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给Tilly以及所有马戏团动物以自由

发自墨尔本 —— 上个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洋世界游乐园里,一条鲸鱼把一位名叫黛安·布兰切( Diane Brancheau )的训练员扯到了池底,还肆意蹂躏她。在救援到达之时,布兰切已经断气了。

这位训练员的遇害是一场悲剧,我们除了对其家人表示同情外,别无他法。但这场意外却引出了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这条鲸鱼的攻击行为是蓄意的吗?这条名叫 Tilikum ,大家都昵称叫 Tilly 的逆戟鲸是否是由于长期被囚禁在一个空荡荡的水泥池子里,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才做出了这种行为?它是否厌倦了为讨好观众而被迫表演呢?圈养如此庞大的动物是否合理呢?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这桩事件之前, Tilly 还牵涉到另外两起人员死亡事件。在其中一幕里,一位训练员失足掉进了池内, Tilly 和其他两条鲸鱼把他给淹死了。在另一幕里,一位男士似乎在某个晚上闯进了已经关门的海洋世界游乐园,后来被发现死在了 Tilly 所呆的那个池子里。验尸报告显示他身上有被咬过的伤口。而 Tilly 的后代也都被卖到其他游乐园,其中被卖到了西班牙游乐园的一条也杀死过一位训练员。

理查德·埃里斯( Richard Ellis )是在美国国家自然博物馆工作的海洋自然资源保护者,他认为逆戟鲸是十分聪明的动物,它们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上述行为的。他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那是早有预谋的。”

当然,虽然我们永远都无法确切了解 Tilly 大脑在想些什么,不过,我们知道它自大概两岁起就被囚禁起来了 —— 它是在 1983 年在冰岛沿海被捕的。逆戟鲸是一种具有社交性需要的哺乳动物,如果不是被抓住了, Tilly 应该是和它母亲以及其他外貌类似的亲戚一起生活的。由此,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断,与亲人的骤然分离给 Tilly 的心灵造成了难以弥补的巨大创伤。

而且,对逆戟鲸来说,游乐园用来圈养的那种水泥池给它们造成了一种极端的幽闭感。因为对于这种习惯在广阔无垠的海洋里成群结队地长途迁徙的动物来说,再大的池子也是无法满足需要的。在动物合法权益保护基金会工作的乔伊斯·提斯勒( Joyce Tischler )指出,把一条 6 吨重的逆戟鲸囚禁在海洋世界游乐园的水池子无异于把一个人困在浴盆里一辈子。而地球岛屿研究所(即致力于使那条因电影《人鱼的童话》而出名的叫做 Keiko 的逆戟鲸重新恢复正常生活的机构)的国际海洋哺乳动物研究项目的主管大卫·菲利普斯( David Phillips ���则指出“逆戟鲸应该生活在更好的环境里,而不应该在狭窄的池子中。”

但如果我们要指责海洋世界游乐园如此对待其所圈养的动物的话,我们同时也应更深一层地反思我们囚禁驯养动物的方式。在大多数国家里,我们去动物园玩时都能看到那些百无聊赖的动物在笼子里毫无生气地来回游荡,除了等吃下一顿外,它们无所事事。

而对动物来说,马戏团则是更糟糕的地方。在那里它们的生存条件糟糕得令人发指,尤其是在那些四处表演的流动马戏团,为了路上运输方便,他们用来装载动物的笼子必须设计得非常小。而为了训练动物表演节目,他们又经常让动物吃不饱并虐待它们。秘密调查反复向我们表明那些动物经常遭受毒打和电击。

现在,部分几个国家 —— 如奥地利,哥斯达黎加,丹麦,芬兰,印度,以色列和瑞典 —— 禁止或严格限制马戏团使用野生动物。而在饥饿的狮群咬死和分食了一个小男孩后,巴西也发起了一场禁止马戏团使用野生动物的运动。

世界上部分主要的城市和许多地方政府都禁止拥有野生动物的马戏团进行表演。去年,玻利维亚成为首个禁止马戏团驯养动物 —— 无论是野生和驯养 —— 的国家。这个决定是在国际动物保护者协会进行了一次秘密调查之后做出的,而这次调查揭露了马戏团是如何丧心病狂地虐待动物。现在,英国政府就马戏团使用动物的问题在网络上咨询公众。许多人希望这会成为发布禁令的第一步。

我们无须太在意那些以“教导”人们认识动物为由来为游乐园和马戏团辩护的意图。因为持有这种意图的公司都是些商业娱乐行业机构。而就是它们能教给那些年少无知的年轻人所谓最重要的东西,无非就是些诸如“为了人类的娱乐而把动物囚禁起来是合理的”的鬼话。而这是跟我们努力想灌输给小朋友们对待动物的伦理态度背道而驰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我们也不必因马戏团提供了就业这种观点而举棋不定。奴隶贸易同样提供了就业,但我们没有理由让其存在下去。在任何情况下,在许多限制或禁止拥有动物的马戏团的国家里,只有人类表演节目的马戏团也照样能够蓬勃发展。

毫无疑问,游乐园或马戏团没有任何理由为表演而拥有动物。在我们的政府采取行动之前,我们应该抵制去那些囚禁和利用野生动物表演来取悦我们的地方。如果公众拒绝给钱去看那些表演,那么以圈养动物来盈利的生意就无以为继了。当孩子们要我们带他们去马戏团时,我们要事先弄清楚这个马戏团是否有利用野生动物来表演节目。如果有,我们就该向孩子解释清楚为什么不能带他们去那里,并建议他们去看那些没有野生动物表演的马戏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