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型游牧民

摩加迪休—我关于童年的最早记忆之一是在Yaaq Bari Wayne我祖母家附近的小水沟里游泳的情景。Yaaq Bari Wayne是索马里湾地区南部平原一个满是铁皮顶土坯房的脏乱差的居民区。每逢大雨过后,这条小沟就会成为一个很深的三角形地裂,里面全是浑浊的雨水。孩子们趋之若鹜,从岸边跳入沟中,在浑水中潜泳,兴奋地大喊大叫。

其中许多都是游牧牧民的孩子,每年5月到7月,他们会南迁寻找更好的牧草。他们来的时候,用交错的树枝和五颜六色的幡子做成的棕色圆顶帐篷就会在城镇外围出现,活像成群结队的斑纹甲虫。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对我来说,游牧事件浪漫的事情,就像是美国狂野西部的牛仔。他们在地球最艰难的环境中跋涉数百公里,以骆驼奶和肉干为生,所有家当都在骆驼背上驮着。

但是,在过去二十年中,索马里牧民故事的浪漫色彩越来越少——复杂程度越来越大。牧民是饥馑、暴力冲突和环境的受害者,他们占据了22年内战数百万丧生者和2010—2012年大饥荒中丧命的26万索马里人的大部分。与此同时,牧民也是暴力和恐怖主义的实施者。

但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看待牧民,他们是幸存者、创业家、提供者和交通先锋。食品不安全和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威胁着全世界人民的生活,游牧的生活方式具有保护和拯救数百万人生命的潜力。

事实上,巨大的气候变化——将富饶绿色撒哈拉变成了荒芜的沙漠——在5000年前开启了东非的这一生活方式。放牧家畜让牧民得以在日益难以预测和具有挑战性的环境——气候干旱、资源匮乏——中创造生活。如今,撒哈拉以南非洲有大约5000万游牧民,和1.5亿农牧民,后者过着传统家畜放牧和某种形式的农业相结合的生活。

决策者常常将游牧视为过时的、不利于生产的生活方式,无法产生经济效益。但事实正好相反。游牧比传统牧场的生产率高20%。游牧民的市场精明程度也超出许多人的想象,据估计,非洲之角的活畜和肉类贸易规模可达10亿美元。

游牧民和农牧民用无法支撑传统农业的土地创造了肉、奶和活畜产品,养活了数百万人。事实上,根据经合组织的研究,他们产出了世界10%的肉产品;在一些地区,他们供应了60%的牛肉和70%的牛奶。

因此,游牧是一种基本生活方式,能够有助于人们克服粮食不安全——特别是在50%以上人口是游牧民的索马里。为了释放这一潜力,我们需要改善牧民获得市场资本、同时提振人力资源开发和产能建设的支持系统。

蒙古是榜样。该国的游牧民可以购买私人保险保护因干旱受到的家畜损失。类似地,可以通过建设微金融确保游牧民抵抗这类风险,从而提供资金实施灾后重建。为了进一步加强他们生活方式的稳定性和盈利能力,游牧民需要融入正式经济。有效的贸易网和进入牲畜市场将极大地提高他们的销量。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更便利地获得技术也是改善牧民经济前景的关键。在尼日尔,游牧民使用移动电话了解地区市场的最新商品价格,这使得他们可以在价格最高的市场卖掉骆驼,然后再价格最低的市场买谷物。在肯尼亚,兽医通过短信向游牧民发送疾病爆发预警,提供疫苗接种信息。

向游牧民提供这类支持系统将是推进经济发展、增强粮食安全、减少索马里和其他地区粮食援助依赖的有效战略。事实上,对许多国家来说,游牧民——焕然一新的无畏创业家——可以成为确保繁荣未来的关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