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美国总统竞争为何如此接近?

华盛顿—全世界很多人可能正在奇怪为何希拉里·克林顿——她显然比她的对手唐纳德·特朗普准备更充分,也更适合当美国总统——没有势如破竹。许多美国人也有这样的疑惑。

在11月8日的大选开始前,全国民调很可能将继续摇摆。但最近几周,特朗普一直在追近希拉里,甚至有望在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投票中追上她。民主党控制着一些人口最多的州(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这给了克林顿优势。为什么会这样?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首先,特朗普尽管对于治国和公共政策几乎一无所知,但他成功地将大部分共和党人团结在自己背后。一个动机是共和党对克林顿由来已久的恨意。另一个动机是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已经空出了一个席位,将由下任总统来填补,并且在未来四年中可能还有更多空位。

特朗普还利用了许多美国人的经济焦虑,煽动与横扫欧洲诸国类似的反移民、反精英愤怒。但特朗普不可能只凭借诉诸没有大学文凭的白人男性赢得选举。因此他一直在笨拙地试图证明他也顾及非洲裔美国人和拉丁裔——不仅仅通过与非洲裔美国人和拉丁裔选民对话,也通过以夸张的语调在白人听众前谈及他们。毫不奇怪,非洲裔美国人和拉丁裔认为他的评论愚蠢又傲慢;白人女性——他的真正目标听众——也没有被说服。

与此同时,克林顿在重建奥巴马总统的女性、非洲裔美国人、拉丁裔和千禧一代联盟方面也遇到了困难。许多年轻人热烈支持克林顿的民主党初选对手、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现在他们忽视桑德斯本人支持克林顿的劝诫,称他们将投票给其他党派候选人,这将有助于特朗普。

自7月份两党召开全国大会以来,两位候选人彼此有得有失。本月,在特朗普在民调中得势的同时,他试图将自己与种族主义“出身论”运动划清界线,后者子虚乌有地宣称美国首任黑人总统奥巴马并非出生在美国,因此没有资格当美国总统。

特朗普简短而勉强的声明提醒所有人,他本人便是最顽固的“出身论”者之一。他的止损举动带来了更多的副作用,因为他错误地宣称克林顿及其2008年总统选战是从出身论流言开始的。许多新闻媒体最后都用“说谎”一词来报道特朗普,他过去的诸多信口开河基本上都没有受到过挑战。

特朗普最近在民调中得势与其说是因为他作为候选人有所进步,不如说是因为克林顿自己的弱势和倒霉。除了她的基本盘,克林顿一直面临着选民热情问题。对许多人来说,她的形象是万事通,就像学校里令男生汗颜的“学霸”。她还面临着相当大的性别歧视,即使在她的支持者中也是如此。(一位前民主党州长最近宣称她应该更多地微笑。他会这样评论男候选人吗?)

但克林顿自己也给自己制造了一些麻烦。她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邮件服务器,从而导致保密材料有可能泄露,这表明她判断力糟糕,也是她选战中的一个永远的污点。她错误地宣称她的前任也这么做过,并且国务院安全官员已经清理了邮件,这让问题更加复杂化了。此外,与特朗普不同,在这个问题上,她没有获得媒体的尊重。

 “邮件门”加强了选民由来已久的克林顿不“诚实可信”的印象,也让她饱受右翼对手的攻讦。高度保守的游说团体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一直在鼓吹关注这一问题,施压披露克林顿没有转交国务院的邮件。(联邦调查局在克林顿的服务器上找到了近1,500封她没有提供的邮件。)为数巨大的尚未披露邮件可能在选举前公之于众,危及克林顿的选情。

尽管联邦��查局局长詹姆斯·科梅(James Comey)决定不建议就邮件问题起诉克林顿,但仍评论说她“非常不谨慎”,这将危及克林顿的选情。无论如何,不起诉的选择让共和党和保守派评论家猛烈评级她从民主党政府中获得特殊优待。民调显示56%的受访者同意克林顿应该被起诉。

8月份,克林顿又有了一个新问题。美联社报道众多克林顿基金会捐赠者在克林顿任职国务卿期间获得了国务院的特殊对待,主要形式是通过她获得任命。但这些人中有许多本来就可以获得任命;并无证据表明国务院政策因此被改变。

与此同时,《华盛顿邮报》开始报道特朗普本人的慈善基金会的可疑——有可能非法——支出。特朗普自2008年以来便再未向基金会捐资,但使用基金会资金购买个人物品(包括衣服他本人的六英尺画像)和支付法律和解费用。此前,据披露特朗普基金会资金还被用于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检察长的竞选活动,这也是非法的。

最后,克林顿不幸生病,手机视频显示,在9月11日出席纽约市恐怖袭击纪念仪式时她在离开时险些跌倒。这进一步助长了右翼媒体猜测她健康有问题;特朗普更是发动性别攻击,说她缺少当总统的“耐力”。

克林顿团队先是说她太疲劳了,后来又披露她两天前被诊断为肺炎。许多媒体对她不早点披露这一信心感到愤怒。但美国总统选战是一场残酷的马拉松,她不想取消计划行程完全可以理解。随后的民调显示大部分公众也同意这一点。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克林顿为期四天的康复期正逢她准备向人们解释为什么要投票给她,而不是不投票给特朗普。她一回归选战,纽约和新泽西就爆发了爆炸事件,更有两起警察枪击未携带武器的非洲裔美国人事件,导致摇摆州加利福尼亚北部爆发游行示威。这些事件占据了全国对话的焦点,而特朗普像往常一样利用种族分歧并指责奥巴马和克林顿。

在这样的背景下,两位候选人将进行面对面辩论,而辩论将给美国选情造成巨大(甚至过度)的影响。在此之前就宣布选举结束是不明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