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dek27_AngoumaAfrikImagesUniversal Images Group via Getty Images_macron forst Angouma/AfrikImages/Universal Images Group via Getty Images

自然的地缘政治

日内瓦—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到美国与中国的竞争,近年来结构性地缘政治的变化动摇了多边主义。许多后果已有详细讨论——从粮食和能源价格飙升到重大冲突风险上升——但必须更多地关注这些变化对于解决多面的气候和自然危机的影响。

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地缘政治变化可能将世界秩序一分为二。一个关键信号是,尽管西方采取措施孤立和惩罚克里姆林宫,但全球南方大部分国家决定支持——或至少拒绝谴责——俄罗斯去年全面入侵乌克兰。

此外,主要新兴经济体(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金砖国家集团——一直寻求创造西方主导的国际机构的替代方案——可能会有所扩大,已有19个国家 表示有兴趣 加入。还有人在讨论创造一种新的 金砖国家货币 挑战美元的全球主导地位。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努力扩大本国货币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正在取得一定的成功。最近巴西总统卢拉采取措施促进中国和巴西之间的贸易以人民币计价结算。

即使在最好的时期,建立共同的目标感、组织应对气候和自然危机所需的协调行动也是十分困难的。在一个充满了不信任、竞争、财政限制和不同的政治优先事项的世界里,这更是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许多人——尤其是全球北方国家——非但没有起到桥梁作用,反而加剧了分歧。

欧盟最近禁止进口与森林砍伐有关的产品的立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法律要求在欧盟销售咖啡,牛肉和大豆等商品的公司提供可验证的证据,证明它们没有在最近砍伐的土地上生产——这受到绿色活动家和欧洲政界人士的欢迎。但这项措施也遭到了相当多的批评——并且不仅仅来自寻求避免环境破坏所造成的成本的农业综合企业利益集团。在该法案通过前不久,巴西和印度尼西亚政府提交了一封由14个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签署的,哀叹欧盟正在寻求“单边立法”,而不是“国际参与”。由于未能与相关国家协商,欧盟最终为“不确定和歧视性”的产品清单制定了“昂贵又不切实际的可追溯性和地理定位要求”。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PS_Quarterly_Q2-24_1333x1000_No-Text

Secure your copy of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The newest issue of our magazine, PS Quarterly: Age of Extremes, is here. To gain digital access to all of the magazine’s content, and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subscribe to PS Premium now.

Subscribe Now

自愿碳信用市场和新兴的生物多样性信用市场同样存在缺陷。富裕国家的批评者抱怨说,这些市场未能提供可信的“额外”大气碳减排。经认证的基于自然的碳信用额普遍存在缺陷并引起丑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自全球南方的领导人则强调这些市场长期存在不平等,碳信用额在全球南方以低至5-10美元的价格购买,然后在欧洲以100美元或更高的价格出售。

此外,发展中经济体领导人强调富裕国家不愿为保护现有森林提供资金。在最近由加蓬总统翁丁巴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主办的“一个森林峰会”上,加蓬环境部长李·怀特(Lee White)指出,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碳汇之一,“森林可能占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20-30%。”碳信用额有助于将资金引导到森林保护上,但前提是以公平和可预测的价格购买。

有一些相对直接的方法可以提高参与度并加快实现共同的气候和自然目标的进展。例如,欧盟的森林砍伐法如果能支持受影响国家推进而不是推翻相关立法的措施,可以产生更大的影响,并激发更有效的合作。此外,富裕国家可以在“一个森林峰会”期间分享的见解的基础上,接受向维护其森林的国家提供生态系统维护费的想法,并为碳和生物多样性信用额建立价格下限。 

七国集团最近宣布成立的“自然积极经济联盟”( Alliance of Nature Positive Economies)——其设想是一个“与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合作,在自愿基础上分享知识和建立信息网络的论坛”——可以支持向超越七国集团的更大合作的转变。关键是要关注如何在不深化现有技术优势、设置更多贸易壁垒的情况下解决自然和气候目标,并且转而关注包容性和平等性。

巴西将在2024年担任G20轮值主席国,也是2025年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30)的东道主,这些都是重要的机遇。作为全球自然资源丰富的发展中经济体的最有影响力的代表,巴西可以利用这些平台为那些对于造成当前危机的责任最小、但在保护气候和自然方面做得最多的国家动员更多的支持。改变全球经济和金融架构推进可持续发展目标将是关键。

自然和气候将成为新地缘政治的一部分,无论好坏。包容性方针的替代品不是进展放慢,而是根本没有进展。正如俄罗斯将其能源出口转向那些没有接受西方制裁的国家一样,面临欧盟事实上的森林砍伐“制裁”的食品出口商可能只需要为他们的商品找到新的买家。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会损失,包括自然。

如果不采取合作方针,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甚至可能会决定建立一个主权卖方俱乐部,旨在改善其贸易条件,就像欧佩克长期以来为石油生产国所做的那样。巴西、印度尼西亚和刚果(金)——它们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森林——已经建立了一个联盟,主要致力于向富裕国家施压,为森林保护提供资金。

欧盟的森林砍伐立法或自愿碳市场等措施可能看起来像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它们可能会带来短期利益。但是,在全球地缘政治重新调整的时期疏远发展中国家,其长期成本可能太高。

https://prosyn.org/8eFoQU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