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lark14_GENT SHKULLAKUAFP via Getty Images_fishing GENT SHKULLAKUAFP via Getty Images

参与拯救海洋协议

奥克兰/马德里/维多利亚/安西皇家海滩—海洋覆盖了70% 以上的地球表面,产生了一半我们呼吸的氧气,养活了数十亿人,还提供了数亿个工作岗位。它还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超过 80% 的全球碳循环通过海洋进行。但这一宝贵的自然资源并非不可战胜。尽管海洋为我们提供了各种好处,但如今它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人为危机,威胁到它的健康和它维持地球生命的能力。

对海洋生物多样性的最大威胁是过度捕捞。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鱼类种群被过度捕捞,另有 60% 的鱼类种群被完全捕捞。每年,世界各国政府向有害渔业提供220亿美元补贴,这刺激了过度捕捞。这些补贴原本旨在支持沿海社区,但结果反而助长了不可持续和无利可图的捕鱼活动,耗尽了本地居民生计所依赖的资源。

这个问题并不新鲜。事实上,自 2001 年以来,世界贸易组织各成员一直试图通过谈判达成一项协议,遏制这些破坏性支付。世界领导人在 2015 年同意了可持续发展目标 (SDG),时重申了他们解决这一问题的承诺。根据SDG 14——其旨在将健康的海洋作为全球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核心——各国领导人在2020年承诺在WTO达成协议,减少渔业补贴。但他们错过了最后期限,新冠疫情的肆虐导致谈判放缓。

研究表明,如果世贸组织成员取消所有有害渔业补贴——最雄心勃勃的设想——那么到 2050 年,全球鱼类生物量可以增加 12.5%。这是额外的 3500 万吨鱼类,或2017年北美年度鱼类消费量的四倍多。而这是一个保守的估计。取消破坏性补贴真的意味着海里会有更多的鱼。

其目的不是取消渔业社区支持,而是以更有意义、破坏性更小的方式重新定向。即使协议不能消除所有有害补贴,也会为补贴计划创建一个问责制和透明度的全球框架。这反过来将刺激政府、渔业社区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对话,促进重新设计政策,在保护全球公域的同时更好地支持渔民。

此外,如果有实现它的政治意愿,那么协议是可以达成的。最近的谈判失败原因在于,在如何实现发展中国家补贴机制的灵活性,以及如何定义和执行关于非法捕鱼和可持续种群的规则方面存在分歧。但经过多次提议和讨论,现在摆在桌面上的综合草案既有遏制有害补贴的措施,也有对发展中国家的特定例外。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Subscribe

几天后,世贸组织第12届部长级会议将在日内瓦召开,现在应该达成协议了。如果不能达成协议,不仅会损害海洋和依赖海洋的人们的生计,还会削弱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并损害 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落实。相比之下,结束有害渔业补贴将减少对海洋的累积压力,提高其面对气候变化的韧性。

在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 (COP26) 之后,各国政府必须表明他们愿意使用一切可用工具来应对气候危机。即将召开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的意义前所未有地重大。多边贸易合作的未来岌岌可危;但最重要的是,就业、粮食安全和全球公域的健康也都岌岌可危。

这就是为什么来自世界各地的 33 位前政府领导人和部长与近 400 名科学家联手敦促世贸组织成员“利用他们的政治使命来保护海洋健康和社会福祉”。

各国政府已承诺将遏制破坏性渔业补贴。下周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将检验这一承诺的可信度。

本评论署名者还有:Axel Addy – 利比里亚工商部长(2013-18 年);Mercedes Aráoz – 秘鲁总理(2017-18)和秘鲁副总统(2016-2020);Hakim Ben Hammouda – 突尼斯经济和财政部长(2014-15);Herminio Blanco – 墨西哥贸易和工业部长(1994-2000);Maria Damanaki – 欧盟海事和渔业专员(2010-14);Eduardo Frei Ruiz-Tagle – 智利总统(1994-2000);Michael Froman – 美国贸易代表(2013-17);Tim Groser – 新西兰贸易部长(2008-2015);Enrique V. Iglesias – 美洲开发银行行长(1988-2005);Hilda Heine – 马绍尔群岛总统(2016-2020);潘基文– 联合国秘书长(2007-2016);Ricardo Lagos– 智利总统(2000-06 年);Pascal Lamy – 世贸组织总干事(2005-2013);Roberto Lavagna – 阿根廷经济部长(2002-05);Cecilia Malmström – 欧盟贸易专员(2014-19);Peter Mandelson – 欧盟贸易专员(2004-08);Sergio Marchi – 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1997 年);Heraldo Muñoz – 智利外交部长(2014-18);Pierre Pettigrew – 加拿大国际贸易部长(1999-2003),加拿大外交部长(2004-06),Tommy Remengesau, Jr. – 帕劳共和国总统(2001-09,2013-2021);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 西班牙首相(2004-2011);José Manuel Salazar – 哥斯达黎加外贸部长(1997-98);Susan Schwab – 美国贸易代表 (2006-09);Juan Somavia – 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1999-2012);Alberto Trejos – 哥斯达黎加外贸部长(2002-04);Allan Wagner– 秘鲁外交部长 (1985-88, 2002-03, 2021); Andrés Velasco – 智利财政部长(2002-06);Ernesto Zedillo Ponce de León– 墨西哥总统(1994-2000);和Robert Zoellick - 美国贸易代表(2001-05)。

https://prosyn.org/lpnU1fu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