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warming ice caps melting Mario Tama / Getty Images

关于气候变化的激进现实主义

柏林—顾名思义,主流政治在想象根本性变革方面存在先天缺陷。但在去年12月的巴黎,196家政府同意必须将全球变暖幅度限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1.5℃以内——这一目标很有希望带来这样的转变。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克服严重的政治挑战,这反映在一个事实上:一些人所鼓吹的解决方案其实弊大于利。

一个势头很猛的战略强调必须进行大规模技术干预控制全球恒温器。地质工程技术支持者认为,常规适应和缓解措施根本无法让排放下降速度快到足以阻止危险的变暖。他们说,“碳捕捉和储存”(CCS)等技术是限制伤害和人道灾难的必要条件。

气候变化国际委员会似乎也同意这一点。其第五版评估报告围绕“负排放”的概念——即吸收大气中的过多二氧化碳的能力——构建了实现巴黎气候目标的情景。

但这一方法忽视了与开发和部署地质工程技术有关的严重问题。以CCS为例。CCS是一个从化石燃料发电站等大型二氧化碳废弃来源捕获二氧化碳并将其存放于(比如)地下地质构造中的过程,从而阻止二氧化碳进入大气层。

听起来很不错。但它之所以划算,是因为它能加强石油回收。换句话说,让CCS具有性价比的唯一办法是加剧它应该解决的问题。

所谓的救世主技术——碳捕捉和储存生物能源(BECCS)——也没有好多少。BECCS的起点是用(比如)快速生产的树生产大量生物质,而树是二氧化碳的天然吸收器;接着,这些植物通过燃烧和精炼转化为燃料,产生的碳排放被捕捉和隐藏。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Subscribe

但生物能不是碳中性的,而欧洲生物质需求的激增导致了粮食商品价格上涨和发展中国家的土地掠夺。这些现实帮助说服了凯文·安德森(Kevin Anderson)和格伦·彼得斯(Glen Peters)等科学家最近将除碳称为一场“不公平的高赌注赌局”。

其他地质工程方案呢?太阳辐射管理(SRM)旨在控制到达地球的太阳光量,本质上是模仿火山喷发效应。这可以通过向平流层输入硫酸盐或“海洋云层亮化”(从而让云将更多阳光反射回太空)实现。

但向平流层添加大量硫酸盐并不减弱二氧化碳的集中;它仅仅是将影响推迟,只要添加不停止,影响就不会显现。此外,在北半球注入硫酸盐可能导致非洲萨赫勒地区严重干旱(因为降水急剧减少),而一些非洲国家将经历更多降水。对亚洲季风系统的影响可能更加显著。简言之,SRM可能严重危害数百万人的生计。

如果地质工程无法拯救我们,什么能?事实上,现在可以采取很多措施。它们比地质工程更加凌乱,政治上的阻力也更大。但它们有效。

第一项措施是关停新煤矿。如果当前计划燃煤发电站全部建成并按通常的服役年限40年生产,那么光是这些煤电站就将排放2,400亿吨二氧化碳——远远多于剩余碳预算。如果这些投资转而用于分散化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将产生巨大收益。

此外,10%的全球人口制造了近50%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因此,实施以最大排放者为目标的战略是很有裨益的。比如,航空公司——它们实际上只服务于7%的全球人口——免于缴纳燃料税是没有道理的,特别是在机票价格处于历史地位时。

此外还需要改变土地用途。2009年农业发展知识、科学和技术国际评估(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of Agricultural Knowledg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Development)提出了一条农业系统革命之路——其好处远不止局限于气候政策。我们必须将这一知识用于全世界。

在欧洲,废物利用部门可以为低碳经济做出重大贡献。由欧洲零废物组织(Zero Waste Europe)做出的最新研究发现,优化实施欧盟委员会的“循环经济方案”废物目标每年能为欧盟减少1.9亿吨二氧化碳。这一数字等于荷兰的年排放量!

交通业的可行措施包括加强公共交通、鼓励铁路货运、建设非机动车道、补贴非机动车送货等。在德国,智能交通可以让交通业排放量到2050年减少95%。

另一项强力措施是保护和重建自然生态系统,这样可以储存2,200—3,300亿吨二氧化碳

所有这些方案都不是万灵丹;但是,它们形成的合力能让世界变得更好。地质工程方案不是唯一的选择。它们是对主流经济学和政治学无法解决气候挑战的反应。我们不应该试图找到办法保持原来的做法——这是一个不可能并且毁灭性的目标——而是必须证明我们有能力想象并实现彻底改变。

如果我们失败,几年后我们不必惊讶于地球恒温器掌握在一小撮国家或军事和科学利益集团手中。在世界领导人齐聚第22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会议、让巴黎协定真正生效之际,他们应该批判地质工程的速效药——并表现出致力于真正的解决方案的决心。

https://prosyn.org/0BYKVm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