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发展的数字鸿沟

斯托克霍姆—9月25日,全世界领导人将齐聚纽约,启动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DG由17个目标(goal)和169个相关小目标(target)组成,它们是一系列政治谈判的结果,将为未来15年实现国际社会的最重要的大目标(objective)——“结束任何地区、任何形式的贫困”奠定基础。

SDG是高尚的,当然也非常宏大。但是,在这个科学和技术深刻变革的时代,它们仍显得非常传统。信息技术——本世纪的代表性社会和经济发展趋势——只是略有提及(在一个次级小目标中)。整套SDG中没有任何一处涉及到方兴未艾的连通性、信息和数据大爆炸在结束贫困方面可以起到怎样的革命性作用。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毫无疑问,信息技术对经济增长具有重大影响。政府、政客和跨政府组织必须利用好互联网的潜力,使服务于全球发展和个体赋权。

过去几年中,关于安全和治理的问题主宰了网络政策的讨论。这不无道理:这个话题范围甚广,从网络空间中的国家行为国际规范到网络犯罪和日益增加的审查等挑战无所不包。但同样明确的是,将从正在展开的信息革命中获益最多的国家是那些将目光聚焦在真正的好处上的国家:利用这一技术大爆炸强化经济、改善公民生活。

世界银行的一份2009年的研究发现,固定宽带渗透率增加10%能够提振发展中经济体GDP增加1.4%左右。这些发现可能大大低估了这项技术的影响;毕竟,许多发展中国家移动宽带迅速普及,而移动宽带的力量比这份研究所处的时代大得多。

亚洲和非洲的事实最能说明问题。今年,亚非两洲加起来贡献了全球智能手机增长的四分之三。在未来五年,智能手机用户将从29亿增加到77亿,其中80%的新用户预计将来自亚非两洲。

发展中世界广泛采用信息技术开启了无限种可能;而我们才刚刚站在起点。数据分析已经在西非与埃博拉的战争中派上了用场,移动电话网络也已经被用于给整个发展中国家得不到银行服务的人口带去现代银行服务。这些新技术实现了个人赋权——特别是给快速增长的年轻人口——也让经济和社会发展走上了康庄大道。

事实上,移动连通性也许是新兴非洲和亚洲几十亿人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发展工具。当然,数字鸿沟将仍然存在。但是,这一鸿沟将日益从地理鸿沟变成代沟。不出十年,非洲的年轻人将获得与欧洲和北美的年轻人一样的连通性。这将给全世界带来深远变化。

大问题是政府是否认识到这一发展趋势的潜在力量。如果SDG可以作为一个指标,那么答案也许是否定的。世界即将采取的目标和小目标并不能充分反映这一时代变化的重要性。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缺乏清醒的认识也反映在将与12月举行的联合国关于互联网和发展的国际政策的高规格会议的准备工作中。这次会议将评估自2005年世界信息社会峰会(World Summit o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所取得的进步,是一个三年的谈判过程的高潮。不幸的是,关于互联网治理和网络安全等问题的政治争论主宰了会议的准备工作,而对于一个开放的、有活力的、自由的互联网所能带来的革命性影响,却鲜有讨论。

政府已经被不断进步的企业家和创新家抛在了身后。但实现这项新技术潜力的最大化需要稳定而可预测的经营环境,以及对基础研究的支持,而这些条件只有政府才能提供。世界领导人应该将互联网的潜力作为发展日程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