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ewendo4_Mario TamaGetty Images_islandclimatechange Mario Tama/Getty Images

论以任务为导向的气候融资

发自哈博罗内——随着海平面上升,图瓦卢这个太平洋上的小岛国正在慢慢消失在水中。为此澳大利亚最近与该国签署了一项里程碑式的协议,为因气候变化而流离失所的图瓦卢人提供居住权——这是全球变暖的经济、地缘政治和人道主义影响不断显现的迹象。而图瓦卢可能消亡的最终命运则让我们得以一瞥这个正在迅速变暖的星球的未来走向。

然而许多政策制定者似乎未能意识到气候危机的跨境特性及其对所有国家的重大影响。研究表明有36亿人——几乎占全球人口的一半——目前生活在极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尽管对这一问题的促进作用最小,但那些全球最贫穷国家的民众——尤其是妇女、女孩和土著社区——却特别容易受其影响。

这些人口往往依赖自然环境生存,意味着他们的生活和生计更有可能被极端天气事件所摧毁。仅在过去十年中那些最贫穷国家因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就比三十年前增加了三倍,同时还逆转了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

发展中国家不能被丢在一边独自面对全球变暖的可怕后果。气候变化在当前和未来的影响严重性取决于世界是否有能力以对性别问题敏感和包容的方式推进集体适应、缓解和韧性构建目标。这些努力必须把人类福祉和我们地球的健康置于首位,意味着要利用土著社区所积累的知识财富。而同样重要的是它们都需要采用创新、高效、透明和公平的融资解决方案。

在去年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的损失与损害基金运行协议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该基金将向易受气候影响的国家提供财政援助。然而最初承诺的7亿美元金额与发展中国家在2030年以前每年满足适应性需求所需的2150-3870亿美元相距甚远。正如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西蒙·斯蒂尔(Simon Stiell)指出的那样,绝不能用损失与损害基金去“取代、或以此为由削减扩大适应资金规模的迫切需要”。

此外,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就必须在2030年之前每年投资约4.3万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这进一步突显了建立一个全面性适应框架(其中包括可用于确保从高收入国家获得资金的货币、质量和数量目标)的迫切需要。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气候融资方面取得的渐进进展步子还不够大。要实现符合弱势群体和土著社区需要的气候行动就需要采取一种以任务为导向且着眼于实现最有效和最公正转型的做法来为气候变化筹资。还有必要大幅增加对缓解和适应努力的投资。比如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各国政府都同意将可再生能源产能增加两倍并放弃化石燃料。要想成功就需要做出大胆而切实的承诺去增加转型融资。

非洲提供了大量表明气候融资仍然处于不公平和不足状态的证据。尽管温室气体排放的份额最小,但非洲大陆却受到了大得不成比例的气候变化的影响。然而尽管在2016-2019年间出台了各种旨在支持非洲大陆气候适应和缓解气候变化的倡议,此地却只获得了全球气候资金流的3%

非洲可以在定义和倡导进展方面发挥领导作用,甚至可以成为创新、高效和公平部署气候融资的典范。包括非洲进出口银行、非洲开发银行和非洲风险能力小组在内的非洲机构都是信誉良好的合作伙伴,在融资和驾驭非洲大陆的政治和经济环境方面拥有丰富经验。但我们必须尽可能快地缩小差距;气候冲击正在加剧萨赫勒(Sahel,撒哈拉沙漠与非洲中间的半干旱地带)等脆弱地区的紧张局势,加剧世界各地的大规模移民和安全关切,并扰乱全球供应链和贸易。

非洲有实施气候解决方案的想法、雄心和能力。比如我们已经确定了数十个准备就绪、只要资金到位就能启动的绿色项目。非洲大陆也是一些杰出女性的家园,她们正在领导对抗全球变暖的斗争。我也与其中一些拥有首屈一指奉献精神和专业知识的气候倡导者合作过。

全球南方在实现公正转型和构建气候适应能力方面拥有巨大潜力,唯一缺的就是资金。高收入国家政府、多边机构、私营部门和国际组织应提供必要的投资,同时确保妇女在制定气候融资战略时拥有发言权。但首先它们必须停止将对我们国家的投资视为一种风险——并理解真正的风险在于未能足够迅速地采取行动。现在是通过公正、公平和得到资金支持的框架去重建信任和重新考虑发展合作的时候了。

https://prosyn.org/G1GIgs6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