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为何经济学家把

帕洛阿尔托—在理想世界中,不论是谁,不论在哪里,你都能获得你所需要的卫生服务,并且不需要支付超过你支付能力之外的部分。但这一“所有人的健康”——亦称全民医疗覆盖——真的是不论富裕国家还是最贫穷国家都可行的吗?

简单的回答是“是的”。因此,我们与来自近50个国家的数百位经济学家同侪一起敦促领导人们将全民医疗覆盖投资作为日程重点。由洛克菲勒基金会召集、现已征集到300多个签名的《经济学家宣言》(Economists’ Declaration)背后的更广泛的动力将全球卫生与发展推向了一个历史十字路口。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9月份,联合国大会开始实施新的15年全球目标作为世界在2030年结束贫困、塑造包容性繁荣、确保健康地球的措施指引。在全世界领导人准备实施最有雄心的全球代办事项清单之际——可持续发展目标将从1月1日开始开始——决定从哪里开始也许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但是,对经济学家来说,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发展战略的新篇章必须把重中之重放在改善医疗上——并且不能让任何一个人落后。

让所有人都能获得高质量基本卫生服务而不必面临财务困境首先是一项正确的事业。健康和生存是几乎所有人的基本价值。此外,和粮食等其他宝贵商品不同,它们无法在没有成熟社会���策的情况下实现供给。

 “可预防死亡”在中低收入国家仍然司空见惯,这一事实表明我们的医疗体系低劣不堪或者资源不足,而不意味着我们缺少医学知识。如果从现在开始增加卫生投资,那么到2030年,我们可以大幅接近所有家长都不会因为可预防原因失去孩子——所有孩子也不会因为可预防原因失去一位双亲的目标。

全民医疗覆盖也是明智的。当人们身体健康、财务稳定时,他们的经济就会更强大、更繁荣。首先投资于卫生将产生十倍于初始成本的收益,并且有可能成为其他新全球发展日程的最终付款人。

因此,问题不在于全民医疗覆盖是否有价值,而在于如何让它成为现实。100多个国家朝着这一方向采取了措施;在此过程中,他们揭示了加速迈向全民健康目标的重要机会和战略。特别是,我们认为三个领域——技术、激励和看似“非卫生”投资——都有可能大大推动全民医疗覆盖。

首先,技术正在快速成为局面改变因素,特别是在医疗普及差距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肯尼亚通过“m-PESA”而在世界移动资金(mobile money)方面取得了领先地位,该国远程医疗的爆发让农村患者和卫生工作者得以通过视频会议与肯尼亚大医院的医护人员交流,从而以极为低廉的成本改善了医疗质量。

m-PESA基金会与非洲医学研究基金会合作,还开始实施社区卫生志愿者在线培训,并大量利用SMS/WhatsApp群消息完善培训,让该群体保持联系,分享重要更新。高价值低成本技术投资有助于我们增加每一美元投入的产出。

利用激励的力量是加快卫生改革的另一种方法。激励可以也应该在不必非要穷人在获得医疗服务时付费的情况下实现。比如,但国家根据结果(比如儿童接种疫苗的数量或比例)向私人部门支付时,我们了解到问责性和结果都得到了改善。乌干达和肯尼亚的生殖健康券计划正在为人们提供获得私人部门高质量服务的途径。

最后,构建高弹性医疗体系——在面临冲击时能够弯曲而不断裂——意味着改善其他与人类健康密切相关的公共品。这些公共品包括清洁水和卫生间设施,以及让紧急救护服务得以实现的道路和基础设施。卫生体系并不存在于真空中,如果我们认真对待可持续发展问题,那么现在就应该明白补充性系统的投资是一种“加成”(trade-on),而不是“权衡”(trade-off)。我们应该警惕将医药视为通往更健康的唯一道路的看法。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发展目标能否成功取决于我们覆盖最贫穷、最边缘化人口的能力,他们仍然是全世界最容易致死和致残的人群。在现状基础上自然进步无法覆盖他们。相反,我们必须投资和推广新技术,理顺激励,认识到卫生体系无法存在于真空中,以此将公共卫生体系推广到常规边界之外。

全民医疗覆盖是正确的、明智的、早就应该实施的。要想实现所有人的卫生需要都能获得满足、没有人受困于贫困的世界,我们的领导人必须认识到这一点,并据此行动。