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hroum17_GettyImages_businesswomanrobelaptop Getty Images

人工智能乌托邦世界如何运转

安特卫普—500多年前,托马斯·摩尔(Thomas More)爵士在安特卫普街头散步时获得了“乌托邦”的灵感。因此,5月份,当我从迪拜来到安特卫普人工智能时,我不禁想起了《乌托邦》中的人物、用更美好的世界的传说来热情款待十六世纪英格兰人的拉斐尔·希斯拉德(Raphael Hythloday)。

迪拜涌现出全世界第一个人工智能部,以及许多专门研究未来的博物馆学会基金会,正在走上自己的希斯拉德之路。总体而言,欧洲日益焦虑于科技对就业的威胁,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热情地接受了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节约劳动力的潜力。

对此,有现实的考虑。波斯湾国家本国-外国劳动力比率严重不平衡,最高的沙特阿拉伯高达67%,而最低的阿联酋只有11%。该地区的沙漠环境无法支持进一步的人口增长,因此用机器代替人的前景越来越有吸引力。

当两个地区之间也存在深刻的文化差异。西欧时工业革命和“新教工作伦理”的诞生地,而阿拉伯社会一般不会“生来工作”而是“为了生活而工作”,更重视闲暇时间的价值。这样的态度与要求尽量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经济制度不太相容,但很适合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时代。

在工业化的西方,科技力量威胁着一直基于资本、劳动和国家三大支柱的社会契约。几百年来,资本提供了机器投资,工人操作机器生产商品和服务,而政府收取税收,提供公共品,并在必要时进行资源再分配。但这一劳动分工所形成的社会制度远比阿拉伯世界和其他未工业化经济体更加复杂。

阿拉伯国家国有化自然资源,管理重要行业,进行国际贸易,并将盈余资源分配给社会。直到最近,人口增长和来自自然资源的收入下降也威胁到阿拉伯国家的社会契约。但科技能够生产和分配本质上的闲暇社会所需要的大部分商品和服务,现有社会契约其实还能得到强化而非破坏。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回到西方,科技革命似乎扩大了资本所有者和其他一切群体的差距。生产率一直在提高,而劳动占总收入的份额在下降。除了资本所有者,雅皮士和继承人组成的有闲阶级也占据了提高生产率的科技所形成的盈余的大部分。最大的输家则是低收入、低教育程度者。

但即使在这里,聚焦于人工智能对资本和就业的关系的潜在影响也过于短视。毕竟,民粹主义在许多西方国家应运而生,而失业率接近历史最低点。很有可能,当前的不满反映了对更好的生活质量而非更多的工作的渴望。法国“黄马甲”示威者一开始是因为提高他们通勤成本的政策而走上街头;投票脱离欧盟的英国人希望,向欧盟缴纳的资金可以用于国内公共服务。大部分反全球化和反移民论调诞生于对犯罪、文化变迁和其他生活质量问题的焦虑,而非就业焦虑。

问题在于,在西方社会契约下,渴望更多闲暇可能演变为互不相容的要求。选民想要更少的工作时间,更高的收入;同时又希望政府继续获得足够的税收收入来提供医疗、退休金和教育。毫不奇怪西方政治会陷入僵局。

幸运的是,人工智能和数据驱动的创新能够提供一条前进之路。在可视之为人工智能乌托邦的情境中,大国小预算的悖论可以协调,因为政府将具备以极小成本扩大公共品和服务的工具。

最大的障碍是文化:早在1948年,德国哲学家约瑟夫·派普(Joseph Pieper)就警告人的“无产化”,号召将闲暇作为文化的基础。西方人必须放弃他们所沉迷其中的工作伦理,以及根深蒂固的对“免费搭车者”的憎恨。他们必须开始区分体面生活所必须付出的工作,以及积累财富、赢得地位所需要的工作。前者完全可以取消。

只要思路对头,所有社会都可以构建一个新的人工智能驱动的社会契约,其中,国家将掌握更大比例的资产汇报,并将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所产生的盈余分配给居民。公有机器将生产出各种商品和服务,包括非专利药、食品、服装和住房,以及基础研究、安全和交通。

一些人将把这些支出视为没有依据的市场干预;一些人会担心政府无法满足公众对各种商品和服务的需求。但是,这样的观点都是短视的。从人工智能和自动化进步的速度看,国有生产体系——不间断作业——将拥有几乎去穷无尽的供给能力。唯一的限制是自然资源,这个约束将继续推动科技创新,寻求更加可持续的管理。

在人工智能乌托邦中,政府干预将是常态,而私人生产才是例外。私人部门将纠正政府或集体失灵,而不是政府纠正市场失灵。

想象一下,你穿越到2071年,即阿联酋成立100周年。从迪拜来到安特卫普的未来拉斐尔·希斯拉德会听说下面的消息:在我生活的地方,政府拥有并运作机器,机器生产大大部分必须商品和服务,让人们能够将时间用于闲暇、创造性和精神领域的追求上。关于就业和税率的一切担心都被扔进了历史。和也可能是你的世界。

https://prosyn.org/tynIW5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