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

罗马 – 有时发生的某些事情会给人类带来根本性的影响,但却常常被忽视。罗马在12月就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理事会决定,粮农组织的目标将不再仅仅是减少饥饿,而是消除饥饿、粮食不安全和营养不良。下一步将是把这一变更提交2013年6月由所有成员国参加的粮农组织大会批准。

对许多人来说,这个措辞上的小小变化似乎微不足道。批评者会说,设立这种没有时限的目标意义不大。其他人可能会认为,消除饥饿的想法本身便是无稽之谈,因为我们无法做到。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过去12年来,到2015年将饥饿人口减半这一千年发展目标是减少饥饿运动的主要驱动力。发展中国家饥饿人口的比例已显著下降 - 从1990-1992年的23.2%降至目前的14.9%。然而,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世界人口的增加,而不是实际饥饿人数的略有减少(从大约9.8亿减少到今天的8.52亿)。

“减半”的目标体现出较低的政治诉求,而且无疑会迫使另一半沦为生活在社会边缘和遭受疾病和过早死亡威胁的人。相比之下,巴西的零饥饿战略说明,将消除饥饿作为一项绝对目标,为激励政府各部门开展大规模协调行动和动员全社会参与一项真正意义上的国家行动来结束我们时代最不公平现象之一提供了强有力的手段。

可以肯定的是,满足全球不断增长的粮食需求并以可持续方式做到这一点,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将会越来越困难。必须利用技术来生产更多的粮食,而这些技术必须无损于我们子孙后代未来养活自己所需的自然资源;不会加剧给农民造成严重影响的气候变化进程;不会加速脆弱的农村社会结构的解体。

然而,这一挑战可能没有想象的那样令人生畏。人口增长速度将大大低于过去50年的水平;仍有很大空间来减少目前大量的粮食浪费。此外,希望随着人们收入的提高,他们更易于被说服,选择比发达国家的人更加健康和环保的膳食。营养不良带来双重负担 ,即饥饿与肥胖和因过度消费造成的另一种疾病糖尿病并存,这清楚地说明重新平衡全球饮食的重要性日益增加。

消除饥饿并不是��个全新的承诺。事实上,联合国粮农组织于1945年创建,其宗旨就是要建设一个“免于匮乏”的世界,而用其创始人的话来说,这“意味着消除饥饿并满足体面、自尊生活的一般需要”。

鉴于对战后几年出现的全球粮食短缺问题的普遍担忧,粮农组织和整个国际社会将重点主要放在粮食生产方面,而这一重点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基本上保持未变。所付出的努力取得了良好的回报:尽管世界人口增长速度惊人,从1945年的25亿增至今天的70亿,但是人均粮食供应量增加了40%以上。

但问题是,饥饿现象依然普遍存在;因此,我们现在必须将工作重点转移到确保人人都能获得充足食物方面。这要成为各国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并成为全社会追求的共同目标。

若要打破饥饿和营养不良的恶性循环,就需要利用对其他社会和生产计划的投资来辅助农业和农村发展(超过70%粮食无保障的人口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包括向最贫困家庭调拨少量但可预见的资金。如果政策得当,由诸如资金调拨,以及学校供膳计划、母幼营养补充剂等措施等支撑的粮食需求增长将为小农提高产量,从而改善生计创造机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6月份,联合国秘书长在里约+20可持续发展会议上发起了“零饥饿挑战”。粮农组织已接受了这项挑战,并正式将消除饥饿作为其努力方向。我满怀信心地期待着有越来越多的成员国政府作出承诺,以最快的步伐,朝着消除本国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目标迈进并帮助其他国家实现同样的目标。

任何时候将目标设定为彻底消除饥饿都是明智的。现在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