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创造低碳未来的正确激励机制

柏林——上个月世界领导人在巴黎达成的气候协议得到外界的广泛称颂,因为协议雄心勃勃地设定了将全球气温控制在比前工业化水平提升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但尽管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但也仅仅是最初的一个步骤。决策者现在必须找到实现目标的方法——完成这项任务绝非易事,因为让传统智慧始料未及的是,传统能源成本节节攀升无法再对朝向低碳未来的过渡起推动作用。

乍看上去,负面经济激励的逻辑似乎非常可靠。如果驾驶高耗油车越来越贵,人们这么做的可能性或许将会变小。但燃料价格变化的影响具有局部性和延迟性。尽管从长远看司机可能购买更省油的汽车,但从短期看,他们削减其他类型开支抵消油价上涨的可能性更大。在解决气候变化这样紧迫的问题时,凯恩斯“从长远看,我们都死了”的名言显然适用。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而且,即使消费者采取有效对策,但化石燃料价格很大程度上由高度金融化的市场所决定,因此波动性极大。过去18个月石油价格急剧下降就是例证。不仅油价下降本身未能刺激削减消费;而且还破坏了开发替代能源的积极性。投资太阳能发电或许在油价超过每桶100美元时颇具吸引力,但当油价跌到每桶50美元以下吸引力就小了很多。

可以想象决策者会增税来抵消油价下降。但这样的上涨有时(比如说现在)需要涨幅巨大。采取像市场波动般飘忽不定的政策绝不是好办法。

碳定价机制也可能遭遇类似的命运。欧盟的低碳价已经实行了好几年,现在市场参与者似乎随大流地认为碳价会延续这样的状况。但无法保证自由排放权交易不像其他金融市场那样运作,从而导致二氧化碳价格剧烈波动。如果预期突然改变,人们也可能掉转头向相反的方向狂奔,从而导致二氧化碳价格大幅升高。

靠价格方法缓解气候变化的另一个问题是没有考虑到市场创造反向动机的可能。常规能源成本的上升令新的供应商看到机会;因此,在2014年6月以前的油价高位阶段,美国投资者投入大量资源用于页岩油气的开发。但由此增加的供给最终导致价格下降,并降低了投资替代能源或能效的积极性。这是市场做出的正常反应,但却无助于对抗气候变化,因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成本节节攀升。

单靠负面激励不足以减缓气候变化的最终原因或许最缺乏理性:在若干年的税收增加后,公众不管目前价格高低,都坚决反对可能提高能源价格的任何政策。尽管近期油价暴跌,但人们仍坚信能源成本“爆炸”,因此哪怕有可能造成价格略升(即使总体能源价格仍低于5年前)的任何新项目现在实施的难度都非常之大。

其中的含义非常明确:决策者设计执行巴黎协定的相关策略时,不应过分依赖能源成本上升来实现其目标。指望市场会对那些拒绝投资低碳未来者施以惩罚的策略是不现实的。

找到更好的方法并非绝无可能:直接奖励那些投资于低碳未来者,无论其通过提高能源效率还是清洁能源研发。比方说,政府可以对投资低碳企业实行加速折旧;为投资节能建筑制定补贴计划;制定政策促进实现减排和提升竞争力的行业创新。这些都会导致化石燃料对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吸引力下降。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虽然基于上述正面激励的方法短期可能比增税代价更大,但其长远利益无论如何强调都不为过。在民众强烈抵制提高能源成本的时代,这很可能是推进巴黎目标最有效——更不用说政治上最明智的——政策方法。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