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gee1_Diego Baravelli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first natiosn Diego Baravelli/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建设健康地球需要原住民参与

温哥华—2019年5月,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的里程碑式报告向描绘了我们地球“健康”状况的严峻局面。目前大约有一百万种动植物物种面临灭绝的威胁,而其中有许多物种在几十年内就会灭绝。这一数量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多。污染正不断加剧,土地退化正在加速,我们还远远没有实现保护生物多样性和实现可持续性的全球性目标。

尽管媒体特别强调了报告里的可怕警告,但他们基本上错过了该报告另一个关键发现:原住民和地方社区拥有、管理和使用的土地及水域,比那些没有拥有、管理和使用的要 “健康”得多。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原住民在解决生物多样性危机方面,可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直到最近,关于环境问题的国际讨论才开始承认原住民群落的作用。过去一年,196个《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缔约方的代表参加了很多次研讨会,目的是制订一项新的国际协定。该协定为扭转生物多样性下降的情况、可持续地利用生态系统,并确保它们所带来的惠益平等分享而制定了共同目标和指标。在最近讨论2020年后框架草案时,缔约方承认了将原住民纳入这一进程的重要性。这显然是对《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的明确表态。该宣言促进我们充分、有效地参与所有与我们有关的事务。

然而,实际上,原住民在生物多样性研讨中继续发挥着非常有限的作用。2月,在罗马举行的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不限成员名额特设工作组第二次会议,就是一个很好例子。我们坐在会议室的后面,听着代表们强调原住民文化对保护自然的好处,也聆听了关于我们对丰富生物多样性领土权利合法性的辩论。我们不懈地努力说服各方将我们的拟议文本列入正式会议记录。虽然最终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解决生物多样性危机的举措还远远不够。事实上,我们没能听到任何建议可以激发我们这个星球急需的根本性转变。

在以前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从事森林工作的职业生涯中,我亲眼看到了(实行)不可持续的林业措施所造成的破坏。这反映了人们对自然的功利态度:地球及其生态系统仅仅是物质财富的来源。这种做法对原住民知识、文化和法律是一种诅咒,也正是这些因素解释了我们对环境管理的卓越记录。

原住民与土地、水、空气和其他自然资源的联系,深深植根于我们的文化和传统之中。我们举行仪式,以表示我们对生存所依赖的自然馈赠的感激和尊重。这让我们深刻理解,并为我们作为大自然的管理者和守护者的职责和责任作出承诺。我们知道,我们需要自然,正如它也需要我们。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我认为,世界未能接受人与自然整体统一的观点,这是生态不平衡的根源,正把地球推向毁灭。我们不能继续犯同样的错误。这意味着我们应该通过和加强《联合国土著人民权利宣言》所载的承诺来保护原住民的权利,并让我们充分参与对我们有影响的问题的讨论。

加拿大就提供了一个很有前景的例子。去年11月,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政府颁布了执行《联合国宣言》的法律法规,规定了我们对土地和水域、资源和自决的权利。该省现在需要采取同意型 (consent-based)决策模式,并在影响我们权利的任何立法或政策变化方面与原住民展开进一步合作。联邦政府将于今年年底在全国范围内推行这项立法。

更多的国家应效仿这一榜样,在法律框架中规定原住民自行管理领土和实践知识的权利。这就意味着承认我们的政府和法律,这对确保我们的知识通过世代相传的形式,造福于生物多样性至关重要。

它还意味着废除旨在压迫原住民的种族主义法律。这些保护措施将大大有助于加强我们社区的恢复能力,保卫我们长期以来保护的生态系统,有时甚至是我们的生命。

但是,如果要真正保护生物多样性,这种做法必须在国际层面得到反映。《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缔约方将于明年5月举行在线或线下会议,最终确定下一个十年及以后的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这将决定世界上仅存生物多样性的命运。其中,有80%的生物多样性受到了原住民的保护。

会议主席在各方的支持下,必须允许原住民提出书面意见。除非有一方公开提出反对,否则必须将其列入联合国文件,而不是再次将我们降为观察员。原住民是这个星球最初的管理者和守护者。我们知道如何保护它。现在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听取我们意见的时候了。

https://prosyn.org/onK2Ul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