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ic rendering of Earth

极端天气和全球增长

坎布里奇—直到最近,宏观经济学家的惯常思维一直是短期天气波动对经济活动影响不大。如果3月份的天气反常地温和,那么建筑业也许会雇用更多工人,但到了4月和5月就会出现相反的情况。如果8月份的大雨让人们打消了上街购物的冲动,那么他们会在9月份买更多东西。

但最近,超强厄尔尼诺让最新经济学研究纷纷开始反思这一观点。厄尔尼诺是一种复杂的全球气候事件,其标志是厄瓜多尔和秘鲁太平洋沿岸海水特别温暖。

极端天气显然会对重要的短期宏观经济数据造成影响。它可以让全世界最受关注、也被广泛认为是最准确的经济指标之一的美国月度就业增加或减少100,000人。像今年这样的厄尔尼诺相关天气事件(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厄尔尼诺南部震荡”)的影响因为其全球效应而显得尤其巨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研究表明,澳大利亚、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和南非等国家在厄尔尼诺年份中受害严重(常常是因为旱灾),而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等地区则从厄尔尼诺中获益。比如,加利福尼亚州近多年来旱灾严重,现在终于喜逢甘霖。总体而言(但非总是如此),厄尔尼诺事件倾向于带来通胀效应,这部分是因为庄稼收成下降导致价格升高。

我生活在波士顿,在经历了两个严冬之后,你很难再相信天气不重要的观点。去年,波士顿市积雪创出了历史记录。最后你会感到无从下脚:四车道高速公路变成两车道,两车道道路变成一车道。屋顶被压塌,贫民窟“冰坝”带来严重内涝。公共交通系统关闭,许多人没法上班。这是一场维持了几个月的慢动作自然灾害。

总体而言,2015年初美国的冬天并不像新英格兰地区那样极端,天气对美国总体经济的影响也要小一些。诚然,纽约市遭遇了几场大雪;但如果市长在扫雪工作上做得更加“给力”一些,你对此不会做太多关注。东加拿大情况严重得多,严寒天气(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导致加拿大在去年上半年遭遇小型衰退。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PS_Sales_Spring_1333x1000_V1

SPRING SALE: Save 40% on all new Digital or Digital Plus subscriptions

Subscribe now to gain greater access to Project Syndicate – including every commentary and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starting at just $49.99.

Subscribe Now

今年的冬天和去年相比是另一个极端。圣诞节前一天,波士顿洛根机场温度为20℃,第一场雪直到元旦前夕才姗姗来迟。树木也植被仿佛觉得现在是春天,开始开花;鸟类也对天气感到困惑不已。

去年冬天的波士顿属于反常情况。而在今年,部分拜厄尔尼诺所赐,怪异的天气已经成为新常态。从俄罗斯到瑞士,气温比往年高4—5℃,2016年的天气模式看上去也会高度反常。

这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尤其令人关注,因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承受着中国减速对大宗商品价格的消极影响和干旱条件所导致的庄稼收成大降。在上一次严重厄尔尼诺期间(1997—1998年,有人称之为“世纪厄尔尼诺”),许多发展中国家遭遇重挫

厄尔尼诺事件的经济效应几乎与其背后的天气现象本身一样复杂,因此难以预测。但是,当我们回首2016年时,很有可能会将厄尔尼诺视为许多重要国家经济表现背后的重要推动力,津巴布韦和南非面临旱灾和粮食危机,而印尼疲于扑灭森林火灾。美国中西部最近则是大洪水泛滥。

天气深刻影响国内冲突的历史也很悠久。经济学家艾米丽·奥斯特(Emily Oster)指出,中世纪烧死巫师风潮最盛的时候正是经济剥削和显而易见与气候相关的粮食短缺时期,这段时间有数十万巫师(大部分是女巫)被杀死。有人将叙利亚内战的根源追溯到导致严重庄稼欠收、迫使大量农民流入城市的旱灾。

从更平淡(但经济后果巨大)的层面看,美国的温暖天气让美联储用来决定何时升息的就业数字变得十分微妙。诚然,就业数据已经经过季节调整以考虑不同温度带的正常天气差异;但建筑业在春天总是比冬天兴旺。但标准的季节调整不考虑重大天气偏差。

总体而言,从前的厄尔尼诺证据表明,此次大规模厄尔尼诺可能给全球增长造成重大影响,有助于支持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复苏,但也让已经十分疲软的新兴市场雪上加霜。这还不是全球变暖,但已经是一项重大经济事件——并且可能只是一个开端。

https://prosyn.org/FMrmcEV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