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kstrom15_GUIDO KIRCHNERdpaAFP via Getty Images_germany climate GUIDO KIRCHNERdpaAFP via Getty Images

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后的绿色商业

波茨坦—全球气候议程的下一步是什么?今年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当然没有失败,但也没有取得多大的成功。虽然世界各国领导人就目标达成了有前景的新协议,但迄今为止,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并没有如愿减少。虽然一些国家强调了对气候的承诺,但却缺乏实现这些承诺的具体措施,这实在令人担忧。巨大的政策差距摆在我们面前。

气候科学清楚表明,未来的繁荣和公平将取决于一个方向:朝着对自然有利的零碳全球经济发展。这一点可以用很多事实佐证,例如今年的极端天气事件,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第六次评估报告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前瞻性信息。世界生物多样性和大自然面临着巨大威胁。为了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我们必须在2030年前大幅减少碳排放。

许多政策制定者迟迟不肯行动,担心气候有关行动将给企业带来负担。然而,许多顶尖商界领袖正逐渐把更可持续发展意识贯彻到企业经营中。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不再否认或犹豫,而是接受了气候科学的发现。可以发现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今年有很多大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都出席了在格拉斯哥的会议。

在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之前,我采访了20多家德国顶尖企业(包括巴斯夫、戴姆勒、德意志银行、德国电信、汉莎航空和西门子)的商业领袖,并研究了他们各自的可持续发展战略。我们的主要发现是,十位德国首席执行官中有九位认为在未来五年内,可持续性至少与数字化一样重要。

这不仅仅是一句简单的话,而是代表了一个惊人的变化。平均而言,参与研究的企业目标是最早在2035年实现气候中和,不仅在其工厂所在地,而且要在其全球价值链范围内实现气候中和。德国企业领袖并没有天真地认为这件事很容易;他们中大多数人承认,自己的行动离期望还有差距。尽管如此,可持续发展显然已经取代了新冠疫情,成为了这些总裁议程中的首要议题。

我们的调查表明,在德国企业中已经出现了一种新的说法。现在,企业认为强有力的可持续发展战略是维持其“经营许可”的必要条件。更多的企业开始意识到,可持续发展中存在着一些商业机会。更多的首席执行官正在承担起个人责任,建立新的企业治理机制,并将可持续发展目标贯彻到执行董事会的薪酬中。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2_YA2022_Web_Discount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5 a month.

Subscribe Now

在更广泛的气候挑战背景下,德国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研究案例。德国依靠其高度工业化的经济,希望成为去碳化的先锋,同时也想保持自己的国际竞争力。从一名普通的德国首席执行官的角度来看,阻碍发展的原因不是缺乏绿色技术或关键利益相关者的支持,而是居高不下的前期成本。对于60%的受访者来说,可持续发展和盈利能力仍然相互矛盾。尽管如此,许多现有的可持续发展项目已经得到了回报,而且随着可持续产品销售量的增加,成本将继续下降。

想要改变企业的运作模式需要采取三种行动。首先,他们迫切需要停止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利用和破坏,减少对地球和社会的消极足迹。第二,他们需要通过系统的目的导向(而不是单纯的利润驱动)型商业战略来增加积极手印来提高抗变性,并为可持续发展目标作出贡献。

第三,他们需要创造一个心印,赢得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支持。这一点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所作为,我们作为消费者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作为选民可以支持大胆的政策,作为科学家可以创造新的知识,作为政策制定者可以制定有意义的激励手段和框架。

我们调查的德国企业为可持续的企业行动提供了良好的范例。其中一些企业在产品开发中使用“绿色数字双胞胎”,甚至在产品制造前就对产品的气候影响进行量化。其他企业则报告了他们的“产品碳足迹”,为供应商和客户提供有关排放的透明度,并让他们在挑选产品时能够做出知情选择。许多企业进行跨行业合作,经营和资助可持续项 目。一些大型德国企业正在将员工培训为“可持续发展大使”,他们将向其他人展示如何制定相似战略。

这种模式需要迅速传播,因为向一个更安全、更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过渡的进程并不顺利。全球经济仍然受到错位激励机制的控制,导致污染和破坏气候和生物圈的行为有利可图。我们迫切需要与气候科学一致的政策,为企业提供一个新的框架。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没有提供这一框架——而且可能永远不会提供。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可以从2022年在德国举行的G7峰会开始。欧盟本可以在格拉斯哥加入签署中美声明,甚至形成一个基于科学的“气候三国集团”。

但我们也需要更多的企业主动设定基于科学的目标。这不仅有利于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也有利于保护其他有限的资源,尤其是水、生物多样性、食物和土壤。

未来挑战艰巨,但机会多多。我们目前正处于加速阶段,才刚刚意识到问题的紧迫性。全球升温1.5摄氏度所需要的碳预算将最多持续(按目前的排放率)到本十年末。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在所有行业和所有层面上减少排放。

正如研究表明,商业领袖们正在向科学看齐,并表现出改造其业务的意愿。现在的问题是政策制定者是否会提供必要的框架来确保每个人拥有一个安全未来。

Translated by Wang Yeyi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XkYqri2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