近 0.3%。因此,富国和穷国之间的收入和福利不平等可能会恶化,进一步削弱一些低收入国家的脱碳能力。

另一项研究考察了中国的碳定价(与绿色金融体系网络(Network for Gre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提供的情景一致)将如何影响印度尼西亚,后者作为新兴市场,与中国经济有着密切贸易联系。作者的结论是,中国淘汰煤炭将减少对印尼煤炭的需求,对印尼的国际收支平衡、财政状况和公共债务产生不利影响,因为对于印尼国内经济至关重要的矿业部门将发生资产搁浅。

这些发现并不是气候不作为的借口。但他们确实强调了加强国际协调的必要性。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的方式必须与维护金融稳定、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促进国家内部和国家间平等相一致。

作为唯一一个负责维护金融稳定的全球性的基于规则的多边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带头管理转型溢出风险。作为其全球和双边监督职能的一部分,它应该帮助成员国识别短期和长期风险的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与世界银行和其他发展金融机构合作,帮助各国调动所需的国内外资源实现经济脱碳并保持财政和金融稳定。

即便如此,一些国家也将不可避免地遭受意想不到的后果。 在这些情况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避免对其融资计划附加繁重的条件,包括那些已被证明会加剧贫困和不平等、阻碍长期增长的条款。 更好的选择是依靠新机制,例如拟议的韧性和可持续性信托(Resilience and Sustainability Trust),其将提供短期融资(无繁重条件并且利率优惠),帮助解决国际收支平衡和转型溢出风险带来的流动性挑战。 或者,由 CBAM 和国内碳税融资的“平等脱碳基金”也可用于支持化石燃料资源国的脱碳。

我们现在正处于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十年。 未来的经济稳定、增长和人类福祉很可能取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否扮演全球气候政策协调者的角色。

https://prosyn.org/OhkOba4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