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again1_MUNIR UZ ZAMANAFP via Getty Images_bangladeshtyphoonhouse Munir Uz Zaman/AFP via Getty Images

灾难准备刻不容缓

日内瓦/华盛顿—世界在规划未来时一直有一个错误的信念,即未来会重复过去。COVID-19南亚与和太平洋的气旋以及东非蝗灾一同出现,让世界为意料外冲击做好准备的必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明确。瘟疫、洪水、风暴、干旱和野火预计都将变得更加频繁和剧烈,每年都会影响数亿人

COVID-19大流行是一次全球性的警钟。作为国际组织领导人,我们既能理解巨大的威胁,也看到了它所带来的潜在的改变机会。

特别是,COVID-19和最近的气候灾难表明,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投资于灾难准备,而不是坐等下一场危机袭来。选择是明确的:拖延并付出代价,或者计划并实现繁荣。

我们知道,灾难准备投资物有所值——不管是从人命角度还是从经济回报角度都是如此。比如,全球适应委员会(Global Commission on Adaptation)的研究表明,气候适应投资的收益-成本比达到了2:1到10:1。

诚然,为重大冲击做好准备需要大量投入。到2030年,构建气候影响韧性可能需要每年1400—3000亿美元,而实现世界卫生组织的瘟疫准备最低标准需要多每年34亿美元达。

但这些数字与不做准备的代价相比不值一提。自然灾难每年都会造成数千亿美元损失,而根据测算,到2100年,气温升高2℃所带来的气候变化损失可能达到69万亿美元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人力成本也非常高昂。去年的一项国际红十字和红新月会(IFRC)分析表明,到2030年,不作为可能让每年因为洪水、风暴、干旱和野火而需要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的人数增加(当前为1.08亿人)。到2050年,这一总人数可能接近翻番,达到2亿人。

此外,明年是韧性投资的关键窗口,因为政府将耗资数万亿美元重启疫情后经济。危险在于金融资源(以及伴随它的变化的政治意愿),随后就会减少。因此,发达世界必须现在就帮助穷国重启经济,提高它们面对未来威胁(包括气候变化)的韧性。

政府今天可以完成的最重要的事情质疑时投资改善国家所面临的灾难风险的数据收集和分析工作。仅仅是24小时关注风暴到来或预测未来热浪就能让损失下降30%,而在发展中国家投入8亿美元用于早期预警系统每年可以节约30—160亿美元。

比如,气旋安攀(Amphan)最近席卷印度和孟加拉国,造成数十人死亡,但早期预警系统仍然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准确的预报,再加上数十年来的规划和准备,让两国能够疏散三百多万人,让死亡人数远低于过去的水平。

政府和国际组织正至于通过通知风险的早期行动合作提高早期预警技术的普及度和有效性。该计划的目标是到2025年提高10亿人面对灾难的安全性,一部分通过扩充所谓的基于预测的融资实现,即根据天气预报给予弱势社区所需的准备资源。类似的创新融资机制受到了德国和英国政府的支持,能够拯救生命,降低风暴和热浪到来时造成的危害。

但是,如果资金和威胁信息无法到达地方层面,这些方案一个都无法奏效。在任何一场危机中,社区和地方组织通常是第一响应人,它们得到行动赋能至关重要。

比如,在气旋安攀登陆前,IFRC向孟加拉国红新月会进行了拨款,帮助20000名弱势群体获得干粮和饮用水、急救、安全设备以及转移到气旋收容所的交通。与此同时,孟加拉国红新月会还帮助落实COVID-19安全措施(消毒间等),营造更多空间以便实现社交距离,提供个人保护设备。

地方社区常常最有利于辨别有效方案。比如,2009年台风凯萨娜袭击菲律宾后,居住在非正式住所的居民与城市官员一同设计了能够抵御未来洪水的加强型房屋

明年,当各国从COVID-19疫情中恢复过来后,世界领导人将面临一个分水岭时刻。如果加强灾难准备投资,他们可以改变自己的遗产,让人类在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更加安全。

https://prosyn.org/LJ5EiQ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