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下一次难民潮

马尼拉—想象你是一位农民。你的庄稼因为降水波动变得剧烈而歉收,你的井水太咸无法饮用,市场上的大米太贵你买不起。于是你离开家园寻找更好的生活。

全世界有数百万生活在脆弱社区的人不需要想象这样的情景。他们就生活在这样的情景中,他们是日益难以预测的气候的受害者;而随着气候变化效应的加剧,他们的数量有可能急剧增加。

但世界对于这些未来气候移民的准备还不如欧洲对眼下从中东和北非蜂拥而入的人潮。大部分气候移民都在国内迁徙,但也有一些别无选择,只能寻求成为海外难民。如果海平面继续上升超过一米,太平洋岛礁和珊瑚礁国家的全体人口都需要重新安置。

如果有良好的规划和管理,移民可以帮助人们适应这些威胁。但如果得不到良好的规划和管理,就有可能导致人道危机。总体而言,当下的政策不够充分。来源和目的国都急需让人们的迁徙——或在无力或选择不迁徙时留在原地生活——变得更容易、更安全。

气候变化将成为助长未来移民潮的诸多因素之一。尽管一个人是因为环境因素还是其他原因而背井离乡已经越来越难以辨别,但我们知道气候将在移民问题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因为土壤流失等发展缓慢的威胁和龙卷风等急性风险正在威胁越来越多的人的生计。

大部分高危人群生活在亚洲,亚洲也是最容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拜近几十年来大量人口向大城市集中的趋势所赐,在大部分人口生活在低海拔地区(因而受到洪水、风暴潮、咸潮和水土流失的威胁)的十个国家中。

一份最新研究预测,到2060年,亚洲低海拔人口将较2000年翻一番,达到9.83亿,占世界低海拔人口的90%。在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因为降水量减少、咸潮、冰川消融和沙漠化而导致的用水压力将影响到水存量,威胁到人的生计,推高粮食和水的价格。

如果世界成功地减轻气候变化,这些重大变故可能不会成为现实。但各国都不能自满。特别是亚洲国家一定要为最糟糕情景做好准备,并实施具有远见的国家政策,如基里巴斯的“有尊严地移民”计划,该计划为这个低海拔太平洋岛国公民提供教育和职业培训,以增加他们出国后找到体面工作的机会。

为亚洲的未来情景做好准备,需要更加完整的数据判断气候相关事件的可能时间和影响,并评估对移民模式造成的效应。各国的具体数据能让各国政府磨合它们的政策。这包括更加彻底的国家人口普查,这类调查常常忽视贫民窟等边缘化社区。人口普查应该是包容性的,以此为基础建立国家数据库监测进展、辨别脆弱人口并与地区共详细信息。

政府应该教育公民气候变化有哪些影响,从而让希望留下或无力迁徙的人做好准备。移民来源国应该具备国家灾害风险评估(以便为潜在损失做好规划)、��整的风险地图以及灾难早期预警,以使公民有安全感。应该建设新房屋、道路、桥梁和其他基础设施(如供水系统)以抵御极端天气。

与此同时,政府应该为确实离开家园的人提供可转移福利,以使他们能够在国外维持生活。目的国应该考虑为流离失所的工人提供应急就业,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季节性工人计划就是榜样。目的国还可以建立城市工作和培训中心为即将到来的移民服务,后者普遍缺少从事城市岗位所需要的技能;拥有专业技能的人的资质也应该得到承认,并获得应聘帮助。

目的国投资于可持续基础设施和为新来者提供的基础服务至关重要。一些城市对于提供服务犹豫不决,因为担心这会引来新的移民。但这样的态度只能迫使移民进入贫民窟,从而制造更大的问题。更好的方法是将移民从脆弱的农村地区引导到具备必要条件、能够吸收他们的中型城市周边;而这反过来又能防止大城市不可持续地增长。

根据这些原则制定的全面的计划有助于让移民成为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沦为气候变化的消极效应的一部分。许多国家需要资金支持这些计划的实施,令人鼓舞的是,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成立了一个工作组解决气候相关的流离失所问题。其主要目标之一应该放在确保气候变化适应的融资机制将移民问题也考虑在内。

至于现在,我们需要对这一紧迫问题进行跟大力度的全球讨论。气候导致的移民带来了缓解还是混乱取决于我们今天所达成的政策和投资协议。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行动起来,让脆弱社区能够决定他们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