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ggah4_ Robert NickelsbergLiaison_mining brazil Robert Nickelsberg/Liaison/Getty Images

打击气候变化即打击有组织犯罪

里约热内卢—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碳汇,亚马孙是打击气候变化的关键前沿阵地。但它也是黑社会犯罪的温床,可能破坏人们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事实上,扭转气候变化并不只是监管污染者那么简单,它还需要打击有组织犯罪。

近几年来,亚马孙森林流失迅速恶化,导致森林覆盖面积大减。20实际70年代以来,大约五分之一的面积被农业工业、伐木业和矿业夷平;50—80%的毁林系非法行为,包括开采金矿。如果当前趋势持续下去的话,到2030年现有森林覆盖面积将再消失20%

在亚马孙所受到的诸多威胁中,采矿尤其具有破坏性,因为它同时会挖走土壤,阻止再生长,污染河流。尽管如此,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和淡水河谷(Vale)等采矿业巨头不惜耗资数十亿美元,建造通往亚马孙——以及全世界——环境最脆弱地区的道路。他们受到政客的教唆——政客用慷慨的税收激励扩大矾土、铜、铁矿石、锰、镍、锡以及(特别是)金的开采。

如今,巴西新当选的总统博尔索纳罗承诺给予矿业巨头更多受保护土地,包括属于原住民的地区。博尔索纳罗政府的亚马孙方针与其粉碎腐败的承诺完全背道而驰。博尔索纳罗政府削弱政府监管机构,为伐木和矿业公司提供更多税收补贴和激励,还大肆出售土地,这将让有组织犯罪更加猖獗。

数以万计的淘金客依靠非法黄金采矿为生。在伊泰图巴(Itaituba)等巴西亚马孙沿岸小城,非法采矿可占地方经济的50-70%。据估计有20,000巴西人在法属圭亚那交界处的黑矿里工作。整个地区内不断出现临时定居点,赌博、卖淫、人口贩卖、奴工和暴力犯罪不断增加,土著和非洲裔所受冲击最大。

但非法矿工绝非争夺亚马孙财富的唯一选手。亚马孙盆地横跨世界三大主要古柯生产国——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和秘鲁——哥伦比亚/秘鲁毒枭和巴西黑帮也都投入到非法黄金采掘中。他们发现,黄金很容易提炼,并且可以卖到诱人的市场价,而沆瀣一气的采掘地政府对此也网开一面,因此是比可卡因更好的金钱赌注。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_Al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Our annual fourth-quarter magazine is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and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to Digital Plus today, and save $15.

Subscribe Now

因此,犯罪集团的非法采掘活动更加猖獗。比如,在巴西-哥伦比亚边境,现已解散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前成员和仍然活跃的国民解放军(ELN)控制着大型金矿。尽管巴西军方和哥伦比亚当局开展行动夺回了这些地区的控制权,但他们的火力往往还处于下风。更糟糕的是,一些委内瑞拉政府前高官试图用来自非法黄金的收入填补下降的石油收入,支持圭亚那西部和巴西北部的犯罪集团。

所有这些都带来了严重的环境后果。首先,采矿所造成的 毁林远甚于先前的估计,目前已占森林覆盖减少的10%。除此之外,疏浚和炸毁的河流破坏了地方生态系统,让水银流入整个盆地的食品供应。在巴西-委内瑞拉边境的一些亚诺马米村庄,90%的最新体检人群发现了汞中毒。

此外,在非法矿藏附近还出现了令人担忧的暴力兴盛的信号,亚马孙河流域城市贝伦(Belém)、马卡帕(Macapá)和玛瑙斯(Manaus)目前登记杀人率已进入世界最高行列。它们也是地球上对环境活动家记者最危险的地方。

整治助长气候变化的犯罪行为需要增加联邦警察、检察、公共防卫、情报机构和武装力量的投资和协作。巴西环境和自然资源研究所(IBAMA)等公共机构需要注入现金和授予更多权力,非法黄金采掘活动猖獗的贫困地区需要定点投资,以使它们的年轻人不会走向犯罪的歧途。

管好亚马孙符合全世界的利益。但国际合作一直不足,特别是南美内部。比如,亚马逊合作条约组织(ACTO,由巴西、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圭亚那、秘鲁、苏里南和委内瑞拉组成)由于成员国政府担心影响到国家主权,而无法形成合力。解决这些担忧需要信心措施。

在对抗气候变化方面,协作性方针是唯一的选择。精英、官僚以及从非法采矿中获益的犯罪分子都要面对,这就需要当选官员和活动家的勇气。但也有技术方案,如玻利维亚和秘鲁政府针对毒贩所部署的卫星监控系统。当然,传统决策操作也很重要,不过必须尊重人权。

总体而言,持久进步要依靠高层政治行动。国家政府需要理顺内部和多边环境和安全重点,而这需要外交周旋、稳健协调地监管采掘公司,以及提高透明度,对不遵守纪律的行为要予以惩罚。全体国际社会也应该支持这样的行动。我们的共同生存取决于此。

https://prosyn.org/chKnqu2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