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可持续发展之年

纽约—2015年是我们这一代人让世界通往可持续发展的最佳机会。7月到12月间的三次高级别谈判可能重塑全球发展日程,并给全球经济运转的关键变化以重要的推力。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他的《尊严之路》(The Path to Dignity)报告中呼吁我们采取行动,可持续发展之年已经开始。

2015年7月,全球领导人将齐聚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制定全球金融体系改革。2015年9月,他们将再次齐聚一堂批准指导2030年前国家和全球政策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而在2015年12月,领导人们将在巴黎汇合,实施一项全球协议阻止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的危险的增加。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这些峰会的基本目标是让世界走上可持续发展或可持续包容增长之路。这意味着增长带来平均生活水平的提高;意味着增长让收入分配各部分的人都受益而不是只对富人有好处;这意味着保护而不是破坏自然环境。

世界经济在实现经济增长方面颇为擅长,但它无法保证繁荣得到平等共享和环境可持续。原因很简单:世界最大公司毫无忌惮——并且相当成功地——追求自己的利润,常常以牺牲经济公平和环境为代价。

利润最大化不能保证收入的合理分配,也不能保证地球的安全。相反,全球经济把大量人民甩在身后(包括最富裕国家的人民),而拜人为导致的气候变化、污染、水耗竭和无数物种的灭绝所赐,地球本身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可持续发展目标基于快速深远的变化的需要。正如约翰·肯尼迪在半个世纪前所言,“更加清晰地定义我们的目标,让目标变得更加易于管理、不再可及,如此,我们可以帮助所有人看到这一目标,从这一目标中汲取希望,并坚持不懈地朝这一目标努力。”从本质上说,这也正是潘基文对联合国成员国们所要说的话:让我们清晰地定义可持续发展目标,从而启发全世界公民、企业、政府、科学家和公民社会朝这些目标努力。

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主要内容已经达成了一致。联合国大会的一个委员会指定了17个目标领域,包括消除极端贫困、确保全民教育和医疗,抗争人为气候变化等。联合国大会总体支持这些当务之急。关键的剩余步骤是将它们转化为可执行的目标组。2012年,当可持续发展目标首次提出时,联合国成员称它们“应该是行动导向的”、“容易沟通的”、“数量有限的”,许多政府希望围绕17个当务之急领域指定总共10—12个目标。

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深刻改革全球金融体系,这也是7月的发展金融会议(Conference on Financing for Development)的主旨。我们需要引导资源远离武装冲突、富人纳税漏洞和花在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开发方面的浪费花销,投入医疗、教育、低碳能源以及更大力度的反腐和打击资本外逃活动等当务之急上。

7月的峰会将试图让世界各国政府承诺配置更多资金用于社会需要。该峰会还将研究确保发展援助投向穷人的更加办法,学习抗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等成功计划的经验。一个此类创新应是新的全球教育基金(Global Fund for Education),以确保各地儿童都上得起学,至少上到初中水平。我们还需要更好的办法引导私人资金用于可持续基础设施(如风电和太阳能)。

这些目标都是可以实现的。事实上,对我们来说,它们是唯一的可以停止将数万亿美元浪费在金融泡沫、无意义战争和环境破坏型能源上的办法。

7月和9月的成功将给明年12月的巴黎气候变化谈判带来动力。关于人为气候变暖的争论看起来无休无止。自22年前里约地球峰会(Rio Earth Summit)签署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这方面的真正行动进展少之又少。因此,2014年也许将是有历史纪录以来最暖的一年,也是灾难性干旱、洪水、高影响风暴和热浪频发的一年。

2009年和2010年,世界各国政府同意将全球气温升高幅度限制在前工业时代水平以上2℃内。但若以当前趋势计算,到本世纪末将升高4—6度——如此幅度的升温足以破坏全球粮食生产、极大增加极端天气事件的频率。

要想让升温幅度限制在2度以下,世界各国政府需要明白一个核心概念:世界能源体系的“深度去碳化”。这意味着一个决定性转变,从排碳能源资源(如煤炭、石油、天然气)转变为风能、太阳能、核能和水电,若要继续使用化石燃料,也要采取碳捕捉和储存技术。肮脏的高碳能源必须让位给清洁的低碳和零碳能源,并且所有能源的使用效率都必须提高。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若要在明年12月形成成功的气候协议,就必须重申两度的升温上限;必须包含2030年前国家“去碳化”和2050年深度去碳化“路径”(或计划)的承诺;必须出台政府和企业联合进行的改善低碳能源技术运营表现得大规模全球计划;必须提供大量可靠金融援助帮助穷国面对气候挑战。美国、中国、欧盟成员国和其他国家已经表现出有意向这一正确方向前进的信号。

可持续发展目标可以造就一条通向技术先进、社会公平、环境可持续的经济发展的道路。明年三大峰会上的协议无法保证可持续发展的成功,但显然能够引导全球经济通向正确方向。这是我们这一代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