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癌症世界

匹兹堡—在1971年,尼克松总统发动了一场针对癌症的“战争”。但近四十年后,这场战役的焦点仍然是开发具有高赢利性的治疗癌症的药物和技术方面的努力,而引发癌症的环境因素却几乎被忽略了。

诚然,死于癌症的人数量下降首先是因为控制吸烟—一项千呼万唤始出来,却仍然乏力的举措。在乳腺、肛肠和子宫颈癌的诊断和治疗方面的成功也助了一臂之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黑人和少数族裔却没有分享到这些成功,环境因素似乎可以解释这种不平等。例如,尽管美国人口中有八分之一是黑人,但他们当中的三分之一从事着保洁或其他的蓝领工作。另外,他们体内可预防癌症的维生素D水平只有白人的一半,并且还更有可能居住在受到污染的社区。

的确,与吸烟和衰老无关的癌症病患正在增加。癌症是造成中年人和儿童(仅次于事故)死亡的主要原因。而且我们不能解释为什么对于大多数种类的癌症黑人的死亡率要高于白人。

我们现在可以断言的是癌症本身是一个错误的敌人。我们应该打击所知的环境致癌物质—不仅仅是烟草,还有辐射、阳光、苯、溶剂和某些药物及荷尔蒙。现代的致癌物质,如柴油废气、杀虫剂和其他空气污染物都没有得到系统的研究。即便在我们考虑到这些因素时,也认为它们是进步的必然代价。

但大多数的癌症都是后天而非先天的,是我们的基因在整个生命的过程中不断遭受破坏的结果。虽然在出生时,同卵双胞胎的基因极其相似,但他们却罹患不同的癌症。到50岁时,他们的染色体带已大不相同。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确认当今儿童的血液中含有二十年前并不存在的数十种化学物质,其中包括许多已知会导致癌症和一系列其他疾病的破坏基因的化合物。现在育龄期男女的体内所携带的扰乱荷尔蒙分泌的化合物足以降低他们的生育能力。

在十四岁以前接触过高含量的杀虫剂DDT的女性到中年时患乳腺癌的几率要高五倍。在整个工业化世界的儿童癌症、睾丸癌和非霍奇金淋巴瘤发病率不断攀升的谜团背后,这些化合物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我们应该探究这种关联么?

尽管我们目前在防止年轻人因癌症而死亡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这种成功却是一种“浮士德式交易”的结果。为控制非霍奇金淋巴瘤而在胸部接受过放射治疗的女性有三分之一的人会在32岁时罹患乳腺癌。当然,这些病人如果没有接触过环境中的致癌物质,许多癌症首先就不会发生。我们对现代生活方便性的依赖使我们非自愿的情况下成为许多不受控制的实验的对象。

例如,手机的长期安全性仍然未能得到证实。在1990年代早期吹捧其安全性的研究中并没有纳入商务使用者。最近来自法国和瑞典的研究报告表明那些使用手机达十年或更长时间的人患脑癌的风险增加了一倍。同样令人不安的是,瑞士和中国手机微波辐射的法定极限比美国的低五百倍。

有一句中国成语叫:一叶障目。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对某些环境性癌症隐患的证据有限不应该与证明无害混为一谈:相关研究比较困难,且在美国只有极少一部分受到政府和商业的资助。另外,烟草工业通过诡计,以巨额的资金支持发动长期的、处心积虑的假信息攻势,也在环境癌症风险方面混淆视听。

我们不能忽略环境对我们健康的重要性。为了应对癌症的灾难,我们必须致力于首先防止人们罹患癌症以作为对其诊治研究的有力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