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r3_gettyimages_humanrobotheadsline Getty Images

自动化带来的社会隔离

惠灵顿—对于“零工经济”中的工作,人们有诸多合理的抱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零工将自动化,从而使移民及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的工作机会不断减少,因为这些工作对他们十分重要。随着此类工作岗位的消失,社会经济阶层之间、移民与本地人间的社会联系也会消失。因此,更广泛的问题便是:非自愿的社会混合即将消失,对多样化、多民族社会造成的影响是什么。

以优步(Uber)为例,它为很多移民提供了工作岗位。根据优步公司官网的显示,优步热衷于通过“全球文化与社区活动”来培养“幸福感与包容感”,以增强对跨文化的学习与理解。虽然“以人为本”传达着动人的感召力,但优步已经将其自身希望,以及未来的盈利能力——放在了“无人车(自动驾驶车辆)”(AVs)上。

鉴于其令人失望的2019年首次公开募股(IPO),优步公开承认前一年度亏损18亿美元:部分原因在于公司支付了10亿美元的司机推荐费,以及其它零工奖励。自首次公开募股以来,优步的股票表现持续不佳,因为其尚无能力证明自身的人力驱动模式能够完成盈利。正如优步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2013年所预见的那样:对于这个问题的潜在解决方案,自动驾驶车辆显然将成为解决之道。当看到一辆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模型时,他总结说:“一旦你的座驾正式出厂,我们便有能力战胜这个对手。

毋庸置疑,“共享经济”中的零工工作已然让先前的预期落空,换言之,它将催生一场微型企业的“大爆炸”。对于工作而言,通过优步载客并非每个人梦寐以求,优步的司机们也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场为争取更优薪酬与工作条件的战争。尽管如此,我们仍应谨记,当所有人(实际上是所有的交通工具)都转变为无人驾驶时,社会互动也将会随之消失。

同样的担忧也适用于零售业务,亚马逊计划通过其 “亚马逊无人超市”(Amazon Go)的无收银员便利店,消灭了零售业务。同样需要重申的是:尤其因为其薪水不高的特性,零售同样不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职业。然而,如果我们消灭了所有这一切,那么,与自身不同群体的交流互动,将会发生于何时何地呢?

人类,生来便是群居动物。我们的幸福,也源于同他人的朝夕相处。然而,这一基本特征与我们因进化而衍生的心理特质,即对陌生人的怀疑感,尴尬地结合在一起。当我们想到自己在更新世的祖先,他们中的某些人组成了50至100人的仇外狩猎采集者分队时,这一切才显得天衣无缝:因为在成员之中,许多人本身便存在亲属关系。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Now

事实上,人类的最高成就并非完成登月,或是计算机的发明;而在于我们这些仇外狩猎采集者的后代,逐步建立了由数以千万陌生人所构成的社会,后者庞大并具有多样性。尽管许多进入不同学府的学子们都表示他们乐意结识不同类型的人,但经研究表明:即便是他们当中的“交际花”,也倾向于同自己所在群体(高校)的“交际花们”保持联系。只有当这些人进入职场后,他们才会发现自己变得别无选择,从而不得不与自身外貌、声色,以及行为举止皆不相同的陌生人开始相处。

但即便如此,在面临压力,或是政治与经济等不确定性之时,我们有时羞于表达,甚至埋藏于内心深处的凶残兽性,还是会重新确立自己的地位。近年来,我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发现,我们很容易去认为“所有”移民都将毒品、犯罪与疾病带入了我们的国家。而社交媒体,同样对我们在网络上所发表的偏见性言论实施抽样调查,并且添油加醋,不断加剧这一问题,同时也加深了社会、党派,以及其它分歧。

当一个教师、咖啡师、出租车司机,以及售货员都成为高效率机器的经济中,我们将如何建立社会联系,并培养同理心呢?我们当然不能指望推特这样的“社交”平台,因为在那里,我们内凶残的“兽性”正主宰着一切。

让我们回到优步的案例。当你叫车时,你可以表现得无礼,或仅是闷闷不乐地坐着,但这可能会影响你的评分;未来,附近的司机也可能会为了出价更高的乘客而对你视而不见。但是,如果你同为你服务的司机进行有趣且礼貌的对话,那么你将极有可能获得对方的良好评价。更为出色的是,这些激励法则通常会激发愉快的交流,并且你能够从对方身上学到一些东西,有趣并增益其所不能。

至于零售店的店员,在旧金山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中,工人和所有为其提供传统服务的人间社会分化日益加深,这也引发了诸多讨论。商店店员并不会将谷歌的软件工程师视为顾客。但是,至少当他们面对面时,每个人都会抬头不见低头见。当一项提议提高最低工资,或增加经济适用房支出的提案出现在选票上时,那些软件工程师可能更有可能支持它,因为他们可以想象谁将从中受益。如果“亚马逊无人超市”取消了这样的待遇(旧金山已经有四家商店),他们还会支持没有直接帮助他们的社会政策吗?

可以肯定的是,评论家们在2030年回顾亚马逊无人超市的推出时,很可能会将其视为人类商店店员时代终结的开始。但作为多元民主国家的公民,我们应该认识到,当我们利用技术来消除经济互动的中介时,所面临的风险是什么。也许有一天,我们需要补贴昂贵的、并且不那么“高效”的工作,就像我们现在对可再生能源所做的那样。事实是,我们的生活是需要其他人的,以避免产生绝望,因此,我们需要与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接触,以维持我们多样化的民主。自动化服务工作可能会解决一些问题,但也会产生大量的新问题。这样做值得吗?

Translated by Shi Congyi

https://prosyn.org/tdSugu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