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空头承诺和死去的儿童

伦敦—2030年根除“可预防的儿童死亡”的承诺被淹没在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169个小目标(target)中。可持续发展目标于去年9月由联合国实施,当时可谓人人关注,获得诸多名流支持和世界领导人、援助机构和非政府组织背书。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事业——但要推进它,光有联合国公报是远远不够的。

上一批国际发展小目标,即千年发展目标(MDG),显然带来了重大进步;五岁前夭折的儿童数量从2000年MDG开始实施的一千万下降到2015年的590万。世界上一些最贫穷国家取得了最显著的进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一进步受到诸多因素推动,包括贫困的下降和大量基于社区的卫生系统投资。通过部署护士、助产士和其他卫生工作者,这些系统增加了产前保健、简单产科干预、清洁线路切割和缠手保健的易得性。比如,埃塞俄比亚在过去十年部署了一支38,000人的卫生工作者大军。

国际合作也很重要。母婴健康援助自2000年以来大幅增加,现在每年高达120美元。发展援助促进了基于社区的卫生项目的建立,并在开发和推广疫苗、蚊帐和治疗方案中起到了关键作用。2000年以来,其所支持开发的治疗方案让儿童因主要致死传染病——肺炎、腹泻、疟疾和麻疹——而夭折的数量下降了70%左右。

再来看坏消息。在你阅读本文的时候,有30多个儿童因为可防可治的原因而死去。

每年都有一百万以上儿童在出生当天死去,另有一百万儿童活不过生命的第一周。新生儿阶段(最初28天)夭折占所有儿童死亡的近一半——并且这一比例仍在上升。这些死亡绝大部分可以避免。但是,按照现在的进展速度,到2030年每年仍会有360万左右儿童死亡。

为了加快进展,我们必须制定医疗和其他干预解决让如此多的儿童和他们的母亲身处危机的贫困、脆弱和不平等性。增强卫生服务的易得性是一个起点。但是,穷人往往受到排斥,即使有诊所存在。

以印度为例,全世界五分之一的儿童死亡发生在印度。几乎所有来自最富裕的20%的家庭的妇女都能享受到产检和高质量分娩服务;而最贫困人口的覆盖率还不到10%——比许多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还要糟糕。奔腾的经济增长并没有缩小差异。

而印度只是一个例子。每年,中低收入国家有3,600万妇女在分娩时得不到熟练助产士的帮助。更大数量的儿童得不到产后体检。绝大部分这些妇���和儿童有一个共同点:穷。事实上,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部,生在低收入母亲肚子里会让儿童致死率增加2—3倍。

基于财富的健康状况差异绝不仅限于妊娠期和出生。贫穷母亲的孩子获得足够营养和获得可致命疾病(如肺炎和腹泻)的治疗的可能性也更低。

调查证据表明成本是将贫穷妇女和儿童排斥在医疗服务之外的主要障碍。强迫赤贫妇女掏钱购买母婴看护服务只能加剧不平等性、低效性和儿童死亡。公共融资的全民医疗覆盖是获得证明的有效之道。但印度、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等高致死率国家的政治精英——也就是在SDG上签字的那些人——显然没能兑现承诺。

如果政府认真对待它们在儿童致死率方面的承诺,它们就必须认真确保医疗平等。一开始,它们可以制定七年后将最富裕20%和最贫穷20%人口之间的死亡率差距缩小一半的国家小目标。

但没有资金支持的小目标只是一纸空文。发展中国家政府应该至少将 5% 的 GDP用于卫生,取消母婴看护收费,并确保金融资源——以及卫生工作者——得到合理配置以降低医疗不平等。

外国援助也有重要作用。在这方面,重点应该从按病干预转向构建医疗体系。我们需要全球卫生社会契约来填补实现全民医疗覆盖的融资空白——大约300亿美元。全民医疗覆盖要求所有人口都能获得熟练卫生工作者所提供的有效的看护。光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就需要再招募和培训一百万社区卫生工作者以实现全民覆盖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任何实现2030年儿童死亡率目标的战略都必须超越卫生界,关注引起儿童致死率高企的更广泛的不平等性——如营养、教育、获得清洁水和卫生设施等方面。女孩需要倍加呵护,以使她们免于被迫接受早婚和童婚。

全世界儿童面临不平等性、不公和性别歧视的致命组合。他们理应活得更好。2030年根除可预防儿童死亡的承诺是我们确保实现这一点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