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bon capture geoengineering Melanie Stetson Freeman/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via Getty Images

地质工程是危险的干扰

华盛顿—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已超过百万分之440,气候危机的成本也在不断上升——包括经济损失、环境影响和人类生命。去年10月,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IPCC)发出警告,逼近前工业化水平以上1.5℃的全球气温将给人类和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后果。高于这一水平的气温是灾难性的。

为了避免跨越1.5℃门槛,世界必须在2030年削减近一半的二氧化碳排放,并在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要是这一目标成为可能,我们必须在未来几十年中将化石燃料彻底排除在经济之外。想要绕过这一目标只能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而我们很有可能正在试图绕过这一目标。越来越多的人现在开始考虑通过曾经不可想象的地质工程策略来走出气候危机。方案建议范围甚广,但都有一些重要特点:技术上不稳定,环境上高风险,最后更可能起到加速而不是逆转气候危机的结果。

支持者们主要鼓吹两种地质工程策略:二氧化碳消除(CDR)以及太阳辐射修正(SRM)。这两者——以及其他大部分地质工程策略——需要依赖广泛部署所谓的碳捕捉、利用和储存技术(CCUS),通过一系列技术捕捉工业废气中二氧化碳并存储于地下、海洋或矿物质中。

这一策略本身便会引发严重的环境和社会风险。但在经济上,只有把捕捉到的碳泵入旧油井、挤出更多石油;泵入废弃煤矿、产生天然气;或泵入炼油厂、制造更多塑料的情况下,CCUS才具备自生能力。这只能给化石燃料业带来收益,而令所有其他人受损。

各种策略的细节将增强地质工程的危险性。以CDR为例,其旨在从大气中吸收被排放出来的碳。讨论最多的方法——碳捕捉和储存的生物能源(BECCS)——意味着要清除大量原始森林,转移粮食作物,或两者兼具,从而生产更多可燃燃料。这不但会威胁到粮食安全和土地权利;清理森林可能导致远超BECCS吸收能力的碳排放。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GettyImages-959020748

PS Events: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Don't miss what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Werner Hoyer, Sandra Gallina, Marie-Ange Saraka-Yao, and more had to say at our latest virtual event, Investing in Health for All. Click here to watch.

Watch Now

另一项主要CDR技术——直接空气捕捉(DAC)——通过遍布全球的本质上是巨型空气过滤器的装置,从空气中吸收二氧化碳。为了支付这一极端能源密集型过程,支持者想使用捕捉到的二氧化碳生产柴油和航空燃油,它们会被烧掉,再度产生排放,陷入无尽循环。简言之,DAC是一项将可再生能源转化为天然气的昂贵手段。

另外一项主要地质工程策略,即SRM,则是为了掩盖而非减少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讨论最广泛的方法将二氧化硫注入上层大气,制造暂时性降温效应。

但是燃烧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同样也会制造大量二氧化硫——有同样的效应,但同时也造成了酸雨,耗尽了臭氧层。因此,SRM的支持者顽固地认为,我们应该通过制造更多已经在毁坏地球的污染物来保护地球。

这一显而易见的认知不协调的原因很简单。国际环境法中心的一项新分析表明,许多地质工程支持者为制造了气候危机的化石燃料行业工作,受化石燃料行业资助,或从化石燃料行业获利。

石油、天然气、煤炭和电力行业花了数十年时间研究、申请专利和推动地质工程技术——如CCUS——目标是捍卫化石燃料在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我们的研究表明,地质工程的主要效应是使这一角色更加根深蒂固,带来更多二氧化碳排放,为化石燃料基础设施锁定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时间。

这显然是适得其反的气候危机解决之道。但地质工程鼓吹者对此毫不在乎,他们中有很多人——包括美国企业协会(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美国代表拉马尔·史密斯(Lamar Smith)和前国务卿(以及埃克森美孚公司CEO)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都否认气候变化,反对减轻气候变化的政策。他们说,如果全球变暖果真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也只需要地质工程就能解决。

但化石燃料利益集团的权宜之计完全不符合现实。冰冷的真相是,我们只有不到十年的时间大幅削减二氧化碳排放,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完全消除二氧化碳排放。世界根本没有资格再浪费任何时间和资源用在地质工程神话和幻想上。

我们拥有必要的工具解决气候危机。推进可再生能源、提升能源效率、保护和恢复原始森林和海洋生态系统,以及尊重土著民族治理传统土地的权利都是可行的高性价比气候危机方案,可以马上部署和推广。所需要的接受这些措施的政治意愿——以及拒绝由应该解决问题而不是想着新法子从中获益的人所提出的似是而非的策略的意愿。

https://prosyn.org/6Cjsqz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