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加大欧洲能源效率力度

布鲁塞尔—在去年12月的巴黎COP21会议上,世界领导人做出了制定包括能源效率基准在内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国家目标的有约束力的承诺。如今,欧盟委员会正在接近真相时刻它会制订一套宏大但可实现的能源效率目标、迫使个人和产业做出真正的改变吗?或者,它是否会屈从于政治压力,制定总能实现但不会有任何新措施的毫无意义的目标》

2014年就出现过后一种情况,当时,欧洲领导人同意在2030年前将能源效率提高27%。当时,欧洲理事会还因为在此事上的领导作用而大受赞扬。大家都懒得一提全球能源效率目标本身到2030年有望提高35%。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COP21协定给了欧洲第二次机会成为榜样和能源效率的全球标准制造者。环保主义者、商界领袖和学界正在等待欧盟委员会的新目标。新目标有望在今年10月制定,写入欧盟委员会的新版能源效率指引

那么,什么才是有意义的目标?如果欧洲领导人认真对待COP21承诺,就应该在2030年在2010年消费水平的基础上减少70%,这一目标比欧洲理事会2014年的目标宏大一倍。

70%的减少量相当大,但并非不可能。兑现这一目标既符合经济利益,也符合环境利益。经济上,减少能源消费的国家也提高了生产率,原因很简单,能源用得越少,钱花得也越少。尽管实施能源效率措施需要大量初始投资,但这些支出可以由未来生产率增加弥补,这也是发达国家可持续地改善生活水平的唯一办法。

宏大目标的环境论据不是我们需要“拯救地球”。但我们确实需要拯救人类在其中演化和繁荣的气候。全球而言,能源效率以每年1.5%左右的速度增长,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趋势,表明30年来的进步环境政策起到了一些效果。但是,全球能源消费量以每年3%左右的速度增长,这意味着我们仍在继续给自己挖坑,而不是填坑。

世界六大经济体——中国、美国、俄罗斯、印度、日本和欧盟——仍是最大的污染者。但今天的大部分增长来自目前参与到全球经济中的发展中国家。即便这些国家在减排方面取得长足的进步,它们仍将是未来污染者,特别是在近期。

全球化增加了许多贫穷国家的寿命预期,也改善了那里的生活水平。但全球化也造成了新的环境问题,需要宏大的解决方案。从这个角度讲,能源效率增进70%是欧洲——以及全世界——在当前全球增长水平上实现真正的可持续性的最低要求。

幸运的是,这一切完全可以做到。Ecofys、Quintel Intelligence和里斯本委员会(Lisbon Council)发表的一份2015年研究认为,欧洲已经拥有了可用的技术,在不牺牲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将当前能源效率水平提高一倍。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那么,这些技术为什么还没有实施?原因不是产业界拖了欧洲的后腿;相反,欧洲产业界的环境足迹近几年来大为改观。但是,欧洲的首要能源消费者是个体家庭,如果有正确的政治领导、足够的投资和欧洲人自身的长期承诺,未来几年家庭能源效率可以提高两倍。

这让我们回到了能源效率指引,这应该成为这项工作的起点。欧盟委员会应该制定“登月”(moon-shot)式标准,鞭策我们取得曾经不敢想象的高成就。如果欧洲能够在2030年将能源效率提高一倍,欧洲人回首往事的时候会非常惊讶于过去的生活竟然如此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