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能源独立幻想

今天追求能源独立的悖论是,对它的追求实际上 增加 了能源的不安全性。不管呼吁能源独立的政治家们对其有怎样不同的看法,是市场选择了石油作为一个主要的能源来源。所以各国政府应该不要去管石油出口国应得的正当利益,这些国家的消费者依赖于这些出口国,也不要去管石油出口国对于能源独立的豪言壮语或者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采取步骤的反应。孤立主义的政治家可以不去关心其他国家,但是在会伤害他们自己国家的问题上他们应该三思而行。

对于世界能源安全的最大威胁不是来自恐怖主义的袭击或者石油生产国的禁运。这些短期事件可以通过各种措施而得到迅速和有效的解决,包括依赖战略石油储备、增加石油产量以及分散石油运输等。事实上,对于长期可持续的能源供应的主要威胁是在额外的生产能力和能源基础设施上的投资与对于能源越来越大的需求之间的不协调。

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对于能源诉求的政治姿态可以作出多种不同的反应,其中绝大多数会恶化而不是改善全球的能源形势。面对世界各国政府和政治家要求减少或者甚至是取消对于石油的依赖的呼吁,石油生产国一个最可行的应对方案是相应地减少在额外生产能力上的投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那些呼吁能源独立的人未能及时找到一个可行的替代产品的话,那么一场能源危机无可避免会产生。当然,这些努力几乎肯定无法在一个合理的时间内替代石油,因为它们不是被市场需求所驱动的,并且需要高额的补贴。

事实上,面对政治领导人怀有敌意的豪言壮语,石油生产国有着增加产量的强烈动力以便把油价降到足以颠覆替代能源产品的经济可行性的水平。这是为了对抗石油消费国反石油干涉主义政策的一个符合逻辑的干涉主义政策。不管怎样,油价暴跌是对许多新能源技术的死亡判决,并且无疑会增加对于石油的需求。

即便石油生产国并不有意想看到油价的下跌,它们也会在石油还有价值的时候短期内尽可能地加快生产。但是更低的油价,加上预期的需求下降,会反过来迫使石油生产国减少计划中对于生产能力的投资,或者甚至把一些重大的项目束之高阁。过去它们正是这样做的,从而带来石油供应的下降。这样的话,如果替代的能源技术未能在石油供应开始下降的时候面世的话,那么将无可避免会产生全球供应的短缺,而即便是在不断上升的油价面前,要弥补以前投资上的赤字也要花费数年时间。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尽管存在这些可能性,让我们假设能源独立计划取得了成功,并且几个欧洲国家和美国、日本、中国以及印度实现了自给自足。那时主要的石油出口国可以寻求将它们国内那时不再那么值钱的石油用作扩大的重工业的廉价燃料。不再直接出口石油,它们可以把能源融入金属、化工和制造品中以石油消费国,尤其是美国的生产商无可匹敌的价格出口出去,因为这些生产商依赖的是成本要高得多的替代能源。

这样的能源独立会破坏整个的产业,尤其是石化、铝和钢铁业。事实上,石油生产国廉价的能源可以使它们的新产业对抗那些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产业。最后的结果是工作岗位的丢失和经济的削弱。这些国家也许最后能够做到能源的独立,但是它们最后会变成对于钢铁或者石化的依赖。

那么我们下一步应该怎样做呢?政治家们带着他们永恒的对于“独立”的迷恋,会尝试在某个时候消除对于某种商品的依赖吗?换句话说,“能源独立”是在寻求对于全球化的倒转吗?

石油是一种有限的资源。只有长期的、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上可行的并且可持续的能源选择才能确保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都能保持经济的增长。相反,孤立主义政策只会导致能源供应的短缺和不满。不管能源独立是以怎样的方式来追求,它所追求的只会是一个无法实现的、并且可能是很危险的幻想。

https://prosyn.org/InHp79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