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杀人森林

纽约—埃德温·查塔(Edwin Chota)在他为保护而斗争的森林中被杀害了。在收到他位于亚马孙热带雨林深处的小村周围非法伐木者的死亡威胁后,这位秘鲁环境活动家向他的政府求助。但是,9月,他和其他三名秘鲁阿什宁卡(Ashéninka)社区主要成员仍然遭遇伏击,在前去会晤来自巴西的环保同道的丛林小路上被枪击。查塔的遗孀花了六天时间经水路来到地区首府报告了查塔的死讯。

查塔之死提醒我们,世界最偏远地区的地方活跃分子在捍卫他们的社区免遭开发和工业化时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对自然资源的全球需求日益上升,土著民族基本上得不到任何保护,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土地、森林和河流被摧毁。他们还极有可能遭遇谋杀,而杀人者可以逍遥法外,有时候甚至与政府狼狈为奸。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秘鲁是一个显著的例子。根据活跃分子组织全球目击(Global Witness)最近发布的报告,秘鲁的环保活跃分子被杀情况位居世界第四(仅次于巴西、洪都拉斯和菲律宾),2002—2013年有58名秘鲁活跃分子被杀。秘鲁有一大半国土仍被雨林覆盖,但这些森林正在以日益加快的速度被砍伐以满足对木材和相关产品的贪婪需求。

尽管世界银行估计80%的秘鲁木材交易为非法,但当局仍实施了立法让投资者更加容易进行农业、矿产和伐木业务。人们呼吁政府满足土著民族对其先祖的土地予以法律承认的要求,但政府置若罔闻。

不幸的是,这一现象并不局限于秘鲁。根据全球目击组织的数据,2002—2013年,35个国家的900多人因为保护环境或捍卫土地权利而丧生。最近几年来,死亡数字显著增加。从全球看,平均每两周就有一名活跃分子被杀。由于这些死亡常常不被报告,真实数字可能要高得多。只有十起这类案件的袭击者被绳之以法。

查塔这样的环境活跃分子的死亡并不是偏远的野蛮之地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纷的结果。他们的死亡是发达世界对硬木、棕榈油、橡胶、天然气、牛肉等产品的无尽需求和这些产品的供给市场监管不力的直接后果。来自一颗热带雪松的木材可以在美国卖到9,000美元。一棵红木可以卖到11,000美元。这些数字足以在穷困农村地区引起谋杀。

秘鲁已承诺要保护它的森林,目前森林覆盖了秘鲁60%的国土,也是世界上最大、保护最好的森林。土地使用和森林相关活动占了秘鲁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一半,今年早些时候,就在查塔被杀前几周,秘鲁或政府与挪威达成协议,挪威当局同意,如果秘鲁能够遏制森林采伐,就将在未来六年中向秘鲁支付最多3亿美元。

但宽松的法律、拙劣的执法、根深蒂固的腐败以及秘鲁300,000土著民族土地权利的疲软有可能让挪威的良好意愿落空。保护土著的土地权利是遏制森林采伐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但秘鲁有2,000万英亩的土地权利主张有待政府确认。这些社区需要更好的支持和保护以保持他们的森林不受影响。

下个月,秘鲁将举办重要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保护世界森林的措施预计将是中心议题——尽管挺身阻挡在森林采伐道路上的人正在惨遭杀戮。秘鲁政府应该认识到环境保护者十分脆弱,支持他们所保护的土地权利。

这意味着加大打击非法采伐和严重腐败的力度、改善森林治理(该内容被写入了美国-秘鲁自由贸易协定)、废除削弱环境保护的现行法律。否则会如何很清楚:更多秘鲁环保先驱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