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核安全到核安保

华盛顿/莫斯科—四年前,一场灾难性海啸蹂躏了日本海岸。五十英尺高的巨浪击溃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防波堤,破坏了发电能力,摧毁了冷却系统。

这场核事故是1986年切尔诺核电站爆炸以来最严重的事故。调查者认为,一个根本原因是自满:核电站的管理者认为他们的安全系统是鲁棒的,并且不存在有效的独立监督。

日本的灾难激发了核安全(nuclear safety)领域的改革。但在核安保(nuclear security)问题上,自满也是个大问题。我们决不能等到发生了悲剧之后才开始行动。

如今,有远超150万公斤的高纯度铀和钚(核武器的核心原料)散布在25个国家的数百个核设施中。其中一些安保薄弱。但只要有一小包糖那么多的核原料,就足以制造出能够杀死数十万人、造成数十亿美元破坏的设备。

在核设施安保方面,近几年来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政府必须花更大力气保护公民免受灾难性核恐怖主义的威胁。福岛危机的教训可以为改革提供有用的指引。

首先,政府和业界必须将核安保作为一个持续改进的过程,并随着威胁和挑战的发展而发展。20年前认为安保程度足够的设施,如今也许极易受到绕过其安保系统或打乱核材料跟踪记录的网络打击。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组织发达、资金雄厚的非国家集团(如伊斯兰国)可能采用新战术、技术和能力窃取核材料。因此,政府必须持续评估技术和威胁的变化,以使其安保系统可以领先窃贼一步,保护核材料。

其次,政府和业界应该确保安保文化与安全文化一样成为每一项核设施操作的组成部分。前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员、美国能源部“安保沙皇”尤金·哈比格(Eugene Habiger)曾说:“好的安保是20%的设备加上80%的人员。”

政府和业界应该合作培养强大的安保文化。每一位核设施工作人员——从警卫到科学家和高层管理人员——都必须将核材料的安保问题作为工作的核心之一。

第三年,政府必须定期评估核设施的安保系统。核设施运营方声称设施的安保状态“足够好”是不够的。有效的监督可以根除自满。

福岛危机暴露出我们需要监管者定期进行压力测试,评估核设施应对各种或有安全事件的能力。监管者还应该采取具体的评估,检验核设施抵御安保威胁的能力,包括被聪明的内幕人士偷窃的威胁。

最后,世界领导人应该建立更加密切的核安保问题国际合作形式。切尔诺贝利和福岛危机表明,一国的核安全脆弱性可能给世界其他地区带来深远影响。核安保风险也是如此。

我们都有确保恐怖分子永远无法染指世界上最危险材料的政治和道德责任。各国应该以成功的美国、俄罗斯和前苏联之间的核安保合作项目——纳恩-卢格减少威胁合作计划(Nunn-Lugar Cooperative Threat Reduction)为榜样。拥有核材料的国家应该交换关于如何最好地促进安保的情报,增加共同核安保挑战的情报共享,探索实施同行评议的可能性。

我们的朋友和同事、核威胁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的联职主席山姆·纳恩(Sam Nunn)常常警告,我们在进行一场合作与灾难之间的竞赛。我们必须从福岛危机中汲取教训,并据此制定打击核恐怖主义的战略中。这是一场我们非赢不可的竞赛。

https://prosyn.org/FRNeJ4P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