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腐败如何助长气候变化

伦敦、柏林—2016年,反腐运动取得了许多关键性胜利,比如通过保证了大石油公司最复杂的交易之一的问责:2011年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和意大利最大公司埃尼集团(Eni)收购尼日利亚离岸油块OPL245。去年12月,尼日利亚经济和金融犯罪委员会起诉了与此案有关的尼日利亚人,意大利检方随后也完成了调查,负责该并购交易的高管和公司即将受审。

几个月前,2016年6月,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SEC)发布了一项规则,根据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法第1504条,石油、天然气和矿业公司必须逐项披露它们在所有项目上向政府支付情况。如果SEC更早一些发布这一规则,壳牌和埃尼很有可能不会继续进行OPL245交易,因为它们必须披露它们的支付情况。但来自石油业的反对推迟了这一规则,两家公司得以隐瞒它们的支付情况。

去年也是几百万年以来大气中二氧化碳第一次达到400ppm(百万分之一)。2015年12月,巴黎气候协定签署,被视为是一项重大成功。但很多签署国显然缺乏信守减排承诺的决心。要理解个中原因,只要看看我们的政府系统被既得利益的腐败影响力所侵蚀的触目惊心的情况。

OPL245交易始于1998年,当时的尼日利亚独裁者阿巴查(Sani Abacha)将这一油块赏给了马拉布石油和天然气公司(Malabu Oil and Gas),该公司由阿巴查的石油部长丹·埃提提(Dan Etete)秘密所有。因此,埃提提实际上是把OPL245送给了自己。但随着阿巴查政权的倒台,该油块被从马拉布公司夺走,给了壳牌公司。这引发了马拉布、壳牌和尼日利亚政府之间的一系列法律纠纷,最终的结果是2011年腐败的壳牌-埃尼交易。

公开档案显示,壳牌和埃尼就该交易向尼日利亚政府支付了11亿美元,实际上这笔钱给了马拉布。两家公司都知道这一支付方法——通过一个在伦敦JP摩根银行开设的账户——违反了尼日利亚宪法,这笔钱最终将落入私人手中。

埃尼集团宣称它调查了该交易,发现“没有证据表明存在于交易有关的腐败行为。”至于壳牌公司,它说它只向尼日利亚政府付了钱,并且“不同意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组织所发布的关于壳牌公司与OPL245的关系的各种公开陈述的背后的假定。”但意大利检方现在要求对多位埃尼集团高管——包括现任首席执行官克劳迪奥·德斯卡尔奇(Claudio Descalzi)和他的前任——以及埃提提和其他一些人进行庭审;并且正在寻求对四位壳牌公司高管提起各自的指控。

不论这些起诉成功与否,目前我们无法再为SEC的披露规则,或美国重新支持建立采掘业的全球透明度标准的态度欢呼雀跃。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共和党控制国会的情况下,SEC规则立刻根据国会审查法被撤销,这部晦涩的法律此前只动用过一次。

特朗普经常表现出种族主义和仇女倾向,承诺要“清理门户”,根除华盛顿政坛的腐败。但国会共和党决定撤销SEC规则,并且立刻经由特朗普签署为法律,这是一次赤裸裸的犬儒主义行动,只能让特朗普宣称要大力铲除的“腐败”制度持久化。

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通过法律行动阻挠第1504条失败后,转向了他们在国会中的朋友寻求帮助。要不是结果如此悲剧的话,他们的国会代理人所提出的论点可谓荒谬可笑。参议员詹姆斯·因霍夫(James Inhofe)以拒绝承认气候变化而臭名昭著,他从化石燃料行业获得了300多万美元的政治献金,领衔提出异议:披露规则是一项奥巴马时代的强制性措施,它的实施成本太大,并且会增加毫无意义的官僚主义繁文缛节。至于公民因为他们的国民财富通过肮脏的交易被出卖而蒙受的损失,以及投资者因为腐败导致诉讼和巨额罚款而蒙受的损失,则只字未提。

要实现巴黎协定,反复和反气候变化的措施必须双管齐下。从最广泛的字义上讲,腐败是将“制度”粘合在一起的胶水,它确保金钱和权力利益逃脱为了制约它们而制定的规则的约束。正因如此,承诺大幅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政府根本无法兑现承诺。

壳牌、埃克森和其他大部分石油和天然气巨头几十年前就知道它们的产品加速了气候变化。但它们并没有根据这一认识展开行动,改变业务模式,而是花大力气愚弄公众,利诱决策者就范。毫不奇怪,菲律宾政府目前正在调查47家主要石化产品生产商导致气候变化进而侵犯人权的情况,壳牌赫然在列。

要想保持遏制气候变化和打击腐败方面的进展,环境和反腐运动需要携手共进,各取所长。无论如何,特朗普的当选,以及今年民粹主义在欧洲取得更多胜利的可能性,为我们敲响了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