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科学就是要允许犯错误

迄今为止,新的发现经常被当作是医学的主要目标。但是今天要取得新的发现实在是太容易了。任何人只要有一点点资金以及冰箱里存放着一些生物标本就能够取得数以千计的所谓的“发现”。

事实上,我们可以提出来的研究课题正以指数级的速度增长着。像一片指甲那么大的医学元件可以根据极少量的血测量出一个人一百万个不同的生物元素。由此马上可以提出一百万个研究课题。但是即便凭借正确的统计试验,几万生物元素会只是出于偶然而似乎显得很重要。然而其中只有很少一些是真正重要的。绝大部分这些初始的研究只会带来虚假的发现。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所以今天的主要课题是通过在不同的环境下重复这些“发现”来证明它们是否是正确的。需要有几个不同的研究小组运用通常的规则来一次又一次地证实它们是“成立”的。此外,所有的研究小组都必须同意不会只选择和报告那些看上去最吸引人的数据。如果只是加以选择地报告的话,那么我们最后只能得到由所有研究小组所发表的一长串完全错误的发现,而很少一些真正的成果却被淹没在这堆无法被重复的废物中。

事实上,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们可以认识到这种危险是非常大的。2005年7月我在《美国医学协会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即便是看上去最受人尊敬的研究发现也会经常被人驳倒。这是我在研究了在科学界中受到最广泛认同的45个临床研究成果后得出的结论,它们在过去15年间被其他科学家引用的次数最多。

即便是最最可靠的研究,比如说随机的临床试验也有四分之一的研究结果在被发表数年后被发现是错误的或者被潜在地夸大了。而在流行病学上(比如研究维他命、日常饮食或荷尔蒙与普通人群的健康的联系),五分之四最有威信的研究成果很快就被否定了。而在分子研究上,在研究未被广泛复制的情况下,被否定的比率有时会超过99%。

但是我们不应为此而惊慌。绝大部分的研究成果确实会被很快地驳斥和否定;事实上,这是科学要取得进步的一部分。我们应该习惯于这种情况。我们不应把科学证据当作教条,而是把它们看做有一定可信度的试探性的信息。

传播有着10%甚至是1%可信度的科学信息并没有什么错。有时,这就是我们所能拥有的最好的证据。但是我们应该习惯于认识到有些研究成果可信度很低,而另一些则可能会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如果科学家们能详细地描述他们做这个的出发点以及是如何着手去做的,也许他们自己就能公正地描述他们自己的工作的可信度。

科学是一项崇高的追求,但是要在科学研究上取得真正的进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它需要大量的时间、不断的努力、坚定不移的诚实、适当的资金和物质支持以及毫不动摇的持续投入。提出的科学进展需要得到独立的科学家认真的证实和复制。科学知识永远不会是最终的,而是处于不断的发展中。这正是科学最让人着迷的地方,并且它能培养人们的思想自由。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些原则对于那些严肃的科学家来说也许早已烂熟于心了,但是当科学信息被传播的时候它们却总是被人遗忘了。我们的社会充斥着膨胀的信息,这是许多人类的活动所固有的,例如娱乐、法庭、股票市场、政治还有体育,这些还不是全部,以便在大众文明的框架下获取更多的公众注意力。

但是如果要求科学也这样“宣扬自己”将会是危险的。夸大其词是与科学推理的主要特征即批判性的思考和对于证据认真的评定背道而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