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停止为气候灾害承保

佛蒙特州雷普顿——上个月,英国从工业革命开始以来,第一次整整一天都没有产生煤电需求。这是个了不起的消息——它是未来的标志,因为开启人类长达几个世纪与黑色矿石漫长罗曼史的国家现在正在向前迈进。

就像电子邮件取代传真和煤油取代鲸鱼油一样,煤炭也会被更新形式的清洁能源所取代。而且这种过渡正在加速成真,如果强大而万能的保险业能够起到其应有的作用——也许这种变化的速度至少足以让我们延缓气候变化的脚步。

通过承保工业社会发展和推动工业发展的煤炭,保险业对工业革命起到了至关重要、但却往往被人忽视的作用。亨利·福特曾注视着纽约的天际线感叹:“只有保险公司才能让这一切成为可能。如果没有保险,就没有摩天大楼。没有哪个投资者会出资修建一根烟头就能烧成一片废墟的建筑物。”

凭借在大范围投资组合中分散风险的能力,保险公司几个世纪来一直是高风险活动的推动者。他们同样促成了人类历史上风险最大的活动之一:全球变暖。

尽管保险业代表在公众面前宣布了他们控制气候变化和确保地球宜居的决心和热情,但在背地里他们的代理人仍然忙于创造财务魔术,为燃煤电站、石油钻井平台、焦油砂项目、天然气管道和其他污染性项目提供承保服务。如果没有世界各地保险企业所提供的服务,其中许多项目都有可能胎死腹��。

保险公司同时是全世界最大的资产所有者。截至2014年底,他们所管理的基金估测为31.1万亿美元,保险企业几乎占据了全球经济所有机构资产1/3的份额。

这些企业有多少资金沉淀到化石燃料领域很难考证。但有一点非常明确:为了防止地球温度比前工业化水平升高超过2摄氏度,从而避免全球变暖失控,我们需要停止开发绝大部分煤炭、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尽管保险企业对气候科学的深刻理解使得他们成为商界公开承认气候变化并呼吁采取措施的首批行动者,但该行业依然扮演着化石燃料项目的主要推动力量。保险企业创造并保持着一个违反常理的循环,即在推动导致全球变暖项目的同时为这些项目提供避免不利气候影响的承保服务。

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对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早期认识,保险业的浮士德交易迄今为止成功避免了来自压力团体的审查。但这种情况即将发生变化。

上个月末,法国保险巨头安盛集团宣布将停止向煤炭营业额占比超过50%的企业提供承保服务。安盛稍早时候作出从上述企业撤资的决策是这种变化的基础。

这是剥夺煤炭行业承保权的一个关键步骤。事实再清楚不过:化石燃料不仅驱动了灾难性的气候变化,而且促成了其他太多威胁,因此坦白地讲,为新煤电企业和矿山承保是悍然挑衅合理的财务风险管理服务。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杀手,每年通过空气污染导致成百上千万人丧生,加之海平面升高,极端天气增加,煤炭燃烧应当被排除出容许借贷的范畴。

安盛集团基于无可争辩的事实和对未来的现实理解做出了这项合理的决策。毕竟保险业的理论基础是未来在某种程度上与过去相类似,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预测。但如果我们不断加热所生活的星球,就不再存在这样的假设。沿海财产保险公司已经无法确定海平面能升到多高,以及未来风暴的强度。

无论在道义还是经济方面,其他人现在都应当学习安盛的榜样,清醒地认识到不能为化石燃料提供承保服务。对这些企业——和我们其他人来说——最好的保险是将化石燃料留在它们本来应该存在的地方:地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