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破坏有利于可持续发展

日内瓦—几十年来世界领导人的不情不愿让快速、平稳、有目的地朝可持续发展的转型看起来已不再可能。事实上,纵观人类历史,如此巨大的变化常常是环境迫使世界做出改变,而领导人总是专注短期考虑,如政治动荡和经济停滞等,直到他们的经济和社会面临严重破坏。

但这并不是宿命。决策者可以制定方案,利用当下的挑战引导向更加可持续、更加包容的未来的转变。

今年是“可持续发展之年”,为我们提供了这一方面的理想机会。在3月份的日本仙台高级别会议和7月份的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高级别会议上,世界领导人将追求更紧密地合作以降低灾难风险(仙台)、动员发展金融(亚的斯亚贝巴)。9月份,联合国将发布可持续发展目标,作为2030年前全球发展措施框架。

此外,12月还将迎来全球气候谈判临界点。世界领导人将齐聚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而即将到来的G-7和G-20峰会日程也将纳入抵御气候变化的措施。

这些多边框架能促进进步。事实上,没有它们,去年的中美减少碳排协议等协议——更不用说“我们需要商业”(We Mean Business)等动员商界的计划了——就不可能发生。尽管如此,如奥尔森(Mancur Olson)的著名论断所言,推动集体成功的各方的个体利益。

比如,中国最近提出要可持续发展,这符合地球的长期利益,推动它这样做的是空气、水和土地污染所造成的国内挑战。中国政府没有选择在不断增长的破坏中沉沦,而是决定加速向充满活力的绿色经济转型,即使这意味着资产搁置和放任不适合中国的变化的需要的企业破产——这一方针将带来长期竞争优势。世界其他国家也应该认识到让短期破坏推动而不是制约可持续发展日程的好处。

For just $1, you can unlock a three-month trial subscription to PS Digital.
PS_Digital_1333x1000_Trial-Offer_June-7-2024

For just $1, you can unlock a three-month trial subscription to PS Digital.

With your trial Digital subscription, you would enjoy full access to our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the full PS archive, and all of the newest insights from PS contributors on economics, politics, and more.

START YOUR TRIAL NOW

一个已经显现出这一机会的领域是金融改革。目前的历史低利率应能鼓励长期投资,因为这降低了当前的资本成本。但新金融监管框架——如旨在降低银行业风险的巴塞尔III和欧盟降低保险公司风险的偿付能力II(Solvency II)——在无意中制约了这类投资。这有碍于短期提振就业的措施和可持续发展的长期目标。

这并不是宿命。联合国环境署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份简报中强调,拯救金融业于其自身可以加速向可持续发展的转变。比如,如果监管者降低向环境恢复力高、环境友好型投资项目的贷款的资本要求足,有效的风险管理和更长期的政策目标就能更好地协调。类似地,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不断膨胀——短期危机响应措施带来的结果——可能通过再融资安排用于提振绿色投资。进一步的量化宽松(如欧洲央行的措施)可以被引向更加绿色的资产支持证券。

甚至消极信号也可以缓和和利用。政府不应该放任低油价鼓励消费,而是可以抓住机会部署政治上可行的小规模能源或碳等价税——许多经济学家和发展专家,包括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和克马尔·德尔维什(Kemal Derviş)都支持这样做。这一税收不但能维持引导社会走上更加可持续的能源路径的价格信号;还可以提供收入并引导这些收入用于就业创造和长期绿色投资,从而撬动私人资本。

类似地,中央银行的宏观审慎行为——大部分是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采取的——可以专注于金融业的长期风险,包括气候变化、环境政策和破坏性清洁技术的累积影响。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率先采取了关于气候变化对英国保险业的影响的审慎评估。其他机构——包括国际清算银行、金融稳定委员会和G-20等多边机构——也应该效仿。

如今,世界需要的是愿意弥合萎靡的短期需求和值得追求的长期结果之间的差距的领导人。世界领导人不应该被当下缠住,而是应该讲2015年视为一次确保今天的破坏性危机为明天的可持续繁荣打下基础的机会。

https://prosyn.org/8YCb2l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