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计划灭绝的危险

檀香山—有一项正在进行中的犬儒主义运动,宣扬在物种保护中使用一种叫做“基因驱动器”的强大但问题重重的新技术。这项技术绝不仅仅是日常所见的“转基因”;而是一项全新技术,它制造“诱变锁链反应”,能以无法想象的方式改变生命系统。

基因驱动器代表了下一代基因工程、合成生物学和基因编辑前沿。该技术跨越了遗传标准规则,确保某种由人类使用先进的基因编辑技术向生物体DNA中注入的特殊特征传递给所有后续各代,从而改变整个物种的未来。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这是一项具备前所未有的力量的生物工具。然而,在没有充分考虑相关伦理、生态和社会问题的情况下,许多人积极地推动在物种保护中使用基因驱动技术。

一项方案准备使用基因驱动器减少某种携带禽疟疾的蚊子的数量,以此保护夏威夷考艾岛的本土鸟类。另一项由包括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机构在内的保护联盟提出的计划准备引入变异老鼠,使它们无法生育雌性后代,以此消灭某些岛屿上威胁鸟类生存的入侵鼠类。制造“生不出女儿的老鼠”将是所谓的“入侵啮齿类基因生物控制”(GBIRd)的第一步。GBIRd通过有意灭绝老鼠等“有害”物种来保护濒危鸟类等“特权”物种。

这些方案背后的假设是人类具备控制自然的知识、能力和审慎。我们能够——也应该——使用人为驱动的灭绝来解决人类引起的灭绝,这一观念简直骇人听闻。

我绝不是唯一一个感到担忧的。在正在夏威夷举行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世界保护会议上,一群著名自然保护主义者和科学家发表了一篇题为《保护需要良知》(A Call for Conservation with a Conscience)的公开信,要求停止在保护中运用基因驱动器技术。我是署名者之一,其他人还包括环境保护标志性人物大卫·铃木(David Suzuki)、物理学家福利特乔夫·卡普拉(Fritjof Capra)、原住民环境保护网络(Indigenous Environmental Network)的汤姆·戈德图斯(Tom Goldtooth)以及有机生活先驱尼尔·纽曼(Nell Newman)。

这场始于IUNC会议的讨论将在今年12月的墨西哥联合国生物多样性会议上继续进行,届时全球领导人必须考虑在全球范围内暂停基因驱动器技术。这些讨论体现了公民社会领袖的要求——全面考量与使用基因驱动技术有关的科学、道德和法律问题。

就���所见而论,我们根本没有提出正确的问题。我们在技术上的卓越性大多是从工程角度来看,而工程往往只关注一个问题:“它管用吗?”但是,如欧洲社会和环境责任科学家网络(European Network of Scientist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Responsibility,ENSSER)主席安吉里卡·希尔贝克(Angelika Hilbeck)所言,更好的问题是:“它还能做什么?”

比如,在GBIRd工程上,我们可以问问“生不出女儿的老鼠”是否会从引入它们的生态系统中逃逸——转基因庄稼和养殖三文鱼就发生过这种情况——以及如果逃逸会发生什么。在夏威夷蚊子的问题上,我们可以问问减少它们的数量是否会影响到濒危的灰蓬毛蝠。

确保这些问题得到考虑绝非易事。作为具有美国政府监管经验的律师,我可以信心满满地说,现有监管框架在评估和管理基因驱动技术方面非常无能。

更糟糕的是,媒体一直没有让公众了解基因技术所带来的风险。很少有人明白,如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史家莉莉·凯(Lily Kay)所解释的,基因工程被有意开发和推广为一种生物和社会控制工具。推动这一过程的人的目标是实现他们所感到的“基于科学的社会干预”使命。

像转基因以及(尤其是)基因驱动技术这样的强大工具通过日程表激发所有人的想象力,不管是军方(可以用它们来制造能够改变战局的生物武器)还是怀有良好初衷的健康倡议者(可以用它们来根除某些致命疾病)。他们当然会诉诸许多我的环保主义同道们所钟爱的英雄故事。

但事实是我们尚未构建出解决基因驱动技术——更不用说其他强大的技术了——所引起的基本挑战所需要的知识框架。而如今,我们准备自宫批判力,相信技术精英为了追求看似积极的环境目标而负责任地使用基因驱动技术的承诺。显然,没必要进行公开的公共讨论。但我们为什么要盲目相信一切尽在掌握?

在我看来,将焦点集中在用基因驱动技术保护物种只不过是骗取公共接受和监管覆盖的伎俩。当你能够把它包装为好东西,从而走后门引入时,为什么还要把它暴露在公共监督下,接受可能的约束?对基因驱动技术鼓吹者来说,谈论它们的风险再明显不过了。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在我20多年的研究和报道转基因技术的生涯中,我想我目睹过最恶劣的虚假承诺及随后的大肆炒作。但基因驱动器和我们曾经看到过的一切都不一样,它可以说是我们的自我控制的终极考验。我们真的可以信任科学来指导我们吗?我们不顾一切地要与技术“妙招”休戚与共,把它作为前进方向吗?

幸运的是,我们仍然有得选。基因驱动器能改变人类与自然界的基本关系,这一事实既是挑战也是机会。我们可以从现在开始做很久以前就应该做的事,它们与核和转基因技术有关:花更多的精力关注人类创造力的危险——以及更加尊重大自然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