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合成生物学的差劲赌注

拉斯维加斯——拉斯维加斯似乎是发动一场冒险的企业赌博,毁掉数以百万计小农生计的恰当地点。本月早些时候,国际食品巨头嘉吉选择该市著名的拉斯维加斯大道发布它所期待的下一代重磅产品:与甜叶菊有着相同成分的甜味剂EverSweet

但尽管嘉吉依赖甜叶菊进行促销宣传,EverSweet却不含一丁点植物成分。嘉吉公司这种新产品是合成生物学的成果,合成生物学是基因工程的一种,即用转基因生物制造永远不可能自然合成的化合物。EverSweet是一种生物工程酵母制成的化合物,它的甜味并非来源于甜叶菊。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合成生物学是高科技,但也可能伴随着高风险。即便吸引了数亿美元的投资,但由此引发的国际关注也一天胜似一天。很显然,嘉吉只字不提它使用有争议的技术;相反,这家公司将EverSweet说成是“特制的烘焙师酵母”,好像配方出自几个世纪前的巴伐利亚乡村。

对这种基因工程食品成分所带来风险——这些风险不同于其他类型的转基因食品——的认识仍处于早期阶段。欧盟科学委员会最近的结论是尽管用于转基因生物风险评估的手段理应适用于合成生物学的某些方面,但在特定情况下可能需要新的方法来评估这项技术是否安全。

但有一个领域的危险已经显露无遗:那就是实验室化合物取代种植甜叶菊所造成的经济损害。巴拉圭土著瓜拉尼人种植使用甜叶菊长达几个世纪之久。��分出于对肥胖诉讼的恐惧,近来这种植物正在食品行业引发热潮。随着可乐及百事等大品牌积极宣传含甜叶菊成分的可乐饮品自然健康,这种植物的种植面积呈爆炸式增长。分析师预计甜叶菊市场 2017年将达到2.75亿美元的规模。

巴拉圭、中国和美国,以及紧随其后的肯尼亚是全球甜叶菊生产的领导者。2015年初,玛丽安·贝西(代表ETC集团)会见肯尼亚的甜叶菊种植户,了解他们怎样看待来自合成生物学的竞争。他们对此非常担忧。寡居的Ann Nduta Kanini是八个孩子的母亲,出售甜叶菊让她能够送孩子上学,并为家人购买食物。当我们问另一位小农Paul Mwangi Kigaa嘉吉使用合成生物技术会对他和他的邻居造成何种影响,他回答说“在他们工厂里种植甜叶菊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此外,当局积极鼓励贫困农户投资甜叶菊,因为甜叶菊种植有助于维护脆弱而独特的生态系统。在对全球主要风险的年度调查中,世界经济论坛强调“发明高价值农业出口产品廉价的合成替代品...可能会突然间破坏脆弱的经济,夺走农民所依赖的收入来源。”

理应担忧的也不止是种植甜叶菊的农民。合成生物技术正在取代或可能替换的产品包括香草、藏红花、椰子油、广藿香、橄榄角鲨烯和玫瑰油。事实上,世界最大的化妆品、调味剂和香料公司正期望合成生物技术帮它们取代超过200种天然植物提取物。据国际精油和香料贸易联盟(IFEAT)统计,上述植物产品中约95%为小农生产,为全世界某些最贫困群体带来了迫切需要的现金收入。

幸运的是,消费者越来越了解合成生物学所带来的风险,并且企业正在对此做出回应。今年早些时候,标志性冰淇淋品牌班杰利承诺不使用任何合成生物成分作为生产原料。同样,哈根达斯也确认不在冰激凌中使用以合成化学方式生产的香草香精。此外,在成千上万愤怒的消费者向天然清洁用品品牌艾克佛请愿后,该公司迅速取消了一项在洗衣粉中采用合成生物海藻油的试验项目。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上述事件不太可能是孤立的。影响力日渐扩大的非转基因项目组织已经裁定贴有其标签的33,000种产品不允许采用合成生物技术。此外,欧洲甜菊协会(EUSTAS)已经表达了对EverSweet可能损害甜叶菊天然安全声誉的关注

笼罩在合成生物技术周围的乌云或许在嘉吉阳光明媚的产品发布会上并不那么明显。但因为与贫困农民竞争和误导消费者其所含成分的出处,EverSweet和其他合成生物技术正在产品链的两端制造痛苦。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从维加斯开始的势头必须在那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