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特朗普的历史性错误

巴黎—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不再参与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巴黎气候协定是一项里程碑式的联合国条约,我们所有人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才取得了这一成果。特朗普正在犯一个巨大的错误,将给他的祖国和全世界引起巨大的余波。

特朗普说他要试图重新谈判巴黎所取得的协议,或起草一份新协议。但当时全世界领导人都盛赞巴黎协定是遏制气候变化的一次突破,是国际合作的一次胜利,是全球经济的一个福音。今天仍然如此。

在当今我们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中,气候变化以其全球性独树一帜。它影响到地球上的所有生命要素——从生态系统和粮食生产,到城市和工业供应链。将气候变化严格地看成是“环境”问题完全没有切中要害。

我们可以心怀好意地假设特朗普只是不理解他的这一决定的影响。但是,不管特朗普怎么想,我们知道他身边有的是对此事的意义心知肚明的顾问。

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承诺要创造就业岗位,保护美国工人免受世界劫掠。他还在推特上宣布,他对巴黎协定做出了一个决定,即“让美国重新伟大!”

但特朗普的决定妨碍着多有这些目标,并且有悖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民的意愿,包括许多他自己的支持者。背弃巴黎协定的他增加了美国暴露于气候变化的毁灭性后果的风险——其中不少后果他们已经开始体验到了。此外,他也正在扼杀欣欣向荣的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行业的就业岗位,这两个行业正雇用越来越多他宣称代表的工人。

更广泛地说,特朗普矮化了美国自身,也放弃了它的全球领导角色。当我在法国政府中任职、参与构建气候行动共识的全球之旅时——这一努力最终促成了巴黎协定——我获得了美国领导力能够实现怎样的成就的第一手经验。目睹这股向善的力量被否认和近视所颠覆,这实在令人痛心。

特朗普及其顾问就像是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他们想必寄希望于气候变化的现实会自动消失。在某种意义上,他们认定美国不会因为已在破坏加利福尼亚中央河谷的农场的旱灾、已经开始倒灌沿海城市的海平面升高、时不时将美国农村的广袤区域焚为焦土的风暴和野火,以及威胁到我们所有人的水和粮食供应中断而蒙难。

巴黎协定的其他各方对特朗普的决定的反应相当强硬,这证明了协定自身的坚韧性。看到美国因为特朗普的决定而落后,其他国家十分悲哀。但我们不会等待;事实上,我们已在前行。

世界��此的反应将在今年7月的G20会议上明确。目前,欧洲、中国、印度、加拿大和环太平洋和南美国家均重申对巴黎协定目标的承诺。这些国家明白气候变化的危险,埃克森美孚公司的全球股东们也明白气候变化的危险,上周他们拒绝该公司忽视其业务对气候变化的影响的企图。

特朗普的决定让美国加入了仅有的两个未参与巴黎协定的国家——叙利亚和尼加拉瓜的行列,这完全与当今全球合作氛围背道而驰。世界主要经济体每天都在形成新的协议,在研发、基础设施投资和产业战略等方面开展合作。它们齐心协力致力于实现低碳经济,让2020年成为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见顶之年。

欧洲领导人已经同印度和中国领导人会晤,寻找可以合作开发清洁能源和绿色基础设施的领域。这些领域将迎来大手笔投资,欧洲央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其他许多机构都在制定融资机制。类似地,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主权财富基金也在将投资转向绿色经济。

即便是我们当中最乐观的人士,也认为旧化石燃料范式不会很快改变。但欧洲正在逐步淘汰燃煤能源生产。印度、中国和韩国也在讯速地将投资从煤炭转向可再生能源资源。

放眼全球,大家比的是“谁能最快变绿”。从电气化和智能电网设计到电动汽车、绿色建筑和循环技术、有机化工,新行业正在这些领域成规模地出现。可再生能源革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蔓延,目前已经开始改变整个部门——不仅仅是交通业。在全世界的所有这些部门,振奋和增长潜力显而易见。

特朗普决定逃避美国的全球责任,自绝于这些发展趋势,这令人羞耻。他的决定对许多努力地想成为新经济的成功组成部分的人来说是一次打击——包括大量美国人。

但是,特朗普不能让全体美国人就范。州和市政层面的气候行动遍及全美,规模和雄心都在提升中。特朗普的历史性错误是这一集体行动的一个障碍;但几乎不可能阻挡它。正如中国公司如今在培训美国煤炭工人建设风电场,世界其他部分将继续齐心合力打造未来市场和劳动力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