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确保可持续的未来

伦敦——当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写道“所有固体都融化成空气”时,他们的本意是就工业革命对固定社会规则的颠覆性转变打个比方。今天,他们的比方真的变成了现实:释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和其他工业污染物正在改变这个星球——对环境、健康、人口流动和社会正义造成了巨大的影响。世界正来到十字路口,我们在上述领域所取得的进步可能会不知去向。

2007,曼德拉成立长者会来化解上述风险,要求这一由前领导人组成的独立团体“向当权者说真话。”这恰恰是本月晚些时候联合国大会启动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时我们的任务。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可持续发展目标将接替从2000-2015年指导国际发展工作的千年发展目标。千年发展目标协助数百万人摆脱了文盲、疾病和饥饿,并使发展成为全球政治议程的核心议题。但其总体影响力还远远不够,特别是在冲突缠身的脆弱国家——而且他们并未将可持续发展写入目标。

可持续发展目标代表着巨大的飞跃,因为它们认识到需要协同解决的多重挑战——包括一切形式的贫困、性别不平等、气候变化和贫困治理——之间有着重要的联系。17项独立目标可能看似笨重,但其累积效应应该意味着没有漏掉任何议题和选区。可持续发展按照社会人士数十年来的要求最终被纳入到全球发展议题。

作为全球南北世界曾经的领导者,我们特别高兴可持续发展目标将适用于所有联合国成员而不仅是发展中世界。这样,我们希望它们能像为公正而战的公民弹药库的重要元素——世界人权宣言一样“深入普及”。

执行和问责才是关键。美好的承诺远远不够,领导者必须承诺付诸行动,民间社会必须提高警惕跟踪进展和指出不足。通常,首脑会议声明在代表回国后就烟消云散,短期的政治计算又重新占据上风。

这次,涉及的代价太过昂贵。今年可持续发展峰会和12月巴黎气候会议做出的决策将持续影响地球的未来。气候稳定是繁荣、脱贫与法治的基础。如果世界领导人在巴黎未能就将温度升高控制在两摄氏度以内的可靠措施达成一致,可持续发展目标将无法变为现实。

与化石燃料公司所说的不同,我们不必在脱贫和解决气候变化之间做选择题。事实上,气候变化的危险影响有可能对千年发展目标取得的成果造成威胁。我们有可能面对令人窒息的热浪、严重旱灾、灾难性水患和毁灭性森林大火的威胁。整个地区粮食生产有可能急剧下降。海平面上升,淹没主要城市和岛国。大量人口将流离失所,从而加剧现有的经济紧张和社会压力。

同时,基层组织与核心央行之间越来越就不平等严重威胁全世界民众生计和繁荣达成共识。全球化削弱了民族国家、地区集团甚至是各大洲间的社会契约。

不平等的解决方法绝非修筑城墙、囤积财富和污蔑穷人及弱势群体。可持续繁荣需要一切社会团体公平分享经济增长成果——特别当我们的社会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因此我们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第十项感到欢欣鼓舞,因为它承诺缓解国内和国家间不平等,而且所有目标都关注性别平等问题。

我们知道任何框架或程序都有其局限性。国际峰会对会场外的民众一向显得遥远而陌生。早在20世纪80年代,联合国委托撰写的所谓布伦特兰报告意在解决全球民众对破坏性环境、社会、经济趋势越来越深切的忧虑。该报告定义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并呼吁进行彻底变革。报告警告“除非我们能把自己的话翻译成青年人和老年人都能理解的语言,否则将无法推进修正发展道路所需的大范围社会变革。”

可持续增长和发展政策不能依靠强制命令;它们的设计和落实必须听取普通民众的意见和声音。要想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尽可能控制气候变化,需要推行旨在远离化石燃料驱动经济模式的大规模改革。公众的理解和赞同将至关重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领导人必须有勇气大胆决策,说明改革的必要性并以公正和有效的方式加以落实。他们无权剥夺子孙后代的美好未来。这已不再是选择题,而是必须防止灾难的发生。现在就要采取行动。我们决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