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空气污染的真正成本

巴黎—空气污染让人们少活好多年。它能引起巨大的疼痛和痛苦,成人和儿童都不能幸免。它还威胁粮食生产,而我们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粮食养活更多的人。它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道德问题。

室外和室内都可能产生空气污染。对最贫穷家庭来说,来自燃煤和燃粪炉灶的室内烟尘的问题常常更加严重。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电气化、机动化和城市化的开始,室外空气污染成为更大的问题。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我们已经拥有更加清洁的技术,有望大幅提升空气质量。但决策者总是目光短浅地纠结于行动的成本,而不是不作为的成本。经济增长和能源需求的增加将让空气污染物排放稳步增加,并迅速提高未来几十年中颗粒物(PM)和臭氧的集中程度,因此,这样的方针不可取。

新的经合组织报告《室外空气污染的经济后果》(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Outdoor Air Pollution)估算,到2060年,室外空气污染将造成600—900万起过早死亡,而2010年为300万。即每隔4—5秒钟就有一人死亡。以总量计,未来45年将有2亿多人因为空气污染而过早死亡。

还会出现更多的与污染有关的疾病。到2060年,预计6—12岁儿童支气管炎发病率将达到每年3,600万起,而今天是1,200万。至于成人,我们预测到2060年将达到每年一千万起,目前为350万。儿童还越来越受到哮喘的影响。所有这些都导致与污染有关的住院病历增加,预计到2060年将增加到1,100万,而2010年为360万。

这些健康问题将集中在PM集中度较高的人口稠密地区,特别是中国和印度的城市中。以人均计,东欧、高加索地区和亚洲其他部分(如韩国等老龄化人口极易受到空气污染影响的国家)的致死率也将达到很高的水平。

空气污染的影响常常用美元为标准进行衡量。到2060年,每年将有37.5亿个工作日因为空气肮脏所导致的不利健康影响而损失——经济学家称之为“疾病的负效用”。到2060年,每年因为空气污染所带来的工人生产率降低、健康指出增加和粮食产量下降的市场影响可能超过GDP的1%,或2.6万亿美元。

但是,尽管美元数字如此巨大,却并没有反映空气污染的真正成本。因为吸入微粒或有毒气体而过早死亡,以及因为呼吸和心血管疾病而遭受痛苦,这些成本都没有市场定价。长期吸入难闻空气,或迫使你的孩子出门就要戴面具的体验也没有市场定价。这些成本给人们所造成的负担远远不是价格标签所能体现的。

尽管如此,真相依然是决策者总是倾向于对硬数字而不是抽象的体验做出反应。因此,经合组织考察了汗牛充栋的空气污染经济学研究,对人们的健康的价值进行量化分析。

平均而言,个人愿意拿出大约30美元将其过早死亡的年度风险降低十万分之一。使用成熟的技术,这些“支付意愿”数字可以转化为因室外污染引起的过早死亡的总价值。经合组织的《环境、卫生和交通政策致死风险评估》(Mortality Risk Valuation in Environment, Health and Transport Policies)对此作了分析。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根据这一指标,到2060年,全球因为室外空气污染而导致的过早死亡的成本将高达每年18—25万亿美元。你可以说这不是“真”钱,因为这些成本不与任何市场交易相关。但它确实反映了人们给自身生命的估价——以及他们给有助于推迟货真价实的死亡的政策的估价。

政府应该停止纠结于遏制空气污染的措施的成本,转而担心放任空气污染而不治理所带来的远远更大的成本。他们的公民的生命掌握在他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