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同一个地球、同一片海洋

纽约——人们刚刚开始完全理解海洋和大气之间的关系。就像兄弟姊妹一样,我们头顶的天空和周围的海域拥有许多共同的特点——当前最显而易见的是需要得到我们的保护。我们是执行天空及海洋保护计划的姊妹兄弟——上述计划将决定现在和未来几代人时间里数百万兄弟、姐妹、父亲、母亲、朋友、邻居以及各式各样陆地及海洋生命的未来。

幸运的是,各国政府开始意识到所面临的挑战,并有望在年内签署两项重要协议——或至少在这方面取得进步。其中一份是保护国际水域海洋生物的全新全球公约,而另一份则是保护大气的气候变化协议。上述协议将与全套可持续发展目标一起作为关键路标,指引未来15年及其后世界各国经济的前进道路。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拟签署的协议诞生于国家、城市、企业和民众为保护气候及海洋付出非凡努力之际。可再生能源年度投资大大超过2500亿美元,很多国家对绿色能源生产的投入可以和化石燃料投入相媲美。

比方说我的祖国哥斯达黎加,目前可再生能源占比80%。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正在迅速扩大,煤炭消费量较之2014年同比下降2.9%。此外,人们已经意识到在近海增设海洋保护区和实行可持续捕捞的必要性,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利用能强化官方监视及跟踪非法捕捞能力的技术进步来达到这一目的。

研究气候变化的科学家已经找到了问题的处理方法,即选择一条明确的道路,并在不同阶段设立里程碑。今后十年我们必须让全球排放量达到峰值,之后快速加以��减,并在本世纪下半叶建立起排放和地球自然吸收能力之间的平衡。

海洋有史以来一直在上述平衡中起到重要作用。作为天然碳汇,它能吸收每年人类活动所排二氧化碳的约25%。但我们正在过度利用海洋的吸纳能力。海洋中溶解的碳已经改变其化学成分,自工业革命以来已导致酸度上升30%。就我们所知,变化速度比过去6,500万年中的任何时候都快,并且很有可能超过过去3亿年的速度。

如果二氧化碳排放仍未得到控制,将进一步加快海水的酸化速度——这对海洋生物造成的影响是致命的。随着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进入到全球水域,众多海洋动植物赖以形成其壳体和骨骼的碳酸离子浓度将大幅降低。如果二氧化碳浓度继续以目前的速度上升,科学家预计到2018年约10%北冰洋水域的腐蚀性将足以溶解海洋生物的壳体。其他很多海洋生物未来也非常相似。

国际协议成功的最佳条件是当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趋势像现在这样形成合力,从而催生出人类和我们所共享的这个星球间未来和新关系的崭新视野。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无论海洋还是气候都需要全球性、可靠、可度量、可操作的计划来为其提供保护。我们零散的海洋保护区必须从目前仅占海洋面积的1%发展为真正的全球性网络。

上个月,来自13个加勒比国家及政府的首脑呼吁签署列举现有及新兴影响的有效的全球协议。这份清单十分令人恐惧:包括“更频繁的极端事件、更强降雨及降雨模式改变、更严重的海洋酸化及海洋变暖、珊瑚白化、海平面上升、海岸侵蚀、地下水盐碱化、新型传染性疾病加速出现、农业生产力降低以及对渔业传统的破坏”。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上述威胁证明有必要对提供气候、海洋生物保护及可持续管理的国际规则进行拓展。就像没有哪份海洋生物保护协议能凭一己之力使海洋更加健康一样,预计12月将在巴黎达成的气候变化协议也不可能大笔一挥就解决问题。但重要的是我们要建立固定的政策通道,以确保所有国家为保护地球出力,并帮助弱势群体对已经开始显现的环境恶化影响进行调适。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