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ames1_spencer platt_getty images_stock market pandemic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反思商业韧性

伦敦/日内瓦—COVID-19是一个世纪依赖最大的公共卫生危机,并导致了现代程度最深的经济衰退。疫情暴露了全球公共卫生体系和安全网的弱点,将巨大的不平等性暴露在世人面前,也说明了联动的体系可能产生雪球效应,形成大崩坏。显然,我们的社会和经济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么坚韧。

我们如此难以应对COVID-19的一个原因是我们猛然将“松弛”(slack)排除在体系之外。企业成为效率真理和及时生产的信徒,财政紧张的政府难以提供基本服务,也将自然系统推到了极致。如今,危机已经降临,我们发现我们曾经认为的过度松弛其实是必要的冗余。

还有更多危机等着我们,包括COVID-19所导致的多米诺效应,以及气候变化和其他我们所仰赖的自然系统的破坏的完全影响。一些危机难免会作为“黑天鹅”降临,不会有事前警告,但更多危机将是米歇尔·伍克尔(Michele Wucker)所谓的“灰犀牛”:我们了解但总是忽略的高风险、高影响程度的威胁。

每一位首席执行官都应该在任职期间预料至少一次重大冲击,并据此做好准备和领导工作。越来越多的分析关注COVID-19对企业的影响,但大部分仍聚焦于应立即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因此,我们的组织在最近的一份简报中探索了公司如何改善长期思维和规划,为未来类似事件做更好的准备。

我们的工作是基于世界可持续发展商会(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成员的讨论和一系列总部位于亚洲、欧洲和美洲的企业的采访。其中也纳入了2020年 GlobeScan/SustainAbility领袖调查的疫情影响洞见,并进一步参考了长期韧性和COVID-19企业应对的总体评估。

简报强调企业应汲取三个教训。首先,我们不能隐瞒灰犀牛或黑天鹅。公司必须为已知和未知的威胁做好更好的准备——从某种程度上说就是要让松弛回到我们的系统中。为了抵御未来冲击,企业必须改变和扩大长期韧性观念。至关重要的是,它们必须接受公司的韧性不仅由内部决定,也由生态系统、社区、经济环境、法治、有效监管和其他因素决定。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YA-Magazine_Promo_Onsite_1333x1000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PS Quarterly: The Year Ahead 2023 is almost here, and available only to Digital Plus or Premium subscribers.

Subscribe now to secure a print copy of the magazine, as well as digital access to all its content, including exclusive insights from German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Annalena Baerbock, US Treasury Secretary Janet Yellen, Nobel laureate economist Joseph E. Stiglitz, and more.

Subscribe Now

其次,企业必须构建韧性,构建了以后,还要更深入地将韧性嵌入叙事以及(特别是)行动中,以防萎缩。这么做的企业将能够预测所有未来情景并做好准备,尽量减少确实发生的冲击的影响,并从虫剂中更快地恢复。我们发现,价值观和目标深入人心并且得到各级别广泛理解的公司,在危机中表现得更加敏捷和果断。组织内部文化与目标和愿景的一致有助于构建信任和开放性,而后两者是有效的、真正的内部和外部沟通的基础,也是合作的基础。

第三,公司必须构建更强大的长期韧性,改进公司风险管理方法、人力和社会资本,以及环境、社会和治理信息。在上述每一项上,企业都需要强调特定的步骤。

更好的风险管理最主要需要从传统的基于规则的方法转变为更加灵活、常态和流程导向的方法,实现持续学习和探索。这也要求企业纳入类似的工具和方法刺激更多的旁观者思路,辨别难以预测的威胁(“未知的未知 ”)。

改善人力和社会资本管理要求聆听组织内外人员并做出响应,同时确保收集到的洞见被用于定义和坚持公司的愿景。此外,公司应该考虑扩大劳动力保护措施——其设计初衷是为了保护员工,应该扩大到保护整个价值链上的供应商员工和临时工。此外,由于我们在试图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平衡疫情的健康和经济影响,因此,我们必须不断调整和强化面向彼此互动和与公众互动的工人的措施。

最后,企业必须继续改善环境、社会和治理披露,特别是要加快落实共同标准和指标,提供关于对疫情期间企业韧性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如员工福利、多样性和包容性,以及安全性)的更多信息。公司还必须改善可持续性评估,纳入更加多样化的相关利益方视角,更长的时间框架,更广泛的情景规划,并在披露和战略中给予社会问题更大的权重。

韧性与其说是保持稳定状态,不如说是采取敏捷、动态和变化的行为与行动,以应对压力——换句话说,就是要适应。这反过来要求企业强调领导力中的目标和价值观,改善相关利益方参与,重新设计供应链。但最重要的是,企业必须采取长期思维和新的可持续业务模式与行为。

真正的韧性不是不惧困难环境,而是在组织和系统层面采取一切措施。韧性不仅来自能可靠地获得原材料和实现经营效率,也来自承认和保护高技能的健康员工以及充满活力的社区的巨大投资和价值。这要求保护和强化关键生态系统,以及确保强大的机构,透明的法治,和健康的国家和地方预算。这意味着认识到,在面临挑战和破坏时创新在创造价值中的核心作用

COVID-19正在迫使企业重新思考韧性。公司不应该只想着加强抵御变化的能力,而必须学会如何为了作为雇主、股东价值创造者和全球社会受信任的成员(和公仆)生存下去而适应和调整。

https://prosyn.org/X9sCKK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